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后娘_月半丁【CP完结】

  《小后娘》作者:月半丁【CP完结】

  文案:

  老爷死后,少爷就是新的老爷。

  继承秦府,继承自己的小后娘。

  秦雪逢×雀眠,一个小甜文~

  作品标签:市井田园 甜宠 架空 HE

  第1章

  秦家老爷一把年纪,娶了个小美人回来,年纪比自己儿子还小。

  老东西重病卧chuáng,不知道听了哪个江湖骗子的话,要娶个男人冲喜。

  好不容易派人找到一户人家,那家长子也重病,为了筹钱治病,不得不将最小的儿子卖过来。秦府管家风风火火地操办了婚事,没想到大婚刚完成,老东西腿一蹬,竟然就直接归西了。

  秦母早逝,秦雪逢对自己爹的风流早有耳闻,常年操持着家业,却与自家人关系不和。

  甚至连爹给自己娶了个小后妈,他也没回去看过一眼。

  他爹死的时候,他才不得不回去操办葬礼。传闻中的那个小后娘穿着一身白衣,一张小脸煞白,坐在他爹的尸体边,茫然又可怜的望过来。

  佣人都窃窃私语。这多半是个扫把星,他在哪儿,人就病到哪儿。

  没过多久,管家就把他从老爷的身边赶走了。

  秦雪逢也没多注意这些。他需要烦扰的事情太多了,区区一个没什么名分的男妻都要他管的话,他迟早得过劳死。

  在办白事的最后一天,他才摆脱了其他人的纠缠,一个人在这个数年未回来过的家里闲逛。

  走至母亲曾住过的院落时,却见墙头探出一个脑袋。

  秦老爷行事荒唐,竟让娶回来的小男妻住到逝妻的院子内。秦母在世时颇得人心,管家对这“糟蹋”了夫人住所、又霉死了老爷的男人甚是不待见,便把他关在这里头。

  外头在办他丈夫的丧事,他却丝毫不得见,只能够笨拙地给自己在墙边堆起东西来,踩上去,探出头,这才能看看丧事弄得如何了。

  秦雪逢随便出了一声,吓得他身体后仰,整个人跌回去,屁股摔在地上,忍不住痛呼。

  下人急急忙忙追上来了。秦雪逢不由发笑,差下人把这院子的锁开了,缓步迈进去。

  父亲的小男妻从地上爬起来,紧张无措地喊他少爷,出了丑被发现,脸红得要命。

  秦雪逢见自己母亲过往喜爱的东西都被置换掉了,院子已经成了自己不熟悉的模样,笑了笑,对他说:“叫什么少爷。”

  “那,那该叫什么?”对方从未应付过这样大户人家的人,说话都口齿不清,声音倒是又软又柔,像一只结巴的小huáng鹂。

  “你不是我爹的遗孀吗,”秦雪逢微微挑眉,“我的小后娘。”

  对方被他这句话激得面红耳赤,说不出话。

  秦雪逢四下看了看,对身后的仆人道:“给夫人另外收拾一个院子,这儿给我弄回原来的模样。”

  “是!要给夫,夫人,安排哪个院子?”

  秦雪逢道:“你们自己决定便可。”

  说完,他没再看父亲的男妻,挥挥手。佣人马上识相地扯住对方的手臂,把人拉下去,留秦雪逢一个人在这儿悼念母亲。

  秦雪逢事务繁多,处理完丧事后,还有一桩生意要谈,马不停蹄地策马回京,旧府jiāo由忠心耿耿的管家暂管。

  再次回来时已是半月后,他累极,在下仆的伺候下稍作歇息,醒来已经夜晚时分。一轮圆月高高挂于空中,秦雪逢自窗口向外望了望,一时兴起,吩咐下人摆桌。

  厨娘自小看着他长大,殷勤地做了几个小菜,香飘盈园。

  赏月中途,墙头又突然冒出一个脑袋。

  秦雪逢抬头看去,对方似乎没料想到自己会这样快被发现,与半月前一般,惊得又摔下去。

  秦雪逢觉得颇有些好笑,他爹娶的男人怎么跟个小孩一样?随即差人把他请出来。

  这一吩咐才发现,院子门竟是从外面上着锁的。

  他父亲的男妻年龄尚小,仅有十七,名叫雀眠,这时只穿了一身简陋的白衫,仍在为老爷守孝,在这晚秋时节略显单薄,风一chuī,冷得抖了抖。

  秦雪逢微笑道:“夫人为何总喜欢爬墙,莫非本性如此?”

  雀眠没听出他话里的讽刺,摸摸鼻子,不好意思道:“太香了……我一天没吃饭了……”

  肚子很配合地咕咕两声。

  秦雪逢对他仍有偏见,两眼微眯,夹了一筷肉,冲他勾了勾。雀眠给饿狠了,都到这地步上,也没发现秦雪逢的嘲讽,眨眨眼睛凑过去,双目似是含水,脆生生地、略带恳求地说:“我可以吃吗?”

  秦雪逢本想将这东西扔到地上,见他这模样,反而笑了:“夫人可是我的小后娘,理应尊敬,有什么不能吃的?”

  雀眠张嘴就将那块肉咬住了,三下两下吃进口中。它有点儿大,塞得他腮帮子鼓起一块,咀嚼时一动一动的,活像一只红颊小鹦鹉。

  吃完后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好意思,手指摸摸耳朵,小声道:“少爷不必喊我夫人……”

  秦雪逢“嗯哼”一声,又夹了一筷。

  雀眠眼巴巴地看着,吞吞口水:“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然而秦雪逢似乎并没有要让他自己吃的意思,他窘迫地红了耳根,乖乖站直,摇摇头。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