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心以火_异耳【完结】

  《焚心以火》作者:异耳【完结】

  文案

  奴真早已泪流满面,他哪有什么目的?

  明明是尹无殇自己偏要带他进宫,让他侍寝,反复出现在他的人生里啊。

  他也只是想安安静静在茶楼里听着尹无殇的故事,或者是在无数个清晨里能够默默看一眼帘子后晨起的身形轮廓。

  也只是想怀揣一个拥有爱人的美梦,可以活到死而已啊。

  内容标签: 生子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尹无殇X奴真 ┃ 配角: ┃ 其它:复仇,异族

  第1章 第一章

  夜色无澜,细月弯弯,浓云遮住点点星光。

  尽管夜色如墨,画角飞檐上仍依稀可辨一个移动着的身影,以及模糊可听的、除了yín靡声乐外、被隐没在夜色里的微弱喘息。

  身形瘦小、孱弱的少年感觉到自己每一次即将呼出喉咙的qiáng烈心跳和如灌注了铅水般沉重的双腿,可身后恐吓和追赶的声音愈演愈烈,他只能继续向前无休止地奔跑。

  眼看着屋檐的尽头愈来愈近,他深知这唤香楼之高,一旦跳下,定要毙命当场。

  终于挣扎到了绝望的边缘,奴真停下了满是伤痕的赤.luǒ双脚,不得不来面对前后两面的困厄处境。他扭身向后看去,被灯火映照的半明天空下站着的几个彪形大汉,犹如蛇蝎一样慢慢bī近。

  “小兔崽子,这么能跑?”

  奴真嘴唇剧烈颤抖着跪下:“大哥,求求你放我走吧。”

  “放走?呵,只要你这小美人儿乖乖地跟我回去,包你这辈子富贵不愁。”不屑的耻笑声在耳边响起,“卖身契都签了几年了,这可由不得你反悔。”

  苦苦哀求又有什么用呢?奴真绝望地站起身,决心一死了之。

  却在屋檐下,看到了那个让他为之魂牵梦绕一生的白衣公子——

  那人一袭白衣,负手而立,只是静静地驻足于楼下。他剑眉星目,眼里似是承载了漫天的星斗,且因听到声响正眼神炯炯地望向这边,可能是发觉房檐上少年的困顿处境,他张开双臂仰着头疾呼道:“跳吧,我接着你。”

  灯火辉煌的唤香楼后是阑珊昏huáng的老街,那人目光炯炯,怀抱微敞……

  让人莫名安心。

  慌乱中奴真咬紧了牙根、头皮发麻地向前迈出一步,旋即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跌入空中……他紧闭着双眼,听见耳边风啸的声响以及自己乱了章法的心跳声。

  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紧紧箍着他,安全有力。

  如若不是不远处接着传来追赶的声音,奴真甚至不想离开。

  感觉到自己的手心连通手背不知被哪里尖锐的石子扎穿,正温吞吞地淌出鲜血……

  他赶紧笨拙地站到一旁去,怕血会玷污了那人华贵的衣服。那公子坐起来也只是闷哼一声,便来瞧他的掌心,那人好像也曾受过伤,臂膀处微微凸起厚厚的绷带,却因为这次冲击再次将伤口撕裂,鲜血蔓延开来,在那袭白衣上铺展得尤为刺眼。

  “公子多谢……”奴真还没说完就被那人再次揽在怀里,一路凌驾轻功带到了偏僻的城北处,一路上竟无心理会随时会再来的危险,只是怔怔地盯着高出自己许多的人坚毅英俊的下巴出神……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应该不会追来了……”他停在破庙前,低头对上奴真的视线,后者慌忙躲避开太关切的目光,他的声音如同它主人的气质一样温柔,还带着变声期特有的沙哑。

  瘦小的人又是“噗通”一跪,连叩了三个响头,“谢谢公子的大恩大德,此生奴真无以为报。”

  他只是微微笑笑,眼眸依旧很亮。

  少年看得呆滞在原地,心砰砰乱跳。

  “少宫主,伤口裂开了。”白衣公子身后一个老苍头突然如同鬼魅般突兀出声,明明声音细呐若蚊蝇,却好像是竭尽了全身气力才说出似的,让人听得寒毛竖立,密密麻麻直起一身jī皮疙瘩。

  奴真身子一晃,惊恐万分,反she性往声源看去。

  这人无声无息地垂头,塌耸着窄削的肩膀,只能看出一个佝偻的身形轮廓,连带着都被隐没在只有黑暗的地方,奴真仔细好奇地瞧,却仍模模糊糊看不清那人的五官。

  被唤做“少宫主”的人并未理会,反而对着跪在地上的人说:“无碍,快起来吧。”

  跪着的人抿抿下唇,启齿道:“公子,小人愿为公子做牛做马,什么脏活累活都能gān的……”

  “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

  原来没有那么多说书人口中以身相许为奴为仆的情节。

  原来用好不容易得到的、被自己视为珍宝的自由为答谢也会被人拒绝。

  被拒绝的人只是失望地始终瞧着他的眼睛,尹无殇看着那双写满失落的绝美的脸,忽而一愣神,而后觉着失了礼节,尴尬地解释道:“恕我失态了,你生得很好看。”

  被夸赞的人却垂下眼。

  好看?何用?

  那被赞美的人低头看着自己一身不合体的宽大艳舞歌服,揪着袖子,窘态于表,与锦衣玉冠气质天成的白衣公子相比,越发显出自己的愚蠢。少宫主沉默了会儿,从怀中拿出碎成半块的玉玦,尽管碎成了半块,但那玉玦通绿圆润,在夜里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