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锦年_南来一味凉【完结】

  《墨染锦年》作者:南来一味凉【完结】

  文案

  生亦惑,死亦惑,尤物惑人忘不得。

  人非木石皆有情,不如不遇倾城色。

  短篇,甜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千城墨、洛枭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初见

  “喂!醒醒,别装死!”

  黑暗中,隐隐有声音在耳畔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猛烈地摇晃。

  眼睛疲惫的睁开一条缝隙,紧接着再次陷入无止境的黑暗。

  “喂,这人不会是死了吧?皇上可还等着他亲口招供呢。”

  “别、别瞎说……还有气呢,给他喂点儿水,千万别让他死了。”

  清凉的水划过喉咙,让昏迷中的蓝墨稍微好受了一点。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蓝墨看到了一个模糊的明huáng色身影。

  “唔……”

  好疼,全身都疼!但最疼的却是那被洪水般的记忆侵袭的大脑。

  “疼……”蓝墨捂着头,呻、吟出声,整个身体缩在脏乱cháo湿的角落不停地痉挛。

  “千城墨,你肯招了吗?”明huáng身影用鞋尖踢了踢蓝墨,声音冷的仿佛来自地狱。

  蓝墨此刻只觉得头都要爆炸了,自然没有听清这人的问话,明huáng身影看着痛苦蜷缩在地上的蓝墨,冷笑了一声,抬脚出了牢房。

  大约过了一刻钟,蓝墨才停止痉挛,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千城墨是谁?呵呵,是一个已经死掉的倒霉鬼。

  “呵呵呵……哈哈……”蓝墨从低笑到放声大笑,最后不小心牵动身上的伤口,忍不住咳出一口血。

  “笑什么笑!老实点儿!”狱卒听到声音,没好气的嚷嚷了一声。

  “呸!”蓝墨吐出一口带血的吐沫,胡乱地擦了擦嘴角,然后开始检查自身的伤势。

  呃,伤的还真是……重啊!

  蓝墨十分怀疑,这身体之前是不是受过什么满清十大酷刑,否则怎会如此残破?

  没死在车祸中,却要死在这里吗?老天爷果然是让我穿过来打个酱油吧!

  蓝墨叹了口气,不再管残破不堪的身体,闭目整理脑海中那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千城墨,十八岁,夜王朝的第十一任国师,十六岁便在新皇登基大典上接任了国师一职,身份高贵,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夜王朝有一项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那就是每一任皇帝身边,都必须有一位国师辅佐,而每一任国师都要在皇帝殡天后,传位于自己的徒弟,也就是下一任的国师。

  ……据说这样可以保夜王朝的江山万古永恒。

  然而夜王朝的这一任皇帝洛枭,是个文韬武略样样jīng通的人,似乎很瞧不上身边这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国师,上位没多久,就将千城墨渐渐从权利中心抽离出来,变成了一个有名无实的隐形人。

  千城墨性子软弱且愚忠,见夜王朝被洛枭管理的井井有条,便也甘愿当起了隐形人,如此相安无事了两年。

  可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就在四天前,千城墨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太尉联和御史大夫联名上书状告他私通外敌,泄露朝廷机密,于是乎,高贵的国师一夕之间沦为阶下囚。

  “咳咳,真他妈的倒霉!” 蓝墨捂着胸口喘息,“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私通个狗屁外敌啊!”

  该死的狗皇帝!看人不顺眼就直说,找这么多罪名诬陷别人有意思吗?

  没错,蓝墨现在十分肯定的说,什么狗屁私通外敌,分明就是皇帝故意赖到他身上的,根据记忆中的点点线索证明,其实皇帝早就知道他是冤枉的,说到底还是看他不顺眼,想找个理由折磨他,也不知道这千城墨何时得罪了皇帝,竟然被祸害致死。

  “呼……愚蠢的人类。”想通了一切,蓝墨慢慢的蹭到一块较为gān燥的地方,开始闭目调息。

  能当上国师的人,自然不可能只有表面上那点能耐,千城墨虽然性子软弱,但并不代表他没本事,只是他不想拿出来而已。

  然而在蓝墨眼中,这就不是什么软弱了,而是傻x,都被人陷害成这样了还不知道反抗,这是真傻啊!

  一个时辰后,蓝墨睁开眼,吐出一口浊气,“好在还不算太糟糕,从现在开始,我便是千城墨了,呵,狗皇帝休想杀死我。”

  稍微动了动身体,蓝墨,哦不,现在应该叫千城墨,用guī爬一般的速度挪到牢房门口,虚弱地开口,“有人吗?我要见皇上。”

  —————————————————

  一刻钟后,千城墨被带到了帝王面前。

  “臣,咳咳……见过皇上。”千城墨踉跄着跪下行礼。

  “如何?国师这是肯招了吗?”洛枭单手支腮,面容冷峻又慵懒,斜靠在榻上,似笑非笑地盯着跪在地上的千城墨。

  “回皇上,臣是被冤枉的,真正勾结匈奴的另有其人,咳咳……请皇上,明察。”千城墨磕了个头,说话的声音十分沙哑。

  “嘁!”洛枭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那你告诉朕,是何人诬陷于你?”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