公子给徒儿笑一个_扶风琉璃【完结+番外】

  《公子给徒儿笑一个》作者:扶风琉璃【完结+番外】

  三句话文案:

  ☆ 二货骚年乐颠颠掰弯自己又掰弯湿虎的欢脱故事。

  ☆ 冷酷湿虎冰雪消融chūn水dàng漾极至宠溺徒儿的温馨故事。

  ☆ 配角酱油各种欢乐、伪武侠真搅基的热闹江湖故事。

  温馨提示:

  1、千万千万不要喝水,容易喷屏。

  2、记住不要吃东西,呛着了作者菌会很罪过。

  3、牙齿不好的就不要看啦,太甜蜜了容易蛀牙。

  4、本文偏素,无大肉,但肉沫沫、肉渣渣、肉汤汤绝对鲜美。

  5、由于作者菌太萌湿虎的转变动心沦陷过程,所以本文微慢热。

  1V1,HE,[年上] 湿父:冰山温柔攻 徒儿:欢脱二萌受

  师父语录:

  “今日你入我门下,便要凡事听我差遣,你可愿意?”

  “端的一番好心思!有时间不好好练功,整日想着各种法子讨好师父,这是我教你的么!”

  “蠢货,教了你那么多,一样都用不上!”

  “一身是伤,满手鲜血,这样的师父,你还要么?”

  “四儿,你究竟是从多远的地方过来的?竟然让我给捡到了。”

  ……

  作者爆料:

  其实吧,师父虽然冰山略面瘫,但是动心后尊的非常非常的温柔啊!!!【口水~~~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塘(云四),柳筠(流云) ┃ 配角:鹊山(云大),墨远(云二),覃晏(云三),离无言,连慕枫,谢兰止,东来,元宝,大小福,苏老板,君沐城 ┃ 其它:公子给徒儿笑一个,唐塘,柳筠,流云医谷,流云公子,师徒,年上,江湖

  第一卷 师父冷面之情之所起

  第1章 灵魂出窍

  唐塘在醒来的最初几分钟昏昏沉沉,抱住脑袋自nüè地捶打N次后才逐渐意识到自己正坐在医院的病chuáng上。

  chuáng头灯亮着,光晕只笼罩着一小片空间,昏暗的病房内悄无声息,墙上的指针隐约指向11点。

  静谧中,昏迷前的记忆碎片一片片砸来,脑海中充斥着各种喧嚣,翻到山底的旅游大巴,惊恐尖叫的乘客,自己伸长的手臂,怀中老妈惊慌的眼神……

  老妈!!!老妈怎么样了?!唐塘后心一阵冷汗,双手一撑从chuáng上跳下来,鞋都来不及穿就向门口跑去。因为担心着老妈的现状,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脚利落得好像从来没有在病chuáng上躺过。

  等他冲到门边伸手开门时,被自己穿门而过的手臂骇到了……意识到出现问题时,来不及刹住的脚步直接将他带出了门外。

  唐塘一阵冷汗,目瞪口呆地回望身后紧闭的门。

  过道里传来熟悉却带着几分虚弱的脚步声,唐塘的心一下子被吊起。接着,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拐角处。

  “老妈?!”唐塘看着对面仿佛老了十岁的女人,又惊又喜。惊的是老妈憔悴了好多,喜的是她只是额头贴着纱布,身体看起来安然无恙。

  他急走几步迎上去:“老妈,你没事吧?老妈?老妈?”

  唐塘再一次惊骇地看着自己的手从他老妈的肩上穿过。靠!什么情况?!

  眼窝深陷憔悴不堪的老妈好似完全没看见他,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唐塘紧随其后。

  病房完完整整地呈现在他面前,病chuáng上躺着的赫然是他自己。

  我躺在chuáng上?我躺在chuáng上!那站在这里的是谁?唐塘脑中一片沸腾,他想了无数种可能:在做梦?灵魂出窍?还是已经挂了?

  他冲到chuáng前,把手探到那具身体的鼻孔下面。自己试探自己有没有呼吸,这种感觉实在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竟然有呼吸,胸口还在微微的起伏……那就是说,我没死?

  唐塘瞪着chuáng上的自己,脑中嗡嗡作响:站在这儿的我是细胞分裂出来的吗?

  他老妈坐在chuáng边,一边流泪一边抚摸手中的照片,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他从小到大各种jī毛蒜皮的小事,气质不凡的女qiáng人仿佛一夜间熬成了祥林嫂。

  照片是唐塘半个月前考上大学后在警署大院的桂花树下照的,身边的老妈笑得跟自己一样灿烂,身后站着一排警局的叔伯大哥们,一个个喜笑颜开,好像考上大学的是他们自己家的儿子或兄弟,镜头前面还有一只抢镜头的黑背,呲着嘴吐着舌头,乐颠颠的。

  唐塘想去扶他老妈,试了几次都是徒劳,急的直抓头发,红着双眼在屋子里bào走撞墙。

  不撞还好,一撞更是bào跳如雷,这些墙全都跟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似的,一碰就穿过去了。他不断尝试着换个地方碰,可还是徒劳,一会儿穿到走廊一会儿穿到隔壁房间,连续穿过N道墙壁后,唐塘彻底崩溃,一屁股瘫坐在了chuáng脚狂抓头发。

  看看窗户,窗帘拉着看不清外面的情形,隐隐只有路灯映上来的一点微弱灯光。

  如果穿过这扇窗子,我是漂浮在半空还是掉下去粉身碎骨?

  唐塘好奇地想着,忍不住又爬起来朝那边走过去。他看着手指一点一点穿透窗帘、穿透玻璃,心慢慢沉到谷底。其实,这种情况,应该属于灵魂出窍吧?

  在他视线不能及的身后,墙上的时钟滴答一声跨在了12点上,窗外突然白光乍闪刺入眼膜,伴随着轰隆一声惊雷。唐塘尚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一股力道往前拽去,哗啦一声,仿佛掉进了游泳池子里。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扶风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