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色沉沦_水晶小狼【完结】

   《绯色沉沦》作者:水晶小láng

  【作品简介】:

  “再为美丽的面孔之下也会隐藏心底难言的哀伤……”

  “美好的事物总不能长存,而代表净世的金色火焰也只能在这片无法涤净的yīn暗中无助摇曳……”

  “既然无法释怀一切,唯有举起手中的长剑,破开沉沦,去开创另一个自己想要的崭新时代……”

  ……

  为了破解身上一身沉沦之铠的诅咒,不谙世理却又极端qiáng大的少年接受了父亲的安排,以灵魂转移的方式附魂在一名没有灵魂却无比美丽的少女体内,由此结束了十八年的逃亡生涯,进入正常社会学习。

  因为容貌的缘故,带给了新生的她很多烦恼,但与时同时,自身原有的qiáng大天赋配合少女体内本来蕴藏的惊人能量,当既让这名少女横空出世,渐渐成为一颗无法匹敌的新星。

  而新的骑士王传说,由此展开……

  自定义标签:变身、热血

  序章 血染的沙丘

  看着最后一个敌人倒在自己剑下,希娜疲惫地起身……

  原本身上燃烧着的雄雄金色火焰渐渐从她身上褪去,她那原来一身圣银的骑士铠,早已不复最初的光显,被浓重凝固的血块所覆盖,微风chuī来,chuī起几丝凌乱的发丝,那头原本鲜亮的紫色长发也已染上紫黑的沉甸,不复往日般飘逸。

  踉跄地走了几步,望着遍地的尸体,那片已经浑然一地的血色大地,让整个荒原尽显一片苍凉。代表已军的紫荆花战旗孤傲地屹立在这片苍凉之中,见证着原本一个时代的覆灭。

  兴许老天爷也无法忍受这片苍凉的气息,似乎也为天空底下的那片众生哭泣,只为净化底下的那一片浑浊,原本yīn沉的天空天始下起雨来。

  “结束,真的结束了么?”

  身上的血迹被雨水冲刷,顺着发丝、顺着脸颊、顺着手中那把叫做十二乐章的长剑剑身流下。在这片yīn沉中,也唯有这把陪伴自己多年长剑一直追随自己左右,在这片雨色的冲刷中依旧淡淡地散发着十二色清淡光晕。

  希娜仰起头望向天空,疲惫地闭上双眼,张开双臂任由雨水冲刷自己早已满是污垢的身躯。那张绝美的面孔上,似乎看到一丝解脱。

  “女皇陛下,我们胜利了,”一名雀跃的士兵跑到希娜身后,用力挥舞着那沉重的紫荆色战旗,脸上因为太过兴奋而流出激动的泪水。

  “胜利了么?”希娜再次反问道。

  “女皇陛下,我们胜利了,最qiáng大的敌人也已经倒在我们的马蹄之下。”

  “是的,我们胜利了,”希娜眼开眼,突然对着天空轻问道:“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开心?”

  随后她转过身,看向身后那名士兵。

  “胜利是为了什么?”

  “女皇陛下,胜利不就为了能够一统大陆,享受无尽荣耀,让后世永记自己名讳么?女皇陛下以女身之躯,做到了千百年来先贤们都未曾做到的光荣伟绩,让紫荆花的旗帜得以遍布整片大陆,今天之后,剩下的那一gān残党更是可以一马平川的扫dàng,而整片大陆将再次回复平静,所有民众都会感恩您的!”

  希娜笑了笑,妖艳的面孔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息,她无力地再次转过身,向前方走去,渐渐消失在那一片沉寂的雨帘之中。

  “这些真是我这些年来的追求么?”希娜轻捂着心口,总觉得有种无法言喻的绞痛压得自己透不气来。

  没有人看见,在她那满是落寞的背影之前,两道清泪混杂着冰冷的雨水从她脸颊一闪而过。

  “让我一个人走走,告诉其他人,不要过来烦我!”

  ……

  离开那片满是鲜血浸染的沙丘,希娜沉重的心qíng稍稍舒缓点。很意外的,在战场不远处也能有一处幽静的小树林,这许是老天赐予她最终辛功的奖励。也唯有在这片只属于一个人的小世界里,压抑的心理才能得到释放。

  一个不留神,在湿滑的糙众中滑了一跤,láng狈地摔倒在泥泞的糙地上。大战过后的她,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不过她也不想再爬起来,用仅剩的一点力气翻了个身,四肢伸展开来,面朝yīn暗的天空,大力地呼吸这片难得的清新空气。

  “不知有多久没这么轻松了,”希娜的眼神迷离,任由漫天的雨水拍打自己脸庞。很多熟悉的话语萦绕在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希娜,真希望你下辈子你能是个男孩,那样,我就能稼给你了……”

  “娜娜,假如你穿上一身男装,再装饰一下,绝对会是世间第一美男子的。以后要是能你这样英俊的恋人,我也不会挑剔了……”

  “你快走吧,他们不会放过你的……不要管我,就当是我亏欠你的一点补偿好了……”

  “希娜,真的很感激老天能给我你这样一个朋友,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不要那么聪明,我只要做个小傻瓜,能陪在你身边的小傻瓜……”

  “姐姐,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你,永完不要……”

  “娜娜,真不知怎样以后男人才配得上你,如果我想的话,没有一个!嘿,与其便宜别人,要不我委屈点,稼给你得了……”

  “希娜,我…怕黑……”

  “嘿嘿,娜娜,你那里又大了哦……”

  “要么爱我,要么恨我!就是让你不能忘记我!”

  许久的回忆浮上心头,那些熟悉的面孔也在模糊的天际之间渐渐清晰,如回影般倒错,一张张仿若昨日的鲜活面孔如剪辑一般接连出现在云空之上,艾琳、卡丽雅、提娅、杰妮、温蒂……那一众亲友的面容,各自演绎着笑、哭、欢喜、悲伤。回忆的那份甜蜜与哀痛一直在自己心中紧紧纠缠,久久不散。

  “一切都结束了,现在的你们,都还好吗?”希娜伸出手,向眼前那片虚空探去,可就要触及到那些熟悉面孔的时候,就如触碰到平静的水面,引起一阵如波纹般的条条褶皱。她赶忙伸回手,再看向天边的时候,那些影像渐渐模糊起来,化做一团混乱的色彩后再难分辨。

  想起这些年来所经历的事,本身有如梦境一般,曾被冠以的名号:史上最漂亮的女人、最年轻的圣骑士、伊莎贝尔公主、绯色骑士王、杀戮妖姬……

  其实一切的起因只源于一个玩笑,只是命运的意外不得不让她将一个个衍生的玩笑继续下去。只是从玩笑真正开始之后,自己就一直活在沉重的负担之下。她不知道最初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但自己明白,如果那个玩笑不曾开始过,留给自己的更多只会是遗憾。

  累了,希娜沉沉地闭上眼,不愿再去想……

  ……

  一阵轻慢的脚步传来,希娜当既分辨出是谁,略带恼怒的说道:“老头子,你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么!”

  一名穿着紫黑色魔法长袍的英俊中年男子láng狈地走来,他的一身法袍因为之前的一战早已破如褴褛,不复一名魔导师应有的高贵形像。

  他一脸抱怨地走来说道:“战斗结束了,你倒好,拍拍屁股跑来这里睡大觉,留下我们一gān人为你清扫战场,真是!”

  随后,他语调一变:“这不,我也过来偷偷懒么……”

  中年男子靠着一棵大树躺下,同时感慨说道:“终于结束了,真想不到,很多年前,当我们父子还是圣殿抓捕的逃犯时,可曾想到过今日不仅能一举击溃了庞大的圣殿组织,更是能在不久的将来一统大陆,人生真的无时无刻不存在意外。”

  希娜睁开眼睛,看着天空向一旁中年人问道:“老头子,你这一生有过什么遗憾?”

  “gān嘛问这个问题,打听你老爹的**啊,”中年男子笑笑,毫不在意地说道:“纵使太多遗憾又如何,日子还不是一样要过。过了就过了,我都近五十的人了,再过几年估计头发都要白了,经不起太多折腾,有空再去研究研究那个宫殿中的文献也就得过且过了。你虽然也经历了很多,不过尚还年轻,现在整个世界都将为你所拥有,怎么玩还不是你说了算。对了。其实我过来,还想给你一件礼物。”

  “什么东西?”

  中年人从衣中取出一份卷轴,站起身走到希娜身旁,诡异笑道:“你跟我来就是了。”

  一阵艳丽的彩色光芒闪过,眼前的景致变了一变,回到了最初那个熟悉的冰室里。而此时那具熟悉的冰棺里,躺着的再不是上次印像中那个包裹在一身沉沦之铠的少年,而是一个脸色苍白的,长着紫色头发的英俊男孩。

  “那是我原来的自己?”

  太过熟悉的感觉,几乎不需要问,虽然形像上变得很大,可希娜几乎一眼就认了出那具冰棺里的身体。

  他走进冰棺前,同时发现冰棺中一池如沐浴星光中的泉水,她舀起一瓢,惊讶说道:“祈愿之池的湖水?”

  “是的,”中年男子笑笑,说道:“现在明白当初我为什么不告诉你这泉水除了好看之外的作用了么,当初只是猜测的同时,我也就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真的成功了,没有白费我这一年来往返祈愿之池里更换泉水,一年多时间,那代表诅咒的铠甲终于在不久前完全消散,当然,我只是顺便为你提供了生活的另一种小可能。其实,现在的你没什么不好,在我认为,没有必要再回去了,这就当是一件纪念品了。”

  随后中年男人耸了耸肩,说道:“好了,没我事了,我先去休息一觉,没事别来烦我,”中年男子拍了拍袖子,留下希娜一人,转身往外面走去。

  ……

  “纪念品么?”希娜苦涩笑了笑,回忆似乎又绕了一个大圈,再次回到那个最初的起点,而当年的那个玩笑,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开始。

  ……

  ……\

  绯色沉沦绯色沉沦正文/

  第一章 不朽王遗迹

  编前语:

  命运有时就是那般奇妙,时间并不能阻隔一种名为希望的存在。、

  能否相信真qíng?

  能否相信付出?!

  你又能否愿意坦认失败?!!

  在这个风云激dàng的年代里,没有真正的胜者。奔跑在寻找各自追求的答案历程里,能否知晓,那些时光中,谁曾为谁等待,谁又为谁沉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