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涟君_清尊【1部完结+番外】(2)

  我话一落,殿堂气氛诡异,现场会武功的人全都警戒地盯着我。那帝王似有若无地笑了,自开宴至今,第一次笑,他一笑,身旁的贵妃娘娘们全都不可思议地惊了花容月貌。

  “君儿,怎么还如此调皮?”帝王说话了,语气平和没有任何怒气。官员侍卫娘娘们皆露出疑惑的神qíng,我抿嘴笑笑,一闪身,便来到皇帝的宝座前,当下,其他人惊惶失措,就怕我不利于皇帝。

  “皇兄……”我开口,一开口,那些个惊慌的人全都一呆,瞪大眼,像见了鬼一般瞪着我。“我肚子有些饿啊,呆在上面坐了一个时辰,实在耗体力。”

  皇帝拉了我的手,将我扯到他的龙椅上,我便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下去,不理那一堆人僵硬如石般的神qíng,笑咪咪地挨着皇帝,伸手接过他递来的点心。

  “好吃,好吃。”我边吃边点头,皇帝连喂了我七口,我才慢了下来,开始自己拿着象牙筷,斯文地吃起食物来。

  诺大的殿堂内,坐了众多人,但却鸦雀无声,我吃了个尽兴时,一抬头,看到无数个呆头鹅,手肘蹭了蹭皇帝的胳膊,我道:“这么安静,太无趣了。”

  皇帝威严地扫视群臣与众妃。“起乐……”

  乐师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开始击筑弹琴,于是,安静的大殿再次笙歌燕舞了。

  我吃饱了,便开始进攻那香甜美味的御酒来。身边的皇帝并不阻止,只是将我搂进怀里,我就顺势倒入他怀中,头靠在他的手臂上,享受着这独无仅有的特权。至于身边那些个嫔妃们的惊奇神qíng,可以忽略不理。

  “陛下……”终于,一个女人忍不住了,看她打扮娇艳,珠钗衣裳皆属珍品,定是个受宠的妃子。“这位公子是……”

  皇帝理都没有理他,专注于我,将我手里的空杯取走,我舔舔湿润的唇,眼角瞟到女人尴尬地愣在原地,yù言又止。我扬扬眉,向她挑逗地抛了记媚眼,她脸一红,急急低下头。

  我笑,笑得狡黠,皇帝却不高兴地捏了我的鼻子,我的视线立马对上皇帝的。“不要用力,捏坏了可赔不起。”

  皇帝松了手,改用指腹磨我的唇了。“几年不见,仍是个鬼jīng灵!”

  “嘻嘻,皇帝哥哥啊,七年不见,你可有想我啊?”

  皇帝眼一眯,似乎在酝酿着什么,我曾跟他直处十几载,自然清楚他在想什么,眼一转,立即改变话题。“我还要喝酒,你喂我。”

  皇帝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便命一旁的太监倒酒,酒满,端着酒杯,递到我的嘴边,我笑逐颜开地喝着他喂的酒。

  我无顾大厅广众,大胆而亲密地倒在皇帝的怀里,命令皇帝侍候我,那些不知qíng的人全都目瞪口呆,普天之下,恐怕唯有我敢如此胆大包天,在皇帝面前放肆。

  诡异的气氛进行了半个时辰,终于有人再也忍不住了,一名王爷打扮的青年向前请凑道:“皇兄,臣弟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皇弟?”

  皇帝淡淡地望了眼青年,道:“是清弟你忘了。”

  “咦?”那位被唤为“清弟”的青年一脸茫然,似乎不明白兄长的话是何意思。

  我坏心地笑笑,冲那青年一笑,道:“其实我不是皇帝哥哥的弟弟,皇帝哥哥其实是我父皇。”

  话一出,有人倒抽一口气,用看怪物的眼神看我。我抱着皇帝闷笑,笑那些人的表qíng太好玩了。

  “咳,咳……”那清弟连咳数声。可能他无法置信一名外表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男子会是三十而立的皇帝的儿子。我和皇帝从外表上看,岁数相差个七八岁,实则,我们只差五岁。

  “嘻嘻,你不相信?”笑过之后,我露出脸,伸手把玩着桌上的餐具。“不信你可以向皇帝哥哥求证啊。”

  “皇兄?”那清弟果然一脸求助地望向皇帝。奇怪他为何一定要搞清楚我的身份啊?不就是突然出现,又贸然坐上龙椅,与皇帝同坐,更是往他怀里一倒吗?

  “君儿说得没错。”皇帝有些不耐烦了。“朕是君儿的皇兄,更是他的父皇。另,尔等还不向太子殿下下跪?!”

  “轰——”

  大殿像炸开的锅一样,闹哄哄了。

  没有人相信,没有个镇定,没有人冷静,除了我和皇帝,其他人全都不可思议地望着我。我敛了笑,挣扎着从皇帝的怀里坐正,冷眼看着一堆被惊呆了的傻瓜。

  “……难道……难道……”那清弟抖着音,颤抖地吐出一句话:“难道……你是那个……失踪七年的……太子殿下……”

  很没有创意的话!

  我眯了眯眼,掀起嘴角。

  “咚——”有人最先下跪,我瞅了下,发现是清弟,一人下跪,百人效仿。那些百官,侍卫,太监,贵妃,宫女们纷纷跪于大殿之上,向我和皇帝跪拜叩首。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洪亮的声音响彻殿堂,响彻云霄,我却无jīng打采地倒在皇帝的怀里,稍一抬头,扑捉到皇帝黑如潭的眼里闪过一丝难懂的光。

  ***** **** ****

  宴会一结束,皇帝迫不及待地抱着我,快速地回寝宫,将我往龙chuáng上一抛,便压了上来。

  我早料到他会如此,便没有任何反抗地由着他对我为所yù为。七年没被男人碰过的身体,有些生疏,但一经男人撩拨,很快便能适应。我打开双腿,让男人窜进我的体内,虽然有些痛,但很痛快。

  于是,我们开始了长达一夜的鱼水之欢。

  一个皇帝,一个太子,在龙chuáng上纠缠,是常人无法置信的。不过,我与男人有ròu体关系,至少有十年之久,不,或许更久吧。在我还懵懂的时候,便被男人狡猾地夺了初夜,之后夜夜在龙chuáng上翻云覆雨。直到七年前,我离宫出走,才断了这种关系。不过,如今我回来了,又开始与这个年长我五岁的男人纠缠不清了。呵呵,要不是因为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我才不想回这黑暗的皇宫呢!

  说到江湖,我不禁哀叹三声。想我在江湖上有头有脸,有名有望,过得逍遥自在的生活,却因为一个病人,搞得我不得安宁。病人?没错,我在江湖上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神医啊!只要还有一口气,我都能医活他。不过,我医治人时有个怪癖,当我心qíng非常不好的时候,我才出手救人,而我心qíng不好的时候又是少之又少。因此,我救的病人屈指可数,但我的名声直上不下,也是怪异非常。

  话说一两个月前,我在华山脚下的小榭里正舒服,忽然来了一群人,说是要我救他们的少主人。他们有求于我,却对我无礼,我那时候心qíng本就恶劣,他们轰倒了我的屋门后,更是恶上加恶。当我定睛一看时,发现竟然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御风山庄”庄主带了他的几个手下来拜访。几句话语下来,方知他要我救他的儿子。哈哈,那少年真是长得美丽灵气,看得我心痒难耐,恨不得将他占为己有。可惜他老爹太厉害,而且还是个爱自己儿子的父亲,我没下手的机会。只是,我那时候虽然心qíng恶劣,却没心qíng去救那个漂亮的孩子。只因,我这个人有个坏毛病,心qíng若是坏到极限时,我只想害人,不想救人。可能是江湖人的误传,传言我只要心qíng不好便救人。唉,真是胡说八道!我是那么没脾气的人吗?

  心qíng极度不好的我,无可厚非的摆了“御风山庄”庄主风冷邪几道,让他这柄千年不化的冷剑吃吃苦头。果然,那小子被我整得差点一命呜呼。正当我得意之时,风小子死里逃生之余,对我展开了天罗地网般的追杀。一开始我不在意,随意打发了事,但久了之后,我便受不了清静的日子常被打扰了。于是,我只能动身往家里——皇宫里跑。想来皇宫最是安全,那些个无孔不入的杀手定是不敢闯进皇宫。只是,进了皇宫,我便要面对我曾经逃避的一切。

  唉——

  有舍有得,有利有害,凡事求不得十全十美,我只能选择对我有利的一方了。

  如此这般,便是我被皇帝压在龙chuáng上的原因。

  至于为何我会跟皇帝纠缠不清,那又是另一番故事了。回想当年,真是有些缥缈模糊了。

  夜深了,我与皇帝相拥而眠,渐渐沉入梦乡的我,缓缓地忆起了许久许久之前的事。

  那个时候,我还只七八岁。

  第二章

  鹅,鹅,鹅。曲颈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我好早的时候,就学过这首小诗儿,听夫子说,作这首诗的是个与我差不多大的小娃儿。我那时候就想,凭我的聪明才智,定能作出比这更好的诗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综漫| 金大| 高阳| 月佩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