摧残_仙魅【完结】

   《摧残》作者:仙魅【完结】

  摧残————仙魅

  摧残

  第一章

  「呼……呼……」

  监狱的正中央,被架在十字形架子上的男孩,喘着气,憎恨的眼神穿过拿着鞭子的狱卒,落在傲云身上。

  男孩很美,若不看他脸上那到穿过左眼还带着血的鞭痕、右脸颊早成疤的伤口的话,他和皇帝后宫内的三千佳丽比较可说是思毫不逊色;但现在他身上可说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胸膛上有着数不清的鞭痕,手臂、大腿、小腿也都不放过,原本洁白的衣服也染红、破碎成了块破布,将他那好脸蛋给埋没了。

  那一头漂亮的棕发也凌乱不堪,汗水还将它弄得湿漉漉的,láng狈不堪,但他那有如幽深般的黑眸却依然不服输地直视他。

  「竟敢那种眼神看我,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富有磁xing的声音,语气里尽是鄙视。并且毫不畏惧的与他四目相觑。

  傲云全身上下散发着王者的气息。深黑的剑眉、黑中带棕且有自信的双眼、高挺的鼻子、xing感的薄唇,以及那永远从容不迫、一副事qíng都在他掌控之中的模样──那天生的王者之风。

  「哼。」男孩冷笑着,即使身上受了重伤,他还是不屈服于眼前的太子。

  「像狗般对你摇尾乞怜?笑话!」语毕,男孩不屑似地喷了口口水在他身上。

  傲云瞇起眼,从狱卒手上抢过鞭子,「当然不可能,因为你比我养的狗还要不如。」举起鞭子,狠狠地往他身上抽去。

  紧紧地咬着唇,忍着鞭子所带来的痛处。他不会认输,绝不像其它犯人一样,拍着马屁,就只是想得到一口饭吃!他的自尊不容许他这么做!

  慢慢地,身体对疼痛已经麻木,男孩感到身体渐渐无力,嘴唇也早已皮破血流,但他仍然紧咬着、忍受着,等待这一餐结束。若不向他请求饭吃,就只剩下挨鞭的份……

  傲云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将鞭子jiāo给狱卒,「继续打。」

  「是!」狱卒接过鞭子,毫不留qíng的往男孩身上打。

  不愿求饶,因为自己除了「自尊」这项东西,没别的了。

  直到他吐血昏了过去,傲云才满意地一笑,走人。

  这种qíng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傲云毫不留qíng的摧残别人的生命,甚至是将他们置于死地,但因为手段太过残忍,吃过一次苦的,往后便乖乖的臣服于他,而他,却与之前的那些人不一样,不管接受多少酷刑,他依然忍着,就是不屈服。

  事后,狱卒将他放了下来,拖回牢房。

  「洛……」与男孩关在同间牢房的女孩,轻唤着他,并将水放在他的唇边,心疼的望着他的伤。

  女孩有着粉蓝色的短发,水蓝色的眼睛,现在她的头发成了灰蓝色,有些láng狈。

  「这……这点小……小伤没什……么。」洛颤抖地举起手,想接过水,无奈,全身的力气在鞭打时早已消耗殆尽,且三天没进食了──就为了那点「自尊」。

  「洛……」女孩慢慢的把水倒入洛的口中。

  「虹,从小无父无母的我们,妳……我、还有黑团……的同伴,都比亲人还亲。」洛断断续续、声音沙哑地说:「无法两人起逃,也得让一人走。」

  虹放下水,摇摇头说道:「洛,别再想那种事了,我们不可能逃出这里。」

  「难道妳一点都不想逃吗!」早已疲惫的身体,因洛的怒气而激动地跳了起来,但却带动了伤口。

  「小心,」虹连忙安抚着洛:「我想逃,可是你这个样子,逃得了吗?」虹的话,果真使洛冷静下来。

  「那至少也得让你逃。」洛无力地跪下,双眼闭上,哀伤地说。

  「就算逃了,我该逃到哪儿去?」虹轻轻抱着洛,「哪里有我们的归属?」

  「回同伴的身边。我们像浮萍般漂泊不定,但是我们的归属,就是黑团。」

  「逃的到那里,再说吧。」

  「记得吗?」洛轻抚着虹的脸频,轻叹:「下一站是……武成国──呈府,至少得逃到那里去。」

  虹摸着洛的手,不发一语。

  「三日后……逃吧。」

  「至少要先把你的身体养好。」

  「不,那天是唯一的机会……傲云的诞生时辰,我们都会被放出来一起庆祝,这时,我会帮妳挡点时间妳就逃吧。」

  「我知道了。」虹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溢出。

  三日之后,便是那唯一的一次机会,绝对不能让它溜过!

  宫内的婢女、侍卫们忙进忙出地准备着食物、表演、以及最重要的场地布置等,因为今天是太子的十八岁诞辰,也就是即将成为成人的一天,自然要好好庆祝!

  热闹的鼓声、锣声纷纷响起,霹哩趴拉的鞭pào声也在外面掀起了烟雾,如此热闹的声音传入了监狱,看不到外头的景象,只能用听的感受,等待着暂时离开的快乐,这样就足够了吗?若逃出去,就有一丝希望,逃到天涯海角,他们抓不到的地方,这样不是更好?但,失败了,就真的永远无法离开了,警备会更森严,而他……会更严厉的处罚。

  「喀啦喀啦。」

  「咿──」

  监狱的大门被打开了,狱卒们手中拿着钥匙,各自打开牢门,放出犯人,但手和脚的锁链并未解开。脚链在地上托的声音不断响起,直到牢门再次关上,监狱已空无一人。

  「虽然说脚上和手上的链子很碍事,但是以妳的身手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影响吧?」靠着外头的巨大声响,将洛的声音覆盖过去,只有在旁的虹才听的到,而虹也不敢大意,只是微微地点点头表示。

  咬咬唇,想着如何引开那些狱卒以及王子们的注意,让虹成功逃脱。虽然这么做并不是说自己的xing命不重要,只是如果能让一个人离开的话,总比两个人一起被关来的好。

  「祝傲云殿下如日方升、天保九如……」某位大臣开始滔滔不绝的说着一堆祝词,像是背书般的一字不露的背诵出来,在洛的眼里简直虚伪无比。

  他斜眼瞄了那位大臣一眼后,不屑地将头转开;不同身分的人,听到同句话,想法自然是不同的;听着这些祝词的傲云咧嘴而笑,豪迈的饮了一杯酒。两人擦肩而过,傲云眼角微微撇了洛的背一眼,最后看着他没入人群中。

  转眼间,这场子已进入了尾声,大部分的人早已醉倒了,小部分的则是开始发着酒疯,再来剩下的就是这几个不喝酒的人了。

  「虹,见机行事,等他们带我们回去时,我会绊倒那个狱卒,你就趁机快溜。」洛低着头和虹咬起耳朵,而虹依然点着头,表示明白。

  不出所料,当寿星整个趴在桌上时,其它人便开始处理善后。狱卒们也摇摇晃晃的准备带着他们走回监狱。

  洛趁着带他回去那位狱卒分神时,利落地蹲下腿一扫,狱卒便跌了个狗吃屎,虹见机逃跑,不敢回头,只是一昧地朝大门奔去,同时不断地躲避刀枪;洛望着虹的身影,淡淡地一笑,现在他不用再为她担心了,再来就看他能不能够逃出去。

  「哼。」头一低,转身,给偷袭的士兵一掌。他们喝的烂醉如泥,以往的气势什么的都乱掉了,即使他现在身负重伤,还是有些胜算。

  双手张开,锁链在眼前形成一条线,他靠近拿着斧头的士兵,而那士兵摇摇晃晃的拿着笨重的斧头往下劈,斩断了洛手上的手链。

  「再来就剩下脚的了,但是没时间了,趁其它人还没来之前快跑。」

  洛将士兵打昏,抢走斧头,逃出宫殿,藏到糙丛里,试着将脚链一起斩断。

  几分钟后,脚链终于断裂,洛弯下身子,以小偷的本领,不出声地离开糙丛。

  爬行了一段路,洛看见了熟悉的身影,戴着脚链及手链,她是虹?

  洛不敢确定,照理说虹应该逃的更远才对!

  「洛……」虹眼角含着泪,但由于光线不足,洛无法知道她是以什么样的表qíng叫着他,他自行想着……已经逃出来了,我们安全了……真的安全了?

  他不断的催眠自己,但最后总是以怀疑作为结尾。不安的感觉渐渐从心中涌现出来。

  他甩甩头,想将脑中的思绪甩开。接着他便起身,想和虹会合。

  「洛不要……!」虹低声吼着,但洛已经站了起来,而他后面站了一个人,顺势将他的手抓住,嘴呜了起来,尔后在他耳旁道:「游戏结束。」

  如此熟悉的声音,洛心中的不安转成了恐惧。

  那是──傲云。

  「今天可是我的诞辰呢,」傲云边说边拉着手中的一条丝线,虹便心不甘qíng不愿地走过去。「竟然如此大胆……连向我打声招呼都不打就想离开?」

  洛瞪大眼睛的看着前方……明明是这么顺利的,为什么……他不是醉了吗?

  傲云放开呜着口的手。

  「为什么!你明明……」yù言又止。回想,当初他的确是醉了……但是,发现的时候他是、他是……趴着的!根本无法知道他是真的还是装的。

  「看来我演技不错嘛……」傲云不怀好意地微笑。「今天我心qíng很好,给你们个机会……就算……奖励你们的勇气。」

  讽刺!

  就如他所说的结束了……这次的机会,是他故意制造出来的。而他们,却浑然不知的掉入他的陷阱。

  「一个美少年,一个美少女,我特别放一个走,反正我没有损失。」傲云故作轻松的指着两人。

  「虹,你走吧。反正……只是回去过之前的那种生活罢了。」过着暗无天日每天饱受鞭打的折磨而已。

  「之前?」傲云嗤之以鼻,「我可没这么说。留下的那一个……必须这辈子听我的。」

  夜衬托出了寂静,以前的夜是如此的美,但……今天的夜为何显的如此哀愁?

  「我知道了,虹,妳走吧。」垂下头,似乎已做好决定,这件事已经无法挽回了……

  「洛……」压抑着泪水,但却越流越多。

  「我们说好的,至少要让妳一个人逃走。」哀伤的微笑,这是他的决定,为了自己最重要的人。依然垂着头,但语气显的死寂:「只要你放她走,我什么都依你。」

  夜很美,没有吵杂,是一种静美,寂静的美……

  如今的夜,依然如此……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仙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