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主,该吃药了_扶风琉璃【完结+番外】

  《宫主,该吃药了》作者:扶风琉璃【完结+番外】

  文案

  三句话文案:

  ☆ 哑巴宫主遇到神医徒弟,一路幸灾乐祸地互相看对方出丑,丑着丑着就彼此瞅对眼的故事。

  ☆ 以一壶酒结下了梁子,以另一壶酒结束了暧昧,宫主的哑疾会治好,宫主的心病也会治好。

  ☆ 这是一篇简单轻松文,江湖只是背景,无yīn谋阳谋,路上谈谈恋爱啥的,无pào灰无第三者。

  CP属性:

  [qiángqiáng]

  云大:腹黑忠犬攻(先腹黑后忠犬,间歇性二)

  宫主:妖孽女王受(病治好后就不怎么妖孽了)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鹊山(云大),离无言

  ☆、第一章

  寒风凌冽的冬夜,扬州城外草木萧索、万籁俱寂,北风呼啸中夹杂着清脆有力的马蹄声,不多时就有一人一马迅疾驰骋而来。

  马上的青年一席紫棠色劲腰长袍融在沉沉夜色中,袍摆翻飞间只能借着淡淡的月光看出一点原来的颜色。虽然马蹄声急了些,可马上的人却风度翩翩,不见丝毫疲态。

  此人是流云医谷的大弟子鹊山,奉师父之命出门办事,今天为了赶在宵禁前入城投宿,催马催的比平时更快一些,从西城门进入,沿着主道直直往东,最后在临水的一家医馆前下马叩门。

  门房打着灯笼拢着棉衣开门,一看来人吃了一惊:“大公子,您怎么来扬州了?快请进!小的这就去叫掌柜的。”

  “梁掌柜睡了吧?别吵他了,我只是路过。”云大牵着马进去后随意地将马绳缠在一旁的油桐树上,转头笑道,“快找人给我热点儿吃的来,饿死了!”

  “哎!这就去!对了,大公子今晚是要宿在这里吗?给各位公子常年备的院子里东西倒是齐全,不过棉被近期没晒过,您先别忙着休息,等小的去找人给您换一换。”

  云大跟着他穿过医馆的前厅,走到后院,随意道:“明早还要赶路,不用太麻烦。”

  “是,大公子去院里稍候,热食很快就送过来。”门房虽然尊敬他,不过知道他不拘小节的江湖习惯,也就没有多做客套,将灯笼jiāo到他手中,自己则趁着月色转身离开。

  流云医谷虽然半隐于世外,可分馆却遍布各地州郡,这家医馆就是其中之一,在扬州城极负盛名。

  医馆门前隔着一条主道就是横贯东西的渠水,景美地佳再加上医术jīng湛,因此一直以来门庭若市。不过此时已近二更,又值天寒,医馆内众人早已歇息,里里外外俱是一片寂静。

  渠水的另一侧,往西一些的地段,此时却是人cháo如织、沸声喧天,却又因为背水而立,后门处不显喧闹,因此与渠水两侧的宁静倒也没有格格不入,丝竹声隐隐约约,只有穿街过巷走到正门才知其繁华热闹。

  “呦!蔡公子!您可是很久没有光顾咱们红袖楼了,倚屏姑娘盼您盼得茶不思饭不想,都快瘦成画像儿了,这下可好,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

  红袖楼的老鸨笑若chūn花,将一个个富贵老爷、千金公子引入内堂,长袖善舞、左右逢源,把那些老爷公子惹得哈哈大笑,又连连招呼楼里的姑娘们出来见客。

  红袖楼里香雾缭绕、笑语欢声、热气腾腾,一道挂着彩灯的朱漆大门将里外隔成截然不同的两重天。

  不远处的青石小巷中,两道身影一前一后,映着黑瓦白墙飞速滑过,眼看着距离越来越近,前面的人闪身跃上了屋顶,一袭红裙在月光下让寒风chuī得衣带翻飞,转身往后面紧追不舍的黑影看了一眼,脚步点着屋瓦,惊鸿般朝前面人声鼎沸的红袖楼飞掠而去。

  红袖楼的一隅,yín.声.làng.语不断,某个钱揣口袋里就发痒的员外正腆着肥硕的肚子与楼里一名俏姑娘厮混,嘻嘻哈哈地互相喂酒笑闹着,意乱情迷间衣裳解了大半,忽然听到窗口传来“砰”一声巨响,齐齐吓一大跳。

  “什么人这么没规矩!”员外先是习惯性摆着威风吼了一声,接着就要下地去看看,没想到脚还没从chuáng上挪到chuáng下,眼前就猛然一花,屋子里瞬间多了一个人。

  来人身着艳丽的绯红色长裙,腰间挂着三只葫芦瓢似的彩埙,头上的发髻高高绾起,如灵蛇般呈冲天之势,面容绮丽、笑眸染chūn,额间的梅花妆旖旎含情,怎么看都是美艳不可方物。

  胖员外刚刚还因为被扰了兴致恼怒不已,现在却瞪直了眼,看着面前突然冒出的红衣美人垂涎欲滴,猥琐笑道:“乖乖,这是哪个屋里的?怎么以前没瞧见过?是柳妈让你来伺候我的?快来快来!”

  红衣美人唇角勾起一丝冷笑,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露出不甚满意的神色,转身便要离开。

  chuáng里侧的姑娘扯了扯衣裳,见胖员外被吸了魂似的想要追过去,不由露出几分嫉妒的目光,小声道:“这可不是咱们楼里的姑娘,不会是哪家的夫人过来捉jian的吧?”

  红衣美人转头瞥了她一眼,见她衣裳不整、发髻凌乱,忍不住一阵恶心,眼角一凌飞身跃到chuáng榻边,出手不见影,一卷红袖迅速缠住她的脖子,正要收紧,忽然听到外面起了喧哗声,袖口一收,转身如鬼影般跃了出去,与来时一样毫无预兆。

  与外面的喧闹形成鲜明的对比,屋子里陷入片刻的沉寂,chuáng上的姑娘只觉得颈间索命的触感依稀尚存,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胖员外则犯了花痴似的冲到窗口,刚要探头往外看,忽然眼前又是一晃,肥硕的身躯被人一头撞倒在地上,“哎呦”痛嚎了一嗓子,跟乌guī似的半天翻不过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强强耽美文 扶风琉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