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袖添香_清羽习习【完结】

  《蓝袖添香》作者:清羽习习【完结】

  简介:

  “做人不可只识得红袖添香夜读书,更应在三更之时起身推窗,疏星月明,才是盛景。”

  说这话时他怔望他,那人无一点平日轻薄的样子,只是笑容清浅,目光悠远。

  他这样望着他,以为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也就是这样了。

  他爱他七年,只是不知相思绵长,最后谁缠上了谁。

  蓝袖添香夜,疏星月明时。

  同系列《张家烧饼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行简,夜添香 ┃ 配角:苏棋,百里岚 ┃ 其它:

  第一章

  为一朝之臣,尚书省右仆she大人白行简自然自觉明白为官的道理,他恪尽职守,每次上朝也只是说些该说的,尽足本分,从不越雷池半步;再加上□□太平,因他不出风头不抢眼球,自然也不会莫名出现一本折子来参他一笔。

  白行简对官场淡然,并不jiāo附什么党羽派别,在朝中只与大理寺卿苏棋自小识得,于是关系还算亲密,每次上下朝不是自己独自来去,就是和苏棋并排而行,邀他去府上品新茶或喝酒,共同退朝而去。

  每次白行简一人走在朝阳殿前的白玉台阶上,袖子擦过一旁伫立的灯台和栏杆时,总会有几个宫女忍不住多看两眼。

  可惜白行简虽为一美人胚子,但在这朝中却并不因此出众,很大一部分原因不止是他为人低调,更因为另一个人的存在——兵部尚书夜添香。

  夜添香,可以算作是当朝的传奇。他十九岁那年金榜题名,在昭和殿前独占文武状元之鳌首,那时与会的人大约都记得当时夜添香锦衣华服、自矜从容地立于廷上受尚书之位的样子,帝当时大悦,连一天考察期都不带就正式让他替了归乡的兵部尚书的职位。

  而且,夜添香可不仅因他才华得名,世有传闻“夜色如画”,即指此人容貌出众,是个万里挑一的美男。当时九王爷百里尧曾玩笑一句,被世人奉为经典:“状元郎若是一笑,怕天下之男子多半就断了袖。”夜添香也不恼,付之一哂。

  其次,他性子直率,为官七年,依旧敢于当廷与帝相争,常让帝下不了台。这或许也就是为何与他同届的进士都早已晋升,只有他常被升被贬、最后还是待在并不尚书之位未动了。为此不知多少老臣捻须摇头过,可叹也叹了,劝也劝了,夜添香还是那个性子,别人见劝不了,渐也就习惯了,不管了。

  先放着此人不提,再看回白行简,外表看上去温文端方,君子般儒雅,也吸引了不少京城女子,只是自七年前入仕以来,来提亲牵线的媒婆不计其数,都快踏破了白府门槛,把京城里凡是未嫁的女子都列了一遍,白行简始终摇头以对,一个也不曾答应下来,连侍妾都没有一个,最亲近的只有两个贴身丫鬟。

  白夫人也不理解自家儿子态度,常幽怨道:“悦茗,你可是白家独苗,今年都二十四了,可是不想让爹娘抱孙子么?”白行简每当此时都只能尴尬一笑,心里想着娘你可能这辈子抱不到孙子了,一边遮掩过去。

  关于白行简为何不娶亲的原因,市坊里早有百八十种说法,有人说他心理厌恶与女子亲近,也有人反驳道那他还有两个贴身侍女呢,大概是他不举,故而对房事冷淡,也不愿娶亲,再有传的离奇的,总之是百般花样。白行简每次听了府内下人传的这类话也不阻止,只是苦笑以对,因为真正的原因,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之所以迟迟不娶,是为了一个人——

  那人,恰好是夜添香。

  九王爷说的不错,当年初见夜添香,白行简只是个十七的少年,却莫名一见钟情,彻底断了袖,以至于陷了这么多年都未能脱身。

  夜添香可比自己大两岁,他不也未娶亲么?白行简常如此安慰自己,一边应付着各个媒婆。

  而这件事,世上知道的人不超过两个,除了白行简自己,另一个正是白行简青梅竹马的“闺密”——苏棋。

  苏棋,和白行简同年,曾许有一门亲事,可惜未过门,那女子便病逝了,芳龄不过十五,苏棋便从此未娶,守着亡妻的灵位,拒绝媒婆起来也方便得多。不过各位看官可以放心的是,苏棋虽与白行简私下jiāo情不错,也都无妻室,但两人之间是纯粹的兄弟情(重读“兄弟情”),绝无逾越,这也是白行简愿将此事告诉苏棋的原因了。

  ——————————————

  □□怡忻十年初,还是chūn寒料峭,高阶位的大臣都坐了软轿而来,不用为这天气为难,倒是苦了那些低阶位的大臣们,每日要冒着风雨雪去上早朝,也可算得上一场劫难了。

  大理寺卿和尚书省右仆she很不幸地没有足够阶位去享受前三品官员的福利,唯一只可在身边带个侍童,挡风遮雨些。只是白行简不愿麻烦自家下人,常独自上朝。

  “悦茗,好早!”

  遥遥听见有人亲昵地叫着自己的字,白行简不必回头就知道背后过来的是谁,“子轩,今日你也早啊。”

  “哈,还不是这场雪害的,谁知道这雪何时会停,我就早些出来了,怕路上被雪拦着了。”苏棋收起伞抖了抖,一边打了个寒颤,“这天还真是冷。”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