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男后_前山言【完结】

  《将军男后》作者:前山言【完结】

  文案

  前腹黑后忠犬每天都想搞事情帝王攻x前yīn郁自卑后温柔有担当杀手受

  故事的梗概是:原本一心只想杀皇帝的小杀手后来一心只想嫁皇帝

  楚北渚:你们都误会了,是陛下非要下旨立我为后的。

  盛衡:想否认但是不敢。

  明德三十六年,梁帝盛衡退位为太上皇,传位于皇太弟盛衔。

  次日清晨,盛衡乘马车离开了皇城,同他一起的还有“皇后”楚北渚。

  问他们去gān什么?

  盛衡:北渚说,他唯一的愿望就是与我平平淡淡地在一起过日子。

  楚北渚:…………那是你bī我说的。

  盛衔:皇兄,还是你狠。

  【食用指南】

  ·古风朝堂文,稍有悬疑和战争

  ·狗血适量,无第三者,he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北渚,盛衡 ┃ 配角:任清,赵景祁 ┃ 其它:无

  ☆、把皇后还给朕(大修)

  yīn暗的诏狱散发出一股腐臭的味道,虫鼠在凝固的血液中滋生,这里关押的大多是犯了案的朝廷命官或最穷凶极恶的犯人。

  诏狱中埋葬了太多太多的冤魂,而从这里站着走出去的人,还是数十年来第一次见到。

  楚北渚站在诏狱的门口,回头看向了这个他被关押了十日的地方,酷热的阳光也驱散不了笼罩在其上的阵阵死气。

  守卫诏狱的士兵看着他迟迟不走,均是一脸疑惑。

  “怕不是疯了吧,怎么还站在这里不走?”

  “我看啊,是傻了,正常人都是避之不及才对。”

  “都别说啦,这位楚将军可大有来头呢。”

  没有人知道他会在今天走出这座监牢,诏狱外面空空dàngdàng,视线所及范围看不到一个行人,一驾马车。楚北渚提起脚步,孤身一人,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盛夏的太阳直she在他的身上,让他嘴唇开裂,头昏脑涨,眼前也出现了一片片的白光,他完全是凭借本能在行走。

  顺着唯一的路,他走到了皇城中,骤然出现衣衫褴褛的行人让大家避之不及,更何况他的身上还散发着难闻的气味。

  楚北渚停在了一处茶棚,看了看眼前冰过的凉茶,咽了咽口水,茶摊的老伯看他通身的气质不像是乞丐,以为是哪家落魄的王子皇孙,便心一软,捞着没人要的茶渣给他倒了一碗。

  楚北渚活到这么大,从未曾似乞讨般受人恩惠过,但此时他饥渴jiāo加,低声道了一句“多谢”,便端起茶碗一饮而尽,然后又踏上了去皇宫的路。

  走了约一个时辰,皇宫终于出现在楚北渚眼前。

  西华门的侍卫第一眼没有认出蓬头垢面的楚北渚,不客气地将他拦了下来。楚北渚也不恼,他将挡在额前的碎发撩起,让侍卫自己辨认他的脸。

  “哦哦,是楚将军,恕小的有眼无珠,没认出来楚将军。”但侍卫面露难色,“楚将军能否出示一下腰牌,让小的看一眼,别让小的难做不是?”

  楚北渚缓缓地抬起手,上下摸索着,出入内宫的腰牌不知何时掉了,他平静地看向那侍卫;“可以帮我通传吗,我想面圣。”

  侍卫点头哈腰道:“哎哎,楚将军稍等。”

  侍卫匆匆向晏清宫走去,在宫门前遇见了内宫总管崔安海。

  “崔公公,楚将军在西华门前,请求面圣。”

  崔安海一张老好人的脸,满面笑意,但是眼神却冷了下来:“陛下这些天都不曾好生休息,现在好不容易小憩一会儿,还是不便打搅了。”

  “可……可这楚将军……”

  “待陛下醒来,咱家自会代为通禀。”

  崔安海看着侍卫跑远的身影,微微地眯起了眼。

  “楚将军,您看,要不您先回府吧,陛下这一时三刻可能没法召见了。”

  楚北渚平静地点点头,没有多说,再一次抬起脚,从西华门向外走去,又是一个时辰,楚北渚走到了自己的府门外。

  府里的门房见到独自走来的楚北渚也是吓得不轻,他冲上来扶住楚北渚,勉qiáng稳住他摇晃的身形:“将军回来了!将军回来了!”

  门房这一喊,府中不多的人都冲了出来,管家看到楚北渚的样子连忙招呼两个小厮要将楚北渚背起来。

  “不必了,”过度的虚弱让的楚北渚手上没什么力气,但是还是坚决地推开了要扶着他的众人,“帮我打点热水吧,我想沐浴。”

  管家不放心他,坚持要扶着他,楚北渚却比他更坚持:“这么远我都走回来了,没关系的。”

  终于等众人都散去了,楚北渚一人站在院里,四周本应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府邸,但长时间未归后,发现摆设布置都已换不知换过几轮。

  而就在此时,楚北渚朝一个方向望去,那里似乎出现了一个光点,像是金属反she出的阳光。

  楚北渚用力闭了一下眼睛,使劲眨了眨。诏狱中长时间的yīn暗让他的视力下降得厉害,他无法辨认眼前的光点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下一刻,“嗖”的一声,一只短箭破空而来。隔着十丈远的距离,准确地she中了楚北渚肋下的一处,穿过肋骨的缝隙she进了体内,又从后背穿了出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