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仙龙_五色龙章【完结】(4)

  萧展如听见一寸金嗷嗷怪叫,停步不前,便知它是害怕那些魔怪,不敢向前,便下了shòu,叫它向森林里多走几步,自己左手三指微合,掐定法诀,右手一招,使了一个五雷轰顶劈向河边怪shòu。这些居住在森林边缘的魔shòu一般等级都较低,魔法不说银láng,就连独角shòu都不如。被萧展如召唤来的雷电一击,不幸的当场化作飞灰,运气稍好、魔力稍高的也是奄奄一息,全身焦黑地躺在地上,就连水底的魔鱼都有不少肚皮翻白,浮到水面上来。

  萧展如见这些魔shòu这么不经打,就招手将一寸金唤了回来,咬破手指在它背上画了个张天师降龙伏虎符,待那符化作一道金光融入它的皮毛中后便翻身上马,要它涉水而行。

  一寸金本来不愿意离开这片森林,看这个人类也不认路,就把他带到了这片大河边,好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这个人类的魔法竟然这么高qiáng,既不用念咒语,也不用画魔法阵就召来了雷电,那些雷电的能量之qiáng,就连岸边那些拥有厚厚的抗法皮肤的魔鳄都无法抵御,甚至一击之下就化作了飞灰。它也没办法反抗主人的命令,只好不qíng不愿地驮着萧展如向对岸游去。到了河中央,有无数魔鱼围上来想吃掉他们,但魔鱼一量靠近,独角shòu身上就散出一片金光。魔鱼似乎对那金光十分畏惧,被光一照就全数退开,萧展如一路提着真元,准备应对半路出现的魔shòu,结果河中竟再无妖怪出现,不过两个时辰光景,就见到了河岸。

  上得岸来,一寸金已经累筋疲力尽,趴在岸边自顾自喘息,萧展如也脱下裙袜,重将衣服拧gān,又用手舀了几捧河水喝,方细细打量周围环境。河岸这边也没有农田村舍,而是一片丘陵。山势不算太高,林木稀疏,杂糙从生,远处有几条被人踩踏而成的细小土路,更远处有一条稍宽阔些的平坦土路,顺着河岸蜿蜒而下。就眼前所见,他也判断不出自己身处何地,只好待一寸金歇罢,顺着土路走上一段,看通向哪座城池了。

  休息了小半个时辰,一人一shòu重新启程,顺着理宽阔的那条路向下游方向走去。一路上虽然山青水碧,花木相接,有不少秀逸风景,萧展如却无心观赏,一心想早日回到荃山,向师傅说明度劫失败、师兄身亡之事。急驰了小半个时辰,前方山谷间忽然出现了一队人马,有三人并辔为前驱,还有一辆马车紧随其后。萧展如腿下用力,催着一寸金向那群人奔去。

  走到近前,他才看清那队人个个形貌古怪,衣着bào露,须发与瞳仁的颜色俱各不同,与中原人大相异趣,倒似西域胡人一般,也不知这队胡人是偶入中原,还是他自己昏迷之中竟到了化外之境。不论如何,能见到人总比自己独行好得多。若那些人能懂汉语最好,就算不懂,至少能跟着他们到大城里,就好打听家乡之事了。萧展如心中思虑,脚下便泄了力道,一寸金的脚步也自然慢了下来。

  第4章 沸血

  与萧展如狭路相逢的马队是一个来自斯坦国王都拜耶的自由佣兵团。在斯坦国,许多魔法师、战士和盗贼会选择加八佣兵团来承接佣兵工会发布的任务,或受雇于贵族和财阀,以赚取足够维持生计的金钱。佣兵团视其完成任务的成绩可分为八个等级,等级越高,能接的任务也越多,相对的,收入也越高。而低等级的佣兵团如果想要提高自己的等级也可以越级去接高级任务,一但任务成功,等级也会提升到相应的任务等级。

  沸血佣兵团就是一个七级的佣兵团,团员虽然少,但每个人都各有所长,在自己的行业中堪称jīng英,即使单独行动时也都是可以力敌数人的勇士,再加上多年浴血奋战磨练出的完美配合,使得他们的任务成功率极高,现在已跻身王都佣兵团排位的前十名中。若非因为人数实在太少,有许多大型任务无法接手,沸血恐怕早已成为了八级佣兵团。

  七级佣兵团与八级佣兵团虽然只差一级,但在佣金和受人尊敬的程度上,差异却有天壤之别。若能成为八级佣兵团,即使是大贵族在面对他们时也会表现得非常客气尊敬,毕竟八级佣兵团所代表的是能媲美圣殿骑士的,大陆最顶级的作战能力。

  作为沸血佣兵团的团长,苏鲁特一直希望自己的佣兵团能更进一步,提升等级。可是佣兵的每次任务都是用生命在赌博,配合上稍有疏失,不仅会导致任务失败,更会使全团的成员一起陪葬。因此,要增加佣兵团的人手必须慎之又慎,沸血成立已将近十年,完成的任务也超过了千余件,团中的成员却还只有六个。

  准确说来,一个佣兵团拥有六个成员并不算少,已经足够完成许多难度极高的任务,只是晋升八级佣兵团的任务实在太艰难——大部分都是参与两国战争,偷取龙蛋、收俘成年龙,捉拿高级亡灵法师等任务——这样的任务如果没有一支素质极高、配合良好的军队简直就是找死。在佣兵大厅的任务榜上仔细搜索了两年后,苏鲁特终于不再抱任何晋级希望,转而选择赏金丰厚的七级任务,好为团员积攒养老金。

  对于团长的想法,团里唯一的人类魔法师卡斯是极其赞成的。魔法师是个烧钱的职业,一身最便宜的法袍也要花三十个金币,魔法卷轴动辄就要几十个金币,增幅魔法的法杖至少也要上百金币,魔法药水的价格从每瓶几金币到几百金币不等,而且只能用一次……可以说,一身高级的魔法装备,简直足够用纯金打造一个同样大小的人像了。

  每次提到钱,卡斯就脸色发青,心跳加速,无比愤恨自己怎么不是jīng灵族人。队里的另一位魔法师那雷就是个jīng灵,jīng灵魔法既不用法杖,也不用魔法阵,连法袍都不用穿。只要念颂一段冗长的(这是卡斯唯一能感到优势的地方)咒文,就能放出威力不下于他的jīng灵魔法。

  jīng灵们不需要钱,更不爱钱,但他们对于名誉的追求却比人类还要高,因此那雷对于苏鲁特放弃晋级佣兵团的作法总有些微辞,时不时地要念叨几句自己的哪个在八级佣兵团里的亲戚多么受人尊重,被祭司接见了等等。

  每当那雷陶醉在他不知隔了多远的亲戚的丰功伟业中时,shòu人战士奇亚拉就会在一边随声附合。shòu人原本生活在离坦斯王国十分遥远的多伦国,那里的军队几乎都由shòu人组成,多伦国的历代国王对shòu人也十分信任,放心地把兵权jiāo给他们,导致该国元帅和将军的位置多年来一直被shòu人族把持。不过shòu人只喜爱战争,很少有愿意处理国政的,多伦国的文臣主要还是由人类构成,人类和shòu人之间也没什么隔阂,一直和平相处。

  奇亚拉的祖先在数百年前就搬到了坦斯,并一直在军队里任职,到了奇亚拉这一辈,因为他上面有两个哥哥,年纪又最小,家里对他管得倒不严。于是他既没有去参军,也没有加入大的佣兵团,而是和苏鲁特混在一起,组成了沸血佣兵团。

  奇亚拉加入沸血时也抱着要做出一番事业,让家人另眼相看的决心,一直盼望着沸血能成为全国最大、最着名的佣兵团。在苏鲁特放弃了八级佣兵团的梦想后,他和那雷几乎成了一对老太婆,没事就在团长耳根子底下讲八级佣兵团的荣耀。

  他们的牢骚虽然烦人,却不会持续多久,这是苏鲁特唯一可以自我安慰的地方,因为不等他们说上几句,队里唯一的女xing,那位红发红衣,xing如烈火的弓箭手就会用一支擦着脸颊的利箭让他们闭嘴。

  弓箭手努拉简直就是苏鲁特生活的支柱,她是队里唯一会像他一样认真会为大家的生活考虑的人;也是唯一能让那雷和奇亚拉暂时不提佣兵团晋级的人;还是个明艳动人的大美女。苏鲁特不止一次幻想过向她表白自己的爱意,然后在làng漫的夜晚约会,一起跳舞,最后结婚……他曾无数次鼓起勇气打算向她告白,而这些勇气积累在一起也敌不过她一个冷利的眼刀。

  这样的日子真是让人过不下去!团队中唯一的盗贼,也是众人最喜欢的沟通对象,着名的老好人朱迪经常这么想。他虽然是个技术高超,在做任务时也称得上心狠手辣的盗贼,可在面对朋友的牢骚和苦水时却毫无反抗的勇气。在没有敌人的时候,他不得不用自己的钱袋安慰卡斯被魔法商店打击得脆弱不堪的心灵;听jīng灵和shòu人对晋升到八级佣兵团美好未来的不切实际的描述;在美丽的女弓箭手的指挥下做饭、洗衣服、搭帐篷;半夜还常会被单恋中的团长叫醒,冒着生命危险为他筹划他永远也不敢去实施的告白计划。

  虽然团里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佣兵团在出任务时还是十分团结的。为了给魔法师卡斯凑钱买一根高级的蓝晶法杖,也为了让自己有点钱给努拉买合适的礼物求婚,苏鲁特选中了收集八级魔shòu赤炎虎的魔晶这个难度最高,报酬也最丰厚的七级任务。沸血佣兵团的每个人对自己和同伴的能力都是十分信任的,无论任务多难,他们心中也毫无畏惧,决议之下当然是全票通过。

52书库推荐浏览: 五色龙章小说作品|西方经济学| 烟波江南| 宋雨桐| 火影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