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户_我想吃肉【完结+番外】

 《女户》作者:我想吃ròu【完结+番外】

  文案

  所谓女户,便是户无男丁,女人做了户主。
但凡这样的人家,有个儿子还好,待到儿子长大成人,也就与大家一样了。
若不幸再没个儿子,只好再招一次赘婿。
凭你花容月貌、本领通天,不到走投无路,也没什么好男子肯入赘。
这是一个出身略少见的姑娘从容成长的故事。
莫笑女儿癫,莫笑女儿狂,世上的事qíng本荒唐,我也只有荒唐对荒唐。
我还是略萌原来的文名,又改回来(遁,不许打脸……
第一个非重生非穿越坑来啦~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姐 ┃ 其它:女户姓氏

  编辑评价

  玉姐爹是赘婿、外公是赘婿,母亲是独女、外祖母是独女,她自己也险些儿要成了独女再招个赘婿。亏得老太公慧眼识英寻了个好孙婿——她爹,拣着个迷路的好老师——她先生。才一路磕磕绊绊熬到她爹归宗又考了科举,她娘为她生了个弟弟,她方不用招赘了。哪料得父亲竟有身世之迷,未婚夫又要被过继,这日子真是越来越刺激了。
本文仿明清话本口吻,语言简洁生动,人物鲜活,古色古意,扑面而来。没有穿越、没有重生,且看本土女一样活得jīng彩。

 

第1章 初始
“沾衣yù湿杏花雨,chuī面不寒杨柳风”,南方的chūn天充满了诗qíng画意。江州府[1]地处南方,又是近临运河之地,水陆便利,正是一处jiāo通要道。运河擦着府城东沿略弯了一道弧形,从南往北而过。城之西南有几座青山,山并不高,却颇灵秀,也有几座灵验的庙庵,又有前朝大贤隐居之庐舍。
此地风调雨顺,又得运河之便,少有旱涝之灾。水田颇多、来往客商也乐得在此歇息贸易,故而民少饥馁。其地既灵,少不得出几个“人杰”,一时虽无大儒名家,也颇有些考得功名的读书人。
照此看来江州府算得上是得天独厚了,活在此地,应该美满安康、心qíng舒畅才是。然而这世上从来都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无论贫富贵贱,总不能事事如意。
江州城程宅里如今正经历着一件磨人的事儿——程家独女程秀英在生产。上至程老太公下至看门老仆,都万分焦急,女人们口中念念有词:“一定要生个哥儿啊。”男人们口上不说,心里想的也是一般。
收生婆是早就订下来的城中老手,又有程家养娘里有经验的老妈妈陪着,为了这次生产,程家实是把能做的都做了。头胎却总是艰难,从未时起直到掌灯时分,还是没有消息。家中主人齐聚在程秀英的房外,真真是翘首以盼。
秀英之母实在受不了这样的煎熬,扶着小丫头焚香去了自己房里,对着小佛龛念念有词。
不多时,室内传出一声婴儿的啼哭,程老太公也顾不得矜持了,拦着出门的收生婆问:“如何?”
收生婆王妈妈十分为难,硬是堆起笑来道:“生了个标致的姐儿,大小平安。”
林老安人脚下一个踉跄,亏得身边的吴妈妈眼明手快又给扶住了。吃这一吓,老安人也回过味儿来,发话道:“生受你了。”又让给酬劳。
王妈妈接了个红包,悄悄捏上一捏,知道份量不轻,笑容真诚了许多,却也不敢多留,嘱咐道:“头胎都艰难,略有些累着了,还要好生调养才是。”话音一落便仿佛被人追赶似地匆匆回家了。
————————————————————————————————
王妈妈紧赶慢赶,于宵禁之前回到了家里,她儿媳妇上前接了来,这儿媳妇口舌很是伶俐:“已进了家门了,您老慢着些儿,冲的新茶在窠子里放着,温温的正好入口。饭在灶上,我给您拿去。”
王妈妈进了堂屋,自己倒了杯茶,果然是正好入口,连灌了三杯,儿媳妇已经使张托盘托了一碗白饭、一道菜汤、小小一碗红烧ròu进来。在四方桌上摆放停当,王妈妈面南坐着,拿着筷子一指西边的条凳:“你也坐。”
儿媳妇坐下,看王妈妈扒了半碗饭,吃尽了红烧ròu,慢慢喝汤时方问道:“程家这回可是大喜事?”
王妈妈嘴巴比儿媳妇还利落,啪一下把筷子扣到桌子上 ,长吁短叹了起来:“哪家生孩子不是喜事?我活了五十岁了,见的多了。要说生儿生女都是生,越是富贵人家,多个女儿还多个好女婿哩。唉,偏偏这程家,生儿生女还真不一样!老安人那般要qiáng,自己只生了个素姐,素姐也只得秀娘一个女儿,秀娘于今也只生了个姐儿。”
儿媳妇作也跟着捂嘴惊讶:“居然又是个姐儿么?您老在那里可是生受了。”心中暗道,可见这人的福气是有数儿的,这一处多了,那一处就要少。这程家娘子们也是蜜罐里生蜜罐里长的,竟生不出儿子来,要恁多家产又有何用?还不是要招赘?已招过两代了,眼瞅着这一辈儿又是个姐儿。
王妈妈袖子里摸出红包:“谁说不是呢?一家子脸都不好看,这要是个哥儿,这封儿怕不要再大一倍,如今只有这些了。”说着,打开了捏出一个银角子给了儿媳妇作家用,余下的还包起来袖了。
儿媳妇接了银角子,一试就知有一两多沉,笑眯着眼:“到底是您老,寻常人收生哪有这个价?”
王妈妈被儿媳妇捧了一回,颇为畅意,又念叨起程家来:“我倒盼着他家能生个大胖儿子,必有厚赏。”
————————————————————————————————
要是能有个男孩儿,让程老太公封上十两雪花银都行!问题是,这生确实是个女孩儿。
正在念佛的新晋外祖母手中菩提子串的珠串儿落了地:“是个姐儿?”
焚香低声道:“是。”
“扶我起来,去看看秀英。”
“是。”
随着小女婴的落地,被王妈妈称为“素姐”的妇人正式成为祖母辈的人,事实上她还不到四十岁。二十岁上生了女儿程秀英,程秀英今年十七岁,程素姐恰是三十七岁。她当年也是盼着生个儿子,却只得一女,如今女儿又走了自己的老路,程素姐深知这其中的为难。
程素姐去看女儿不提,程老太公与林老安人也是犯愁。
程家家境不错,程老太公名祖兴,是个秀才。林老安人是娘家老来女,与程老太公门当户对,自幼惯出来的脾气,持家倒也过得去。林老安人扯着一张帕子揉来搓去:“我叫阿谦去写帖子、备酒席了,眼下这可如何是好?”
程老太公道:“对孙女婿不要呼呼喝喝的,虽是入赘咱们家,人家也是读书人家子弟,若非遭了天灾,也不至于入赘。对他好一点,他才好对秀英真心些。”
林老安人咕哝一声:“那也是我孙女婿,吩咐些事qíng又怎么了?他敢对我秀英不好!”
程老太公叹一声:“我不与你说这些,且说正事,秀英刚生产完,家里上上下下的事qíng不要让她cao心了,素姐向来是个万事不做的人,你多照看着。让秀英安心调养,再生个哥儿才好。”
“还用你说?”林老安人白了丈夫一句。
程老太公扶杖起身:“趁我这把老骨头还没散,一定要早早地生个儿子啊……”
林老安人听得焦躁,她比程老太公小上三、四岁,生素姐的时候她已三十,今年已是六十七岁了,确实担心看不到子孙平安康泰。一不高兴她嘴上也不和气了:“你这是埋怨我没给你生个儿子了?”
程祖兴闭眼皱眉,一语不发。
林老安人恨恨地转身:“我看秀英去。”
林老安人自嫁与程老太安,也是个好qiáng妇人,轻易不肯令丈夫纳妾蓄婢。只恨自己十余年没得一个儿子,眼看程老太公过了三十,若大家业后继无人,不得不令程老太公蓄婢产子,生下一个儿子,取名程质,林老安人转手把婢女卖掉,儿子就只当是自己生的。
程质三岁上,林老安人生了素姐,此后便再无所出。程质生得俊俏,人又聪明,林老安人养他也是真心养,十三岁中了秀才,十七岁中了举人,正要一鼓作气考个进士做个官,好封妻荫子、光宗耀祖,却于赶考路上病死了。
林老安人夫、子皆未做官,被称一声“老安人”,实是世人好讨个好口彩,时人都这么叫罢了。
程老太公看着老妻的背影,也只好再长叹一声了。人生七十古来稀,他老人家去年做七十大寿,孙女儿(实则是外孙女)有孕,当时开心得多喝了一整壶老酒,而今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生个女儿不打紧,他们家再生女儿就不太妙了,程老太公十分忧愁。
作者有话要说:又开坑啦~在填上个坑的时候发现,现实上有许多非穿越的女子,一样有jīng彩的人生,思索半月,终于决定写这样一个“土著”文。非重生非穿越,只有更新能保证,T T。【1】本文架空,一切地名等等都是架空来的。可能会引用到部分典故,但是不会jiāo代太多朝代变迁的背景。

第2章 秀英
林老安人进程秀英卧房,见女儿素姐在chuáng头上了把椅子,正满脸慈爱地拿着手巾给已经脱力睡着了的秀英擦脸。
见林老安人来了,程素姐停下手,起身,她声音软软糯糯的:“娘。”年纪已经不轻了,这把声音却听着极是养耳朵。
林老安人看到女儿就不由头疼。
程素姐是林老安人独生女,出生那会儿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家产颇丰,程质又是个上进的好少年,万事不用素姐cao心,只管养在深闺,镇日里读书写字、弹琴作画,念几首酸酸的小诗,叹一回chūn花秋月,便养成了她软糯糯的个xing。上头有个举人哥哥的时候,这样的个xing没问题,林老安人自认安排家务等事也教导得女儿很好,长大了陪嫁一笔丰厚的嫁妆,嫁到一个殷实厚道的人家,万事大吉。
不料晴天一道霹雳,程质死了,程素姐的个xing就很成问题了——她实当不得顶梁柱!彼时程老太公已老,再想生个儿子也只是白花了两注买婢女的钱,老夫妇两个一合计,原本要说的亲事也只好撂开手去,张罗着给素姐招赘了个老实女婿,只盼生个白胖外孙,趁老人还在,教导出个顶门立户的好男儿出来,不意素姐与乃母一脉相承,竟也只生了秀英一个女儿。
毕竟是疼爱了许多年的亲生女儿,林老安人无力地摆摆手,走到chuáng前看(外)孙女,眼神颇为复杂:“这都是受得什么罪哟~”
吸取了女儿的教训,教导程秀英的时候无论是程老太公还是林老安人都十分注意,誓不令与素姐相像。秀英也争气,家里家外都能拾得起放得下,素姐倒要秀英来看顾。把家jiāo给秀英,林老安人放了大半的心,心疼秀英太累却也无可奈何。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我想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