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美人膝_夜罹沉迷【完结】

  《醉卧美人膝》作者:夜罹沉迷【完结】

  文案

  潇潇暮雨,江湖骄子挑六派。

  高高庙堂,飞天狐臣定九州。

  吊檐翘角万书坊,粗布麻衣青衫客。

  世人道他是jian臣,奈何缘由是情深。

  本也是个倜傥公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怎奈他事了拂衣去,无情却偷心。

  无心朝政,庙堂多风雨,不如寻玉去。

  桃李chūn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十载太长,不愿蹉跎,他若是流水,我愿做落花,折身随他去。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情有独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羽舟,贺兰敬 ┃ 配角:贺兰秩|景程|景熹 ┃ 其它:秀才爱上大侠

  ☆、初遇

  霜降鸿声切,

  秋深客思迷。

  暮秋天雨迷濛萧瑟,裹挟着初冬的寒意,杏红的落日顺着浅灰色的昶眉山缓缓沉下。山林深处,几道炊烟袅袅腾空而起,晚来归鸦断于空濛江渚,熟透的山花不承其重,花落流水香。

  走出凌云山庄后,雨势便大了起来。

  将将走了半里路,衣襟便凉了一大片,于元羽舟而言,湿了衣裳倒不是紧要之事,只是他患有眼疾,即便是在朗朗的青天白日,目之所及也实在有限,何况这样的雨雾天。

  方才在凌云山庄时,庄主苏泛也言天色不佳,温颜留他过夜,元羽舟却笑着拒绝了。

  他眼神虽不好使,心却明镜似的,苏泛无非是想撮合自己与他那待字闺中的女儿苏潇潇。

  元羽舟对苏潇潇并无男女之情,察觉到苏泛的意图后,也明里背里婉拒过,惜这苏泛也是个执着的主,表面虽不再多说,暗地里可没少下功夫。

  元羽舟也懒得再说,当即脚底抹油,早走早好。

  凌云山庄与烨城相去不过十五里路,及元羽舟赶到城门口,天色已然向晚,一轮夜幕盖了下来。

  城门口外茶棚明灯高燃,于夜色中招摇,上有一招牌,曰“徐徐图之”。

  茶棚为当朝丞相白安出资搭建,作为皇城,烨城之繁华可想而知,每日流动的人口数以万计,盘查,商监一类出入城繁琐程序使得城门内外一天到晚都是人cháo涌动,“徐徐图之”便是供人休憩的场所。

  心忖着入了城也还有一段路,方才走得实在急,元羽舟望了一眼排队入城的队伍,便朝茶棚走去。

  茶棚底基高出平地少许,往上有四级台阶,斜雨簌簌,元羽舟外衫已尽,着急喝一口热茶,加之光线昏沉,到第三级石阶时,撞了人。

  伴着一声窸窣轻响,鼻尖闻到一股冷冽清新的味道,元羽舟眯起眼睛,赖着头顶的明灯,恍然望入一双如墨的清澈眸子。

  万书坊左拐有一“风满楼”,一楼厅堂的说书先生最喜讲老掉牙的风月□□,每每开讲伊始,口中总免不了“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作为引子,而后铺开一场风月□□。

  “没事?”年轻男子身形修长挺拔,声音清透冷漠,一手扶住元羽舟臂膀,另一手撑住倾斜的伞,再一眼,只见伞上云淡天青,山岚罩雾。

  元羽舟嘴角微微勾起,好一会儿,才道,“多谢。”

  “客气。”年轻男子撤回手,脸色倒是不见丝毫情绪,状似无意看了元羽舟一眼,旋即消失在夜色中。

  元羽舟拨了拨眼前迷蒙的水汽,俯下身子,在石阶旁摸索了片刻,指尖触及一片光滑凉润,拾了起来,居然是一块白玉,他细致拍gān净,小心收入怀中。

  而后,连热茶也不喝了,施施然从偏门入了城。

  ---万书坊

  元羽舟推开院门,阿东震惊的大嗓门顿时传来。

  “公子!你怎么回来了?”

  元羽舟将天青色纸伞放到一旁,心情居然很不错,脸上带着掩不住的笑意,气息微喘,点点头,目不斜视进了门。

  不解其意阿东看着自家公子轻快的背影,一时有点懵。

  阿南关上院门,用胳膊肘撞了撞阿东,“傻了你,gān站着gān嘛?”

  阿东双手抱胸,托腮:“公子今日好像有些不对劲,有何好事,淋了雨还如此开心。”

  “可能是苏小姐那庄事成了。”阿南胸有成地说,念叨着,“dòng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阿东心里不认同,又不想与她争执,遂道,“欸,你今日买的苏糖糕搁哪了,先拿给公子垫垫胃,我去烧水做饭。”

  厅堂烛光明亮。

  元羽舟将咬了一小口的苏糖糕往红木小几瓷盘一放,脸上尽是嫌弃之色,真心实意评价道:“难吃。”

  阿南见怪不怪提醒道:“公子,您去凌云山庄前还夸过它好吃来着。”说罢,熟稔地将小几上剩余的糕点收拾gān净。

  “乍吃之欢,多吃生厌。”元羽舟道,“可见这不是一味好糕点。”

  阿南嘻嘻笑道,“西市的糕点在公子眼里都不是好糕点,您的口味的喜好,怕是只有宫廷御膳房的御厨才能拿捏得准。”话一说完,她小心翼翼觑了一眼元羽舟,出人意料,却见元羽舟微微眯起狭长修目,唇角上挑,不见丝毫不悦之色。

  阿南心中转了转,正欲再次开口,元羽舟忽然道,“我不在这几日,你两可是偷懒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