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满_君子在野【完结】

  《阿满》作者:君子在野【完结】

  【文案】

  我对古风的恐怖小说有种特殊的迷恋,把之前很久前写的东西贴上来,自娱自乐。

  其实也不算是恐怖,更多是在表达人心的角落,嫉妒,欲望,悔恨,善良,懦弱,等等。

  我始终相信人性是美的,即便有着种种弱点,可本质总是善良,正因为有着无数黑暗的情绪的衬托,那善才显得珍贵无比。

  故事发生在临安,一个侍女因为嫉妒小姐与丈夫的感情,与一家奇特的首饰店主立下了约定,随着她日益美丽妖娆取代了小姐,种种恐怖诡异的现象也慢慢发生,当她想回头时,却不可能了。

  这篇是几年前的东西,很喜欢堆叠,如果让我现在来写肯定不会采用这种方式,很想有空写一个系列,感觉很好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灵魂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满 ┃ 配角:王书藏万桃 ┃ 其它:古风怪异故事

  ☆、楔子

  “阿婆,求求你,若遂了我的愿,你要多少银子我都肯的。”

  临安城东北角敝旧昏暗的小庙后堂,鬓边簪了一朵红月季一脸厚重的胭脂水粉的神婆坐在桃木椅上,半眯着眼睛打量着跪在面前的黑瘦少女。

  “多少银子都肯?”

  少女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忙把揣在怀中的一只油浸浸的翠玉镯子递上。

  阿婆用gān瘦的手接了,从袖中抽出一条俗艳的桃红色手帕用力擦了擦,凑近了仔细辨别着,半晌神色才缓和了下。

  “成色倒是好的。只是……”

  “阿婆不妨直言,事情若办成了,以后自当有重谢。”

  “办法不是没有……只是姑娘可舍得下狠药?”

  少女猛的抬起头来,脸上是藏不住的欣喜之色。

  “舍得,舍得!”

  神婆凑近了少女的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

  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少女平板的脸在烛光里不由微微一震,眼中刚刚涌起的欣喜似乎黯淡了些,但也可能是昏暗背景里的错觉。

  一盏茶的时间后,狭小的庙宇又湮没huáng昏时的黑暗里,桌上烧残了的半截红烛付出一缕袅袅青烟,庙宇正门那一块方方正正的光亮里一个女子的身影一闪而过,迈过门槛时她提起裙裾的动作似乎犹豫了一下,但依然没有转身,径直走了出去。

  神婆悠然的拔下鬓上那朵鲜艳的月季,将手边已经变得温凉的茶汁一饮而尽,一滴水沿着鲜红的唇角滴了下来,黑暗里那嘴角的皱纹不易察觉的诡异的牵动了一下。

  “这女子的心,到底是狠的。”

  ☆、(一)

  夜晚的风有些凉了。

  阿满握了盏工细的琉璃风灯,一双鹅huáng色的绣花鞋踩着青石板路迅速的向城南的丝绸大户万家走去。

  街上人影渐稀了,阿满低了头,缩着脖子,似是怕冷似的,心里微微浮上一丝惧意,不仅仅是因为走夜路,而是……阿满咬了咬削薄gān瘪的嘴唇,捏紧了刚刚神庙阿婆写给她的那张歪歪扭扭的字据。

  阿满是临安富商万家大小姐的贴身侍女,十二年qiáng从乡下逃荒出来流落街头时被人贩子拐走,最后以二十两银子卖给了临安万家,给长她一岁的小姐做丫头。倒是个不错的归宿了,一晃已经十二年,十二年,早忘记了亲生父母的样貌,甚至连他们是否仍在人世也无从知晓,眼前能依靠的,仅仅是万家从小与她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小姐万桃。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万家小姐明艳动人,宽额方颔,明眸如水,双眉如远山含黛,一笑嫣然,脾气秉性也是好的,从无商贾之气,琴棋书画样样来的,言语亦轻轻柔柔,温和可人,自然对待下人也极好,阿满在小姐身边十二年,从来没有被训斥责打过。

  阿满极爱小姐。

  可是……可是……阿满眼前闪过一张年轻而俊朗的脸,心口便像针扎了一般疼起来。

  小姐要出嫁了。

  那个人,竟然是他。

  阿满见过那个王家公子,姑苏人士,有亲戚在临安,所以经常在临安与姑苏之间往返。王公子是书香子弟,风度翩翩,三年前熙熙攘攘的临安城中,那个阳光明媚的chūn日里,扮作小子的阿满给小姐充当小厮,主仆二人在城中最大的字画古玩行门口,只匆匆一瞥,便被在店中买画的王书藏那一脸温和儒雅的笑和旁若无人的洒脱摄去了魂魄,他谈吐不凡,与字画老板侃侃而谈,老板连连感叹知己难遇,书藏买了画临走时与老板约好了改日喝酒论诗,那老板也是豪迈之人,竟把珍爱的陶潜的折扇赠与书藏。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在以后的日子里,阿满经常听到小姐无意识的吟诵诗经里的那首《子衿》,阿满读书不多,充其量认识几个字而已,但她凭直觉猜出这诗的意思应该是表述了女子的思念之意。

  似乎有某种感应,书藏在走出字画行门口的时候抬头对呆立的主仆二人微微一笑,那双漆黑的眸子就如同两口chūn日的古井,阿满几乎是不可遏止的让自己在那明媚的阳光里跌进了这个俊朗的男人那一瞬间错愕的表情里。

  “两位也喜欢书画吗?”

  阿满看着心仪的男子,一颗心快要飞起来,脸颊泛起红晕,喉头gān渴的彷佛在沙沙作响,那个男子的声音gān净的如同小时吃的云片糕,雪白的,柔软而甜香。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