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祭_丁晴【完结】

  《墓祭》作者:丁晴

  文案:

  五年的时间,若看不到那灯光,便是一直错过。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一

  张捕头是衙门里的捕快头,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办事能力很qiáng,不管是县老爷还是百姓都很喜欢他。今儿是清明节,轮到张捕头沐休,但小刘家里出了点事,急着回去。张捕头热心肠,主动提出给小刘代班,小刘万分感激地道谢之后,匆匆忙忙离去。

  清明节,给去世之人上坟的日子。张捕头看着外面的绵绵细雨,不由得想起那个一脸笑意的jian商,他们两人初次相遇,也是在这样的一个雨天。张捕头记得,那天,天空下着细雨,他奉命带人去查封一间赌坊,雨水不大,却仍打湿了他们的衣襟,润了地面。

  张捕头等人快步走到赌坊所在的街头时,前面有一个打着墨色伞的人,那伞上面绘有点点翠竹,雨水落在其上,宛如竹子上滑落的露珠,那个人朝他们的这边慢悠悠走过来。张捕头是个急性子,看也没看那人一眼,匆匆赶路。

  然而,在路过那人身边时,那个人伸出手拦住了张捕头的去路。极度不悦被拦下,张捕头转头看向那人,“你敢妨碍公务?”

  只见那人稍稍倾斜伞,露出他伞下的面容,那是一个长相清丽俊秀的男子,他唇角带着微笑,浑身散发着一股书卷气,一眼看去,仿若墨香书生。实际上不然,此人是本城最有名的jian商,没错,就是那种唯利是图,为了赚钱使尽手段的人,他,姓李。

  “张捕头,久仰大名,什么时候有空,可否赏光一叙?”李公子微微低头,礼数周全。

  张捕头最烦这种磨磨唧唧的人,更何况他还有公务在身。“我们没什么jiāo情,不敢上门叨扰。还请公子让开,莫耽误本捕头抓人。”

  “好。”李公子轻飘飘地应一句,退开身子让路。

  路已让开,张捕头再懒得搭理李公子,急匆匆往前去。李公子打着伞站在原地,嘴角的弧度缓缓上扬,语气如烟般缥缈,“我等你来叨扰。”

  细雨绵绵,柔肠百转,那飘在雨中的话,无人听见。张捕头带着人火急火燎地赶到赌坊,一脚踹开赌坊的大门,可里面空空dàngdàng,早已人去楼空。

  “搜!”张捕头气急败坏地下令,他就不信,短短的时间这些人能跑没影。

  众位捕快分散在屋里四处寻找,结果什么也没找到。没能抓到人,县老爷很生气,重重地训斥了张捕头一番。张捕头自己没办好事,自然没什么好反驳,安安静静听训。

  不久之后,张捕头偶然听到捕快们之间讨论那天的事,他们猜测是李公子为赌坊的人争取时间逃离,故意拦住他们。此刻,张捕头方知晓,李公子是什么人。

  伸手接住屋檐上滴下的雨水,张捕头看着手心处越集越多的雨水,愣愣发呆。雨水溢满手心,从掌边落下,落到地面,溅起无数水花。张捕头与李公子两人就像这满溢出的雨水,认识的日子堆积在一起,便会滑落,在心的湖里,溅起水花,dàng开涟漪。

  知道抓人失败有可能是李公子搞的鬼,张捕头并没有冲动,相反,他十分冷静。张捕头查了关于李公子的所有文案,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对付李公子这样的人更该小心谨慎,寻找对方的弱点。

  李公子,豪门大户李家的三公子,自小性子唯唯诺诺,不得李老爷喜欢。可随着李公子慢慢长大,大公子因为要娶一个青楼女子过门,与李老爷闹翻,被赶出了家门。二公子因生性好赌,欠下一屁股债,离家出逃,至今未找到下落。四公子好读书,本欲上京考取功名,却在半路遇到劫匪,生死不明。

  一桩桩,一件件,李老爷膝下的孩子一个个不是出意外就是因为各种原因离开家门。眼看家中基业无人继承,李老爷迫于无奈,只好将所有希望寄托在李公子身上。李公子也没给李老爷丢脸,自打开始参与家族产业便没出过差错。

  两年前,李老爷病逝,李家偌大的家业归李公子一人所有。也是从那一天起,众人才慢慢看见李公子笑容背后的冷酷无情。李公子手段果决,算不遗漏,将整座城的商人掌控在手心里,随后,众商家以他为首,不敢多言。

  ☆、二

  张捕头不知道李家其他公子出事和李公子有没有关系,但这两年李公子将李家的家业扩大了一倍不止,这样的财富,并非每天规规矩矩卖东西能赚取。明白这其中有猫腻,无奈李公子太jīng明,压根没有一点线索指向他,更别论治他的罪。

  从这以后,张捕头每天一有空便去跟踪李公子,想借此找到蛛丝马迹。张捕头这一跟便跟了一年,却始终一无所获,尽管如此,张捕头没有气馁,每天仍然坚持跟踪李公子。

  那一天,张捕头如往常一样跟踪李公子,李公子进入一个茶楼后很久没出来。张捕头感觉不对劲,立刻冲上茶楼,已不见李公子的身影。张捕头抓来店小二询问,方知李公子和一个人在这里喝茶,之后两人一起走了。

  走了,却没从大门走,张捕头认为这是个机会,找到李公子犯罪证据的机会,于是他急忙跑到后门。来到后门,张捕头在地面上找到些痕迹,地上的脚印很多,应该是酒楼的人进进出出所留。其中有两对最新的脚印很明显,也很奇怪,没到门口时新脚印分别属于两个人,出了门之后却只有一个人,并且那个脚印深了些。

  仔细想想,张捕头认为,李公子和那人因为某些事发生不愉快,一个人便出手打昏了另一个人,然后扛着昏倒的人走了出去。以李公子的身子骨,他绝对扛不起一个人,再者,从店小二那里得知,与李公子一起的是个男人,张捕头可以肯定,李公子才是被打昏的人。

  李公子被绑,张捕头立刻行动,他依照地面上的脚印寻找贼人去向。贼人留下的脚印纷乱不一,有时甚至在一个地方连续踩踏了数次,由此可见,此人并非蓄谋已久,应该是临时起意。越往前走,脚印越难以辨认,不光有行人的脚印掩盖了贼人的脚印,贼人貌似也发现自己留下了脚印,拿树枝扫了扫,企图隐藏脚印。

  这些手段糊弄别人还行,偏生张捕头遇到过更擅隐藏的人,所以,对张捕头来说,一点妨碍也没有。张捕头走到一家门户前停下,脚印在屋前消失,观察下周围,他发现屋前有棵大树,枝桠大部分伸进院子里。利落地翻身上树,张捕头掩藏身体观察里面的情况。

  院子里没人,屋子的门关得死紧,连窗户也没开。张捕头皱眉,这贼人可真小心。虽然不确定里面的情况,但现在李公子很危险,顾不得其他,张捕头飞身到院子里,轻手轻脚来到窗户边。

  轻轻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张捕头观察屋里的情况。屋里的格局很简单,一个外室,一个内室,内室被一道布帘隔开,看不到里面。外室,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男子坐在桌前发呆,角落的墙边,放着昏迷的李公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