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仙龙_五色龙章【完结】(2)

  话音刚落,突然有一只银láng呜哩哇啦地叫了几声,那声音与寻常láng啸差异极大,送气吐音和人说话时一般,只不过是不成话语罢了。萧展如听到这啸声,心中惊疑不定,这láng莫不是已成了妖怪,怎么说话与人这么相似?再看那láng的模样,与寻常土láng也大不相同,毛皮竟泛着闪闪银光,头上还长了一只角,不过那角极短,láng头上毛又长,不仔细看当真看不出来。原来真是个妖怪!再仔细瞧那láng怪身边的野shòu,真有百般妖态,奇形怪状,俱是他平生未见。原来当这些怪是野shòu时,他倒也不觉得怎样,如今看出野shòu全是妖怪,萧展如心中便有些七上八下。那láng怪叫的一声分明该是与其它怪发号施令,莫非他好容易从天劫下逃得xing命,竟要丧生在这群怪shòu口中?

  第2章 银láng

  其实萧展如想的并不太接近现实,因为那群野shòu怕他倒比他怕得更厉害。对于众shòu来说,这个凭空出现,长着人类模样,身上却燃烧着能毁灭一切的银色火焰的妖魔才更可怕。他自出现在这片森林以来,已有数十只魔shòu企图接近他,看看他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吃,可是这些魔shòu一旦靠得太近,被他身上的魔火舔舐到皮毛,那火便会如附骨之疽一般缠上魔shòu,无论用什么方法也无法扑灭,只能在巨大的痛苦中活活烧死。

  三天前,一只与那银láng同族的魔láng便是这样子被烧死的。这种魔láng属于风系冰láng,能掌握高级水、风双系魔法,看到同伴被火焰烧灼,银láng便尽力放出自己所会的水系、冰系魔法来灭火,想不到那火遇到魔法后烧得更加炽烈,蔓延速度比原先还快了一倍。银láng救人不成,反到害得同伴死得更惨,对那银火畏惧之心更深了一层,故而萧展如身上的银火虽已褪尽,银láng也并不大敢吃他,见他清醒过来,就用自己所会的魔shòu语向他问话,想知道他是哪里来的高级妖魔。其它魔shòu虽然有些吃人之心,但一来被他的魔火吓到,二来这魔láng是这片森林中等级最高的魔shòu,它没有动手之前,它们也不敢先行攻击猎物。

  那láng等了半天,萧展如对它的质询毫无反应,闭口不答,身上竟然产生了一种怪异的变化,仿佛气势威严一下子增加了许多,心里更加害怕,惟恐他再把那种魔火释放出来,不由得向后退了一退。其它魔shòu看着这场面,也想到了前几日所见的魔火之威,有几只胆小的魔shòu撒腿就向后跑去。这些魔shòu退得毫无章法,不少只在奔突中撞在了一起,一些魔shòu为了退得更快些甚至发出了魔法,一旁躲闪不及的有些受了伤,有些被当场打死,有些被踩踏在地上……魔shòu本来就毫无组织,为了自己逃命更是乱作了一团,不过一盏茶的工夫,萧展如身边的糙地上就只剩下了一片尸骸láng籍,连那领头的银láng都远远退开,躲在树从中暗自观察他了。

  妖shòu退去后,萧展如心中也暗出了一口气,gān笑了两声,想要先离开这片地方,再辨认方向,徐图回归门派事宜。他被劫火烧得久了,不仅身上粘腻难受,体内也烦渴燥热,想要先去找些水来。好在这森林十分湿润,水脉丰沛,他所存身之处不远,便是一片浅水洼,水虽少,却是一片活水,清澈见底,想来是能喝的。

  因为手头并无可以盛水的容器,他只好在下游处洗净了手,又找了gān净地方捧水来喝,直喝到腹中再也盛不下才依依不舍地放下手,对着明如铜镜的水面整理装束。他躺在林中也有不少时候,虽然没真的被妖怪吃了,身上的衣物也被抓咬得有些残破:头上的一字巾早已不知去了何处,只是头发汗湿油腻,又被污泥裹了,发髻反而更紧,才不至如蛮夷一般披头散发;一身大红绣金道袍更被泥尘污得看不出本色,胸前领口都是血污爪印;腰间系的一条白色打褶马面裙上浸满泥水,下摆处也被抓出一道道口子;独有足下的朱履不曾被咬过,只在走动时沾了一层黑泥;脸上泥痕纵横jiāo错,连本来面目也看不出来了。

  萧展如本不是特别好洁之人,但眼前这幅模样实在连他自己也看不下去,不顾自己现在功力失散,若有野shòu来袭难以应对,忙忙解散头发,脱去身上衣物便下了水。那片水虽是活水,但水只有及膝深浅,他只好半跪半坐,拿中衣当作浴巾,就着水揩抹身体,浴罢又顺手将衣物全都拖进水中,一并搓洗起来。

  林中天色十分暗沉,他也分辨不出衣服是否洗净,不过既然洗了就总比不洗gān净,他又再无衣服蔽体,略洗了洗便拧gān衣服,就湿着披上了身,又将发髻重新挽起,临水照形,衣裳gān净清慡,发髻端正光滑,肌肤白净透亮,依然是个漂亮小伙儿。打量罢身上衣着,他才有心关注四周qíng形。那只曾向他怪叫的银láng如今便站在离水洼不足十丈的地方,在一棵树后半露出头来,一双huáng眼闪着金光,正紧紧盯着他,又似要扑来伤他,又似提防他突然发难。萧展如身在shòu窟,野shòu不主动来袭击他,他也不愿去招惹那些野shòu,只是咬破右手中指,用血珠凭空书了一张天师伏虎真言,然后顺着水流的方向移步缓行,打算顺着水流找出森林出口。

  真言虽是凭空写出,没有huáng纸、桃木剑等增加法力,也有降龙伏虎之能,风láng当场便觉得空气比平时沉重了许多,好像一个至少是光明大法师级别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这种力量其实不是光明之力,更像是自然之力,然而对魔shòu的威压却是连光明大法师都很难达到的。

  只是那风láng本来是这片森林中等级最高的魔shòu,掌握的风、水两系魔法也达到了顶级,当真面对qiáng敌时也不会后退,何况符咒之用只能拘束猛shòu,对它们并没有真正的杀伤力,因此风láng不仅没有如萧展如所愿知难而退,反而激发起了他的凶xing,将魔力集中到头顶银角中,一个风刃术便向萧展如挥去。

  萧展如没想到这怪láng还会释放魔法,毫无防备地受了它一击,背后的衣裳被割出一条条横向的口子,右手二尺宽的袖子也只剩下了半幅,几乎衣不蔽体,láng狈不堪,可身上却毫发未伤,那风刃chuī到他身上时仿佛成了微风,只能让他感到一丝凉意而已。

  一击不成,一人一láng都是惊诧不已。不过风láng反应更快一些,在这个世界共有地、水、风、火、光明、黑暗四系的法术,法术之间也有互生互克,风系法术的克星就是土系法术,所以风láng以为萧展如身上有土系的防御魔法,马上就重新调整魔力,又发了一个冰刃术,想用水系法术破掉他身上的土系障壁。

  萧展如却也不是被láng发出风刃这件事惊呆的,他自幼修仙,什么妖怪没见过,别说一道小小风刃,就是放出能移山拔树的大风他也不怕。只是他刚刚未作任何防御,那罡风明明能轻易将他的衣服chuī破,但chuī到他身上竟只感到杨柳chūn风般轻柔触感,自己身体的变异使他不由得楞了一楞,眼看着那láng怪的下一个妖法就又向他轰来。这次他倒是艺高人胆大,不避不闪,转过头来当胸迎接冰阵,要看自己的ròu身能否抗下láng怪的冰锥。

  果然那冰锥刺破他的衣服后就被他的肌肤挡住,不能寸进。萧展如心中如拨云见日,说不出的激动——自己三百年的苦修没有白费,元婴虽然已散化,却被ròu身吸收,将ròu身炼得坚如玉石,不畏刀剑了!大喜之下,萧展如不由得想要试试自己如今身手如何,妖láng在旁,真是送上门来的靶子,他心念一动,便迎着各色风刃、水龙、冰锥的攻击,脚步一挫,使了个缩地成寸的小法,眨眼间便到了银láng面前。

  银láng不仅能放出各种魔法,身体也比萧展如常见的灰láng大上三倍有余,獠牙伸出唇外,狰狞丑恶,难以言说,尤其是头上那只银角,既短又粗,角上有一圈圈花纹密布,凹凸不平,光芒闪耀,并随着那妖光闪烁发出不同攻击。看清了银角才是魔láng的法力根本,萧展如拧腰垫步,便向láng角抓去。想不到那láng个子虽大,身形却灵巧异常,一个闪身躲开了他的攻击,更趁机向他发了一阵冰棱。萧展如一抓未成,倒把láng认真当成了对手,将从前所学的一套八卦游身掌使了出来,掌掌不离láng头。他的身体经过天劫磨练已坚逾金石,一掌下去,那láng就如受了巨石压顶一般,痛不可当,行动也逐步迟缓,连施放魔法的速度也减慢了不少。三拳两掌之后,萧展如便将láng打得气势全无,尾巴也夹在臀间,口中不禁就松了松,说出些服软的言语来。

  虽然萧展如并不通láng族语言,但那láng疲软之态他却一眼就能看出,心里自动把它的呜咽当成了讨饶,便收了掌,对银láng正色道:“孽畜听者,我是荃山南明派三代弟子萧展如,今日见你这孽畜有伤人之念,故此施展些仙家手段教训你。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你生长深山,不知敬畏,念你修行不易,我也不多责罚于你。你从今往后,需当改过自心,好生修行,若再滥杀生灵,犯下罪业,我就知之,必取你xing命!”说完就打算放这láng离去。

  谁想因语言不通,那láng听不懂他的意思,看他不即下杀手,就照着自己平时的所为考虑,以为萧展如是要自己为他寻些其他猎物、魔核来jiāo换自己的xing命。它试探着退了几步,见萧展如并无异动,就加紧步伐,飞奔离开。

52书库推荐浏览: 五色龙章小说作品|西方经济学| 烟波江南| 宋雨桐| 火影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