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赠一朵菊_草根子【CP完结】

  《聊赠一朵jú》作者:草根子【CP完结】

  文案:

  “读万卷经书,居金殿一隅,不如行万里河山,看万家灯火,尝柴米油盐,谈寒耕暑耘,问农人今岁收成可好。”

  色令智昏小和尚受x傲娇心机小jú花攻

  满心欢喜,有三分肇因于前世未了之缘,余下七分,全因了眼前人。

  (一) 丹阳小报:柳府深夜啼哭的背后

  “生了!生了!”

  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屋外徘徊来去了不下几百遍的华衣男子眉头总算舒展开。

  自从他夫人怀上了孩子以来,他就没睡过一夜安稳觉,夜里常常醒来,生怕媳妇儿睡得不舒坦。不惑之年方得子,他又喜又慌,一点也不敢懈怠。家僮换了一批又一批,最后还是自己亲自上阵照顾媳妇起居。

  他急匆匆地赶进屋里,产婆抱着一个裹得像个小粽子似的人儿出来,他呆愣愣地盯着看了半天,眼睛发直,伸着手想接又不敢接。

  这孩子脸蛋红红嫩嫩,小嘴儿嚅动,一双眼睛闭着,似乎在费力撑开眼皮。孩子那双黑亮亮的眼睛里映出他呆愣的脸的时候,他一下子笑出声来。

  产婆说是个小公子,她揭开褥子一角,露出孩子的一部分身体,指着左胸口的位置给他看。

  他被产婆的一声“老爷”给唤得惊醒过来,目光顺着她的手指落到孩子心口处,眼睛倏地睁大,“这”了半天,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忙差人请了丹阳有名的算命先生来。

  算命先生来的时候还在打哈欠,他觉都没睡够,呼噜打到一半就被残bào的敲门声砸醒了,一开门就被一伙子壮士架起来拖走,一路拖到了柳家大门口,气都没来得及喘,又立刻被柳老爷子拖过来瞧他的小儿子。

  “柳老爷,你的心情我理解,老来得了个独苗苗,心里激动是难免的,祝贺的词儿我送到了,容我回去先睡一觉,有什么事儿咱醒了再说哈。”

  柳老爷一句话也没听见耳里,直接将人拖到小儿子前面,揭开一点儿被子,让他瞧。

  算命先生嘴角一抽,他眼屎还糊在眼睛上没揩呢,瞧什么瞧。

  “这么点缝儿,您要我瞧什么呀?”

  “你凑近点儿瞧!”柳老爷瞪了他一眼,还敢嫌缝小!他儿子着凉了怎么办?

  “诶诶,您说得是。”算命先生没辙,俗话说钱财面前人贱如狗,他没钱,提个屁要求,人家说什么只得照做呗。

  这一看不得了!这孩子奇了!

  他心口处赫然生着白色的纹印,极似一朵白莲,栩栩如生,妙不可言。

  “小公子天生福相,白莲伴身,是与佛有缘啊!将来必是一代高僧……”

  “信口雌huáng,胡说八道!来人,将这个江湖骗子赶出去!”柳老爷一听就怒了,他偌大的家业还指望着他儿子来接手,这个算命的不识好歹,竟然敢诅咒他儿子出家!

  “柳老爷,此乃天命啊!”算命先生不依不饶,被人架着还要喊几声,引起柳老爷的注意。

  “等一下!”柳老爷招招手,盯着算命先生补充道,“把他拖到后院揍一顿再丢出去。”

  “愚蠢的老家伙!你注定无人养老送终!你儿子注定要出家当和尚!哈哈哈……”

  柳老爷被算命先生的笑声弄得心烦意乱,啐了一口,骂道:“这个疯子!”

  人言这个东西奇怪得很,分明没有任何依据,也没人辨得清对错,偏偏就叫人牢牢记挂。算命先生的话,柳老爷不愿信,但还是莫名其妙地在心里扎了根,日积月累,成了心里的一根刺。

  柳老爷给儿子取名含辞,意为“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含辞满周岁的那一天,按照丹阳的习俗,凡是沾点亲带点故的亲朋好友都被柳老爷请到家里来了,他亲自挑选了许多物什,摆了一席,将含辞抱到一堆东西中间,进行抓周礼。

  柳家人在旁边围了一圈又一圈,前面的言笑晏晏,后面的探着脑袋钻缝儿看,一个个心下暗道柳老爷子就是阔绰,抓周摆的东西都奢华无比:笔是紫霜毫,墨是金镶玉的盒子装的松烟墨,还有品相极佳的松花纸、晶莹圆润的玉砚,算盘上也镶金带银,钱币数不胜数,帐册、糕点、小玩意儿一应俱全。

  柳老爷子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含辞,看他在一堆东西中间趴着一动也不动。

  小含辞就呆呆地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个也不碰。

  柳老爷子的夫人拿了一个算盘在含辞面前晃了晃,柔声道:“含辞呀,娘手里的东西喜不喜欢?”

  含辞眼睛跟着算盘转来转去,偏偏就是不伸手去抓,柳夫人将算盘又靠近了他一些,都快塞到他手边了,可是含辞碰也不碰一下。

  柳老爷子拿了一本经书,也学着柳夫人的模样逗含辞。

  这回含辞动了两下,伸出肉乎乎的小短手去接,柳老爷子笑眯眯地递给他。

  含辞的手才刚碰到书,柳老爷身后的一群人就嚷嚷起来:“可喜可贺啊!柳家要出状元啦!”

  “可不是么!小公子文质彬彬,长得秀气,一看就是要考状元当大官!”

  “真是光耀门楣啊!”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还没有闹完,却见含辞又将手缩回去了,不肯接过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