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背后有人_起个名那么难【完结+番外】

  《我背后有人》作者:起个名那么难

  文案:

  紫霄山有两件至宝,一是传说中的天生仙骨奉剑长老,

  二是扮得了女装,卖得一手好萌,本事不会多少但辈分极大的小长老。

  紫霄山吉祥物,奉剑长老的心尖尖,谁惹谁知道。

  后来有一天,坐拥整个紫霄山的小长老下山了。

  “不是我和你chuī,我背后不仅有人。你要是敢打我,这天上的神仙,地下的鬼,随叫随到!”

  辈分贼高的冷艳师叔攻x女装大佬擅长狐假虎威受。

  攻是看起来分分钟就能白日飞升的那种,吊炸天,作者喜欢这个调调,不要吐槽作者喜好恶俗,就是这么俗气。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灵,顾长生 ┃ 配角:玄学界众人 ┃ 其它:不科学,妖魔鬼怪什么都有

  vipqiáng推奖章&作品简评:

  紫霄山有两件至宝,一是传说中的天生仙骨奉剑长老,二是扮得了女装,卖得一手好萌,本事不会多少但辈分极大的小长老。紫霄山吉祥物,奉剑长老的心尖尖,谁惹谁知道。后来有一天,坐拥整个紫霄山的小长老下山了。“不是我和你chuī,我背后不仅有人。你要是敢打我,这天上的神仙,地下的鬼,随叫随到!”

  故事从紫霄山小长老周灵下山后意外参与华夏术法峰会开始,捉鬼降妖打反派,穿插周灵与小师叔的前世今生。文章语言诙谐,行文流畅,情节有趣,值得一读。

  第1章

  乌云盖月,天空一片漆黑。两点火光在山间明灭闪烁。

  一个穿着大棉袄的中年男人手里提着个篮子跟在一个穿着huáng色袄子的高瘦老太身后,老太一只手上举着蜡烛,另一只手捏着个小令牌,嘴里念念有词。仔细看中年男人佝偻着身形,浑身微微发抖。他没提篮子的手里也举着蜡烛,风一chuī,他手里蜡烛上的火苗就扑簌扑簌地闪,中年男人紧张地看着蜡烛火苗,生怕它就这么被风给chuī灭了。

  可千万不能灭,huáng姨奶奶说了,这蜡烛就向他们他们的路引,一会儿能不能安全返回就靠这蜡烛了。

  “哇——哇——”婴儿的哭声响起,中年男人吓得一哆嗦,差点把手里的篮子扔出去。那高瘦老太突然转身,目不转睛地盯着中年男人:“提好了,这孩子现在还和你家连在一起,现在把他扔了,你也别想好了。”

  中年男人喘着粗气,一边咽口水,一边握紧了手里的篮子,那里面躺着一个五六月大的婴儿。其实这个孩子也不是他们家亲生的,而是他在山上捡的,就是这座山里。

  当时他上山打野货,耳朵里就能听见婴儿的哭声,他寻着声音找过去,在一棵树下发现了这孩子。男人起先以为这是哪家生下来有病养不活扔掉的孩子,但仔细查看了一下孩子后却发现这男娃挺健康,看着不像是有病被遗弃的样子。

  男人家里没有男娃娃,想了想就把这个看着挺健康的孩子带了回去。起先一切都挺好,他媳妇儿也挺开心,毕竟是山村里,重男轻女的思想比较严重,家里有个男孩儿——就算是捡来的,也是件好事。村里人虽然奇怪谁家会遗弃一个男娃娃,但对于男人上山打猎还能捡个男孩儿的运气表示羡慕。

  这孩子长得也好,又白又嫩,村里人都说男人这是走了天大的好运。可谁知没过几月,男人家里就怪事不断,先是家里睡觉时莫名听到座椅的响动声,然后男人的女儿一直喊看见“有人”在弟弟身边走来走去,邻居也说走到他家就感觉yīn风阵阵。男人开始没当回事,直到有天他和他媳妇儿在梦里差点被掐死,醒来看到对方的脖子上都有一个乌黑的手印。

  男人吓得六神无主,这时不知是谁先传出来的,说他们家这是中邪了。这个说法越传越广,有人就想到了隔壁村的神婆——huáng姨奶奶。男人也觉得事情邪乎,当天就跑到隔壁村请huáng姨奶奶来看。

  huáng姨奶奶拿着她供的小木牌来到男人家里,刚踏进屋子,小木牌就开始颤动。当她走到男人捡来的男娃身边的时候,木牌更是疯狂抖动。

  男人和他媳妇儿看啥了,huáng姨奶奶什么都没动,那木牌怎么就自己跳起来了呢。

  huáng姨奶奶面色沉重,连说了几个“大凶”。男人媳妇儿直哆嗦,一个劲儿地捅男人,男人便问huáng姨奶奶:“是不是这孩子有什么问题?”

  huáng姨奶奶告诉男人这个孩子yīn灵缠身,之前被遗弃大约是亲生父母做过什么孽,用了点手段转移到孩子身上,谁知道就被你捡回来了,现在你一家都要和这孩子一起承担后果。

  男人一听,这还了得,求了半天huáng姨奶奶请她解决这事。huáng姨奶奶考虑了半天才勉qiáng答应,男人当场给了huáng姨奶奶两千块钱,这还是家里攒了很久才攒出来的。huáng姨奶奶就让男人晚上和他一起上山,这孩子怎么来的,就让他怎么回去。

  山风呼呼的chuī着,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心理作用,他总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们。装婴儿的篮子也好像越来越yīn冷,他手都快僵了。

  “到了。”huáng姨奶奶停下脚步,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树道:“把篮子放哪里。”

  黑暗里的树林影影绰绰,尤其在蜡烛忽明忽暗的情况下,更显yīn森。男人小跑过去扔下篮子就躲回了huáng姨奶奶身边,也不管篮子里的孩子哭得声嘶力竭。

  huáng姨奶奶将手里的木牌举高,嘴里念着“大仙”什么的咒语,男人没听清,但他看见那木牌自己飞了出去,围着篮子转了两圈。

  好像有黑气从篮子里钻出来,男人揉了揉眼,再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见。

  木牌落到了篮子里,huáng姨奶奶朝着木牌拜了两拜,对男人道:“好了,我们现在下山去吧。”

  “这、这就好了?”男人哆嗦着问。

  huáng姨奶奶瞥了他一眼:“大仙会帮你解决接下来的事情,你只要在家供好贡品就行了。”

  “一定,一定。”男人忙不迭点头。

  两人朝着山下走去。

  待两人一走,树林里出现一双泛着绿莹莹的眼睛,眼睛的主人瞬间就窜到了篮子边上。云层散开了一些,借着片刻的月光,这东西显露出身形,居然是只半人高的huáng鼠láng。huáng鼠láng对着篮子里的婴儿裂开了嘴,一张尖嘴里牙齿锋利,嘴边还滴着口水,仿佛这婴儿是什么唯美的食物。

  它发出一声像是笑声的声音,猛地朝婴儿咬去。

  “吼——”这时,林子里突然响起一声虎啸,啸声惊飞了几只猫头鹰,也惊到了正要进食的huáng鼠láng。huáng鼠láng看了看婴儿,又看看林子里,脸上居然表现出了挣扎的痕迹,就是这一挣扎,让它错过了逃命的机会,一直斑斓大虎从林子里跳了出来,一口横咬在huáng鼠láng腰间,不等huáng鼠láng使法术逃跑,大虎上下颚一合,直接dòng穿了huáng鼠láng。

  与此同时,走到半山腰的huáng姨奶奶脸色一白,惊恐地向后看了一眼,头也不回地加快脚步离开。男人不明所以,只好跟着一起跑下山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