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相_相思引【完结】

  [因缘劫之三] 佞相+番外 BY: 相思引

  文案:

  京东城第一美人沐流韵,生性纨绔,肆意风流,官至丞相,背后人称“佞相”。

  就是这样一个人,也会对旁的人生出兴趣。比如那个自称二十一了看起来却像不到十五岁的少年。

  开始只是觉得有趣,渐渐心生喜欢,最后竟是想将他永远留在身边。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沐流韵,江夜 ┃ 配角:柳兮言,宁澜雎,风若歌,兰锦 ┃ 其它:佞相,相思引

  一

  晚间的“玉琼楼”是格外热闹的,老鸨雪娘的大嗓门和笑声也是格外出众的。往近了听,能惊起全身的jī皮疙瘩。平常的良善人家总是离这楼远远的,一边避嫌,一边又忍不住偏头来看,看着楼下娇媚的姑娘挽着男人的手进去,一张脸用胭脂涂的鲜亮。

  于是眼神里,立马蒙上了一层不屑。

  进这“玉琼楼”的男人颇多,有的呼朋结伴,有的小心翼翼如做贼,进门搂了姑娘调笑,然后上楼。

  这许多人,却都没有一个人引人注目。

  若问京东城谁是第一美人,大多半人会回答说:“自然是沐家的小相爷。”

  若问他的人品如何,多半人会露出既鄙夷又羡慕的神色,“沐家小相爷么?纨绔子弟一个。”

  “沐流韵?每日好色成性,又爱附庸风雅,现在恐怕正在那‘玉琼楼’待着吧。”

  “听闻沐家世世代代都是良相之才,这下恐怕要出一个佞相了。”

  “……”

  一句话总结就是,沐流韵是个纨绔子弟!赌博喝酒逛青楼几乎全占了。

  傍晚时沐流韵基本都会出现在“玉琼楼”门前,穿着华贵的锦衣,轻摇着折扇慢悠悠的踏进去,脸上总挂着笑,单独看着便会让人有如沐chūn风之感,但在一堆青楼女子中间这样笑,就只能让人摇头。

  他长的漂亮,眉眼jīng致迷人,狭长的眼微微眯着,眼神惑人。于是也有那好男色的不知死活的跑上前去调戏,沐流韵倒也不恼,但是如果那人不知死活动手动脚的话,旁人定然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第一次他这么做的时候,都骇的旁边的姑娘失了言语,他却仍然含着笑,语气轻快,“‘玉琼楼’如今那么不知道待客之道么?本公子要的茶那么久还没上呢。”

  雪娘便笑嘻嘻的走过来,轻巧的让楼里的guī公将那折了手的男子扔出去。茶端了上来,沐流韵接过,轻饮了一口,眉眼漾开笑,竟让在场的人都失了神。

  沐家公子也有失了威风的时候。

  通常未到半夜,沐相爷便会派了下人来这里,不言语不敲门便闯进房间。楼里的人此刻便会停了身边的一切,双目紧锁着那门。

  片刻后,沐流韵走了出来,折扇轻摇,衣服齐整,脸上仍然挂着那丝笑。

  于是本来想看好戏的人纷纷叹气,满脸失望。

  于是有八卦之人流传说,沐小相爷办事时是从不脱衣服的。

  沐流韵回到相府时通常能看到正直的老丞相,板着脸瞪着眼,看沐流韵的神色中有熊熊怒火。通常的戏码是他看到沐流韵一进门便开始拍桌,口中也不忘教训,“小畜生,你也快二十了,就不能有点长进?‘玉琼楼’是什么人去的地方?你都把我们沐家的脸全丢光了!”

  沐流韵不反驳,手中握着那柄折扇,半垂着头,唇边一直挂着的笑却失了。

  老丞相每次说的口gān舌燥,看某人站在那一点反应也没有,不禁气结。不过最后也只能叹气,挥手让他回房。

  第二日一gān老友总会来取笑,喝酒谈乐,说“玉琼楼”又新进了哪些姑娘,说哪家的公子犯了什么事,说哪儿的茶味道最好……

  末了,总有人说着艳羡又含着酸味的话,“沐公子啊,还是你好,不用考科举以后就是朝堂之上的第一人。”

  沐流韵便又笑,漆黑的发被风chuī的飘起来,眼睛仍是迷迷的惑人。

  也有那懂他心思的,看他坐在一旁饮茶便皱起了眉,语气森冷,“流韵,你到底要什么?”

  沐流韵抬起头看着跟自己同龄却一脸严肃的风若歌,低低的笑出声,“我沐流韵什么没有?天下还有什么我会想要的东西?”

  他语气轻巧,说出口来,却总余留着一股难以言语的寂寞。

  这年冬天,雪花飘落。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远国侯家的世子宁澜雎回了京东城,捎了口信让沐流韵去赴宴。

  听闻他是因为去逛青楼不慎被王爷发现,所以被踢去了苦寒之地反思。宁澜雎临去之前哭的涕泪横流,抱着几位好友不放手,神情凄楚。

  到了王府,有下人领了他去后园。雪下的正大,沐流韵远远的便在凉亭中看到了宁澜雎的身影,仍是原来那番模样。桌上摆满了饭菜,竟是香气四溢。

  宁澜雎表情倒是激动许多,拽紧了他的手,发出低低的泣声,“流韵啊,我总算活着见到你了,好兄弟!呜呜……”

  沐流韵失笑,偏头时看到凉亭内还有另一个少年,穿着灰黑的衫,一张脸有些圆,眼睛纯亮。宁澜雎说:“流韵,这是我的表哥江夜。”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