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师尊又要去作死_张毓麒【完结】

  《糟糕,师尊又要去作死》作者:张毓麒

  文案

  有一个爱作死的师尊怎么办?在线等,急!

  “我要去拯救天下苍生!”

  “不师尊你会死的!”

  然后师尊如他的名字一般放飞自我了。

  “岑师叔你快去拦拦他啊!”

  “没事儿,有我陪着他,没事儿的。”岑清酒眼神真挚,“他高兴就好。”

  这个师尊痴汉没救了。

  道是郎骑竹马来,无视了青梅,绕上了另一只竹马。

  自小的qíng缘早已注定,成与不成,就等着哪方来开口了。

  主cp傲娇中二吐槽嘴pào受X傲娇嘴pào攻

  副cp温柔忠犬攻X炫耀炸毛受

  谁能来治治我家师尊的中二病啊!!!

  【让我带着自己的儿子们一起ooc!】

  搜索关键字:主角:岑清酒(攻),洛飞鸟(受)┃配角:何药温(攻),岑丹生(受),岑清决,路明晴,路洪正,向妤渊,方修远,布玄文,顾之歌,罗尧遥,曾竹溪,阿温(莫温)┃其它:双cp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在乱葬岗

  “听说没?乱葬岗那边又有坟堆被挖开了。”

  “哦?不是五天前刚查出来那个?”

  “哪是啊,昨夜石师兄在乱葬岗夜巡回来的时候,说起他又发现好几具尸体被人挖走了,这不今早刚去柳师兄那里报告嘛。据说现场一片混乱,明明已经让弟子在守着了,这盗墓人怎的就这么嚣张啊!”

  “是啊,这都第几具了?单是这个两周都有十多具了。gān这么变态事儿的,千百年找不出来这么一个!听外头百姓说,生怕这些歹人找不到死人挖了,找上他们祖坟,报了官也没见那些官老爷出来管过,啧啧。”

  洛飞鸟和何药温从顾之歌的剑庐出来,迎面走来这两个穿着西水畔校服的弟子,瞥了一眼家纹,只是两个普通的外门弟子。

  看见二人,那两个弟子捧着书卷行了一敬礼,异口同声道:“见过洛宗主。”

  洛飞鸟从不很在意这些礼节上的东西,笑着让他们退下了。但对于他们说的事,洛飞鸟倒是极感兴趣的。这事儿最近在南疆谈的火,都传到了隔壁落霞。此次前来,不光是为了找顾之歌保养武器,还是想来打听一下此事,看看能否帮上什么忙。

  “走吧,我们去找方兄问问。”

  二人轻车熟路到了目的地。书院内墨香满溢,却是那舞剑之人煞了风景。

  这儿是闻言居——一个武门难得有一个如此文绉绉的院落名,是方修远的书房所居之处,看着一副古色古香读书人气派,可这方宗主本人肚子里是没有多少墨水可言的。这一点被洛飞鸟不知诟病了多少回,可方宗主只是讪讪一笑,道是毕竟这西水畔也不尽是莽夫。

  闻有动静,那人剑锋一转,就这么对准了何药温颈间的命门。

  洛飞鸟从他身后转出,门也懒得敲,就这么径直走进去,调笑道:“要是被他听见了就这下场,说了几次也不听。”

  “方兄,好剑法,但可否先放开我家徒儿?人家很无辜的,别这样。”洛飞鸟走过来,扇子一敲剑脊,消了他的力道。

  见是何药温和他师父,方修远反应过来,大手一挥收了剑,又同往日一样背到身后。

  这又是值得洛飞鸟吐槽的一个点。这把大剑是方修远少年时所铸,名曰“赤瞳”。他倒是爱自己这把剑爱的紧,就连睡觉也要放在枕边,毫不夸张。那平日里自然也是一直背着的。

  偏生这个人又是一副好容貌,翩翩公子的模样,平常摇着把折扇,还带着些书生气,怎么看都与那剑格格不入,而他本人却对此还不自觉,这就让人很头疼了。

  “说来,这儿又不是习武场,为何要在书院内练剑?”三人进了屋,有弟子上了壶茶,是这边特有的太华,闻着阵阵清香。

  “洛兄是不知,最近碰上一难事儿,正无解呢,愁得慌。”

  “之歌呢?他为何不助你?”

  “若是我们都有方,也不会来问你。重点是,这些方面的,我们这些凡人,也什么都不懂啊。”方修远那张秀气的脸浮上一片愁色,众多世家家主中独数他是最宽心的那个,再难得事儿他也笑得出来,现在这幅模样,怕是真碰上什么棘手的事儿。洛飞鸟好奇心大盛,问他,此话怎讲。

  “洛兄,你可知,南疆盗尸案?”

  洛飞鸟闻言一顿,自己正是为此事前来,还正好合了人家的意。便答到:“不就前段日子南疆乱葬岗那些无主坟堆被人挖去了嘛,这种事竟都已经传到我们落霞了,能不晓得。适才还听闻你们两个弟子在谈起,正是要来找你商议此事。”

  方修远听了高兴,废话也不多说,长驱直入:“那好。我们正怀疑那歹人大费周章盗走这些尸体,必定是有大yīn谋,比如,跟魔界会否有关联?有没有什么魔界的术法,能让这些尸体派上用场?”

  他这人说话从来不拖泥带水,洛飞鸟是很喜欢跟这种人jiāo谈的。品了一口茶,顿了顿,又放肆一口气喝下了,叹了声好茶,终于是说话了:“有,当然有啦!这些尸体还能有什么用,炼尸啊。炼成走尸,再厉害一点是凶尸,不会思考不会疼痛,力量又qiáng大,一心一意只听从控制自己的人,当然是好东西啊。但这种方法太不人道了,也就魔界那帮歪门邪道的家伙会去用了。”

  详细解释一番,他又问道:“乱葬岗里头埋得都是些什么人?”

  “什么死刑犯啊,流làng汉啊,或者死因难以言说的那种。”

  洛飞鸟此刻相当想吐槽这个“死因难以言说”究竟是什么,但他忍住了。在一旁乖乖听着一直不说话的何药温cha句嘴:“听起来都是怨气很重的那种。”他想了想,“倒是极适合用来炼尸,且成为凶尸的可能xing极大。”

  “那不行,这听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能让那歹人这么胡作非为下去。若是这yīn谋成了,老百姓肯定要遭殃。洛兄,”他突然十分激动地站起,看向洛飞鸟,“请助我一臂之力。”

  “我本来就是来帮你的。”

  “好!”

  “知道你对此一窍不通。”洛飞鸟邪邪一笑,把对面人堵了个正着。

  方修远冷冷撇了他一眼。

  这方修远是个xing子急的,话都还没说完就传命让弟子准备上了必要的东西,拉着洛飞鸟师徒二人,三人上了山。

  洛飞鸟抱着此次只是去调查的目的,也没必要将自己的武器全带着;刚好自己的长弓“八云”已经保养好了,便只背了这把弓上山。

  路倒是不很远,马车也就坐了半刻,出了城,再行了不远便是了。

  这乱葬岗在山的背yīn处,一看这风水也好不到哪里去,物尽其用也是真。沿着山路走半个时辰不到,可以看见一块儿被藤糙盖了个遍的石碑,刻着乱葬岗那简单粗bào的大名,后头便是这地界。

  乱葬岗是叫乱葬岗,新的旧的各种没人认的无名尸全都在这里。待遇好点的挖个坑扔进去埋了,给你盖个土堆cha根儿木棍;待遇差的破席子给你裹了尸身随手一扔算埋好了。

  有从刑场上砍完头扔进来的犯人,光有个头没身子或是头不知在何处的无头尸体有得是。遍地白骨,散发着腐尸的熏天恶臭,虫蝇乱飞。

  这些死者看来一个个的也都不是什么善茬儿,死了还怨气冲天,害的这儿除了孤零零几棵树方圆十几里算是寸糙不生,算得半座荒山野岭;也不生啥动物,所以就连猎户也绝不踏足。

  “好一个不吉的地儿。”洛飞鸟随口嘟哝一句,大步踏进;这可苦了何药温和方修远两个,这味道跟你几十天没洗澡都没得比的,两人qiáng撑着不吐出来,可这哪是能撑得住的,何药温首先败下阵来。

  瞧见在前头案首阔步的洛飞鸟倒是神色平静,相当地吃了一惊,忍不住问了一句:“师尊,为什么这么臭你都能忍啊。”

  洛飞鸟回头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你若是从小看着身边的人突然在你面前死去,一点点烂掉,你也会习惯的。”

  何药温一愣,知道也不是什么好故事,不打算听下去,便也不再多问,专心赶路。实在是臭的受不了,早些查完早点出去。

  三人穿行于尸堆,遍地都是腐尸,难以找到落脚点,一脚踩下去听到树枝般断裂开的声音,那是踩到了碎骨;若是有走在泥潭里的感觉,那是衣服和血ròu烂掉的产物,恶心死人。

  洛飞鸟面上说着习惯了,但着实没见过烂成这样还这么多的,每一脚下去都一阵恶寒,心里想着这一身穿回去怕是不能要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