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烟罗系列3纸鸢/风筝_风起涟漪【完结】

   《纸鸢(软烟罗系列之三)》作者:风起涟漪[《风筝》出书版

  文案:

  残破的纸,是变不成纸鸢的……

  他将自己病弱的身子用一百两卖了。

  在冲出轿子的那一瞬间,君甄原以为自己的一生会就这样终结,

  却没料到竟会被九五之尊的玄臻救于马蹄之下……

  一入宫门深似海,君甄虽承君恩,

  却察觉出了那人高傲的眼神总是透过众多后宫佳丽的面容凝视著某个人……

  “把你自己jiāo给我,我可以为你架起能飞得最高的骨,

  为你画出令所有人羡慕的色彩,你可以想飞多高就飞多高!”

  呵!纸扎的纸鸢毕竟不似真鸟儿,一但离了线,便只有摔得残破一途,

  永远也飞不上天……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如此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村中的孩子们都会拿着纸鸢在谷场里跑来跑去。有时在想,为什么纸扎的东西会飞到天上呢?原本只是一张薄薄的白纸,却只要给它一个骨架,为它画上色彩,它就可以变得如此夺目耀眼,飞得那么高,那么远……

  我也是一张白纸吧,好想飞起来的白纸……却找不到那个为自己扎骨的人,也找不到那个为自己添色的人……

  「君甄,喝药吧。」

  倚在窗前的少年缓缓回过头来,他有着一双星星般耀眼的眸子,瞳中闪烁的光彩仿若平湖中的涟漪,顾盼流转之中熠熠生辉。顺长细滑的乌丝直泄而下,在阳光下闪耀着夺目的光泽,仿佛黑夜之中柔和的月华。

  他忽然剧烈的咳了两声,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脸上泛起两团不自然的红晕。年迈的娘亲慌忙上前,用gān涩的手,为他端来一碗黑色的药水。

  「娘,不要再买药了……我不碍事的……」

  刚一说完,喉间蓦上涌上一股血腥气,剧咳出一大滩血!

  「君甄!」

  娘亲凄凉的惨叫声听上去那么的遥不可及,好像隔了好远好远……

  我飞不起来的……残破的纸,是变不成纸鸢的……

  「五十两!老夫人,这笔钱够你养老了吧!这小子放在你家也养不活,不如卖给老爷我!」

  听着村中恶少歹毒的话语与母亲的苦苦哀求声,俯在窗台的君甄,缓缓收回凝望着空中那飞得只剩下一个点的纸鸢,看向他们:「一百两,我就跟你走。」

  他浅浅的笑了起来,因为娘亲曾说过,他笑起来时,眼睛就像两弯映入湖中的明月,很漂亮。

  于是,一个笑,就多出了五十两。

  娘亲哭得很悲伤,一半是哭母子分离的不忍,一半是哭命运的不公吧?

  坐在轿中的君甄,捋起帘帷,目不转睛的看着空中飞翔的纸鸢。有的是鸟,有的是蝶……飞得好愉快,它们很幸福吧……?

  远处传来马蹄声,君甄探出头去,大道那端飞奔而来两骑骏马,一黑一白。其中那匹黑马之上坐着的人的衣摆在疾风中飞扬,看上去是那样的自由、懈意……

  几乎想也没想,君甄冲出轿外,直直的向那马匹奔去!

  父亲就是被疾驰的马踩死的……那我……也会吧?

  一声刺耳的马嘶,耀眼的阳光下,受惊的马儿在君甄的正前方高抬起它的双蹄!

  只要落下来……

  还没来得及再想什么,忽然被谁紧紧的搂住腰身,就地一滚,避开了。愕然的君甄,呆呆的看着压在他身上的男子,面如冠玉,貌比潘安,似笑非笑的双眸中似乎还隐藏着更加深邃的东西。

  「妈的!老子买了你!你敢寻死?!」

  恶少一把拎住君甄的衣领!君甄难以抗拒的被拽到恶少面前,他扬手便是一巴掌!君甄默默的承受了,没有声响的等着他的下一巴掌……但久久未曾落下,君甄这才发现恶少的手被先前那名男子钳住,而恶少的脸更是一阵青一阵红。

  「他是你买的?多少钱?」男子微微笑着问。

  「老子一百两买的!!放开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出一千两,我要了。」

  恶少一怔,随即骂道:「老子没钱吗?!告诉你!老子是……啊!!」

  君甄吓得浑身一颤,他清晰的听到了骨折的声音!恶少抱着手在地上哀号,男子向另一个随从模样的人点头示意,那人拿出一张银票扔到了地上。

  「钱你收了,人我带走了。」

  男子走到君甄面前,看到他有些惶恐的看着自己,微微一笑,轻轻搂住他的腰身,令他不由自主的靠在了自己身上。

  「以后,你就是我的。」

  好像一个咒语,盘旋在君甄的脑海,久久挥散不去。

  ***

  君甄将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悄悄塞进自己住了十六年的房门内。

  「你若不愿跟我走,我不会qiáng留。」男子淡淡的说:「那两千两你也不用还。」

  「不了……」君甄轻轻摇头:「留下,娘亲一定会为了我的病奔波……最后难逃一死时,她一定会很伤心的,何苦……不如就此了无音讯,一了百了……」

  怔了怔,君甄抬起头,看向远处空中飞翔的纸鸢,不经意的出了神。

  「纸鸢有什么好看的?」男子不解的问。

  「我自小身体不好,从未放过……」

  「原来如此!这还不容易,走!」

  男子笑了起来,没想到这个人笑起来时,竟会如此好看……

  他握住君甄的手,不理会君甄不习惯的挣扎,拉着他奔跑起来。

  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君甄第一次如此快速的奔跑,胸口激烈的起浮,却没有丝毫不适,反而有种豁出去的畅快感。忍不住笑了起来,飞快的跳过脚下的一个又一个不平的石坑,好似比赛般与男子一前一后的跑着,看不清路旁的花糙树木,只有一带而过的绿意盎然与香气袭人。君甄跳过一根横在路中间的枯木时,一个踉跄几yù栽倒,男子忙将君甄紧紧的抱进了怀中。君甄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大笑了起来。

  好好玩!真的很好玩!第一次……第一次知道原来仅仅一个奔跑也会有如此的乐趣!连走路都是慢慢踱步的自己,从未敢想过这样奔跑。大夫不让,母亲不让……可是真的跑了起来时,竟会如此快乐!

  「你笑起来很好看……」男子微微笑着,轻轻俯下身,在君甄的额头轻轻一吻。

  原以为会讨厌一个陌生男子的亲近,却没想到,并没有厌恶的感觉,反而……有种清泉在心中晕开涟漪般的dàng漾……

  随从打扮的人不知何时来到了身后:「少爷,您要的纸鸢。」

  君甄一声欢呼,然后有些迟疑的看着男子,张了张嘴,却没好意思说出来。

  「咦?我以为你喜欢,既然不说话就是不喜欢,那算了,扔了吧。」

  「不要!」慌忙叫了一声,君甄一怔,为何今天的自己喜怒形于色?完全不像平日的淡然。

  「不要什么?不要这个纸鸢?」男子笑着问。

  他故意的!

  君甄咬着下唇,微微蹙起眉,一副想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只见男子叹了口气,拿起纸鸢便要扔出去!

  「啊!不行!」

  「你又不要。」

  「我……我要……」不由自主低下头,声音小的像蚊子哼,脸上更是火辣辣的。

  「你要什么?要我?」男子痞痞的笑了起来。

  君甄有些羞涩的瞪了他一眼,好不容易才鼓足勇气说出来:「我……我要纸鸢……」

  「这才乖嘛!」男子捏捏君甄的下巴:「很多事qíng,如果你不说出来是没人知道的。想要什么就直说,不用顾虑那么多。」

  君甄怔了怔,看着男子那自然而然的眼神,忽然涌出一个想法。他,大概是个有来头的人吧?只有有权有势的人才会有如此直率的想法,因为他们不知道一份渴盼得不到实现的痛苦……

  ***

  来到远离村落的一片大糙坪上,男子笑着说:「我教你。」

  那宽大而温暖的手,将自己纤小的手完全的握到掌中。为何他会有这样的安全感?令人不由自主认定他是个值得依赖的人……

  嘻笑着,奔跑着,为了追逐风向,两个人满糙坪的乱跑。一旦顺风,君甄与男子便慌得手忙脚乱,纸鸢却偏偏飞不起来;又或者,好不容易飞起一点,又因为速度风向不对,可怜兮兮的摔落在地。男子恼的气极败坏,君甄却笑得几乎站不起来。男子似乎被君甄笑到有些不岔,gān脆将君甄按倒在地,不客气的咯吱起来,直笑得君甄大声求饶。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风起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