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爷的执念_欧嘿呀【完结】

  文案

  本文为极度怨念的抽风之作。

  本人其实很讨厌辫子戏,尤其是在还珠之后。

  前段时间不小心看到了山河日月,然后就萌上了四八。

  搜索了N多四八文,不是没完结,就是nüè,还有八八CP了别人。

  怨念,咱是忠实的四八党。

  今天看了某八八重生文,作者很不喜欢四四,极度怨念。

  以至于失眠,所以半夜起来挖坑。

  本文可能天雷可能狗血可能小白可能脑残,不适者请绕行。

  因为对历史不熟悉所以很多东西是参考的同人小说,

  所以肯定有BUG,不管,再次,不适者请绕行。

  本文不保证不nüè,不保证不坑,不保证不后妈,

  总之我RP很成问题,再次忠告,不适者请绕行。

  最后,CP四八不可逆,爱他就让他受,八八乃就是个受。

  还有啊,八八严重崩坏,最后忠告,不适者请绕行。

  本人1V1忠实拥护者

  内容标签:重生 天之骄子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胤禛,胤禩 ┃ 配角:康熙,数字军团众

  1、前生如梦 …

  雍正四年九月初十。

  这天的天气并不好,气温虽然仍然有些偏高,却乌云遮空不见丝毫太阳,偶尔有秋蝉的叫声,也是有气无力的,就连从门fèng里钻进来的风也带着一股子闷热。

  胤禩躺在破棉絮堆里,觉得前所未有的清明,就连连绵的咳嗽也没有了之前的密集,绵软的身体居然能勉qiáng坐了起来。

  他费力的倚着斑驳的墙,透过残破的窗纸,近乎贪婪的看着飘落的huáng叶,面上却是一片淡然。

  他知道自己早已油尽灯枯,更明白今日便是归期,此时不过是临死之前的回光返照罢了。

  愣怔的看着那huáng叶飘落到窗台上,费力的伸手试图够到手中,最终却不得不放下。

  回想这一生,与这一刻何其相似?

  求而不得!

  简简单单四个字便概括了自己这一生。

  开始还不甘心,慢慢的倒是想开了,这一辈子,无非如此。

  愿只愿,生生世世,不再生在帝王家。

  天色渐渐的变得昏huáng,居然从窗口fèng隙she入了道道金huáng,趁着室内飞舞的浮尘,倒似翩翩起舞一般。

  眼前渐渐的模糊,他不由得眯起了眼,感觉着力气慢慢的离体,嘴角不由噙了一丝笑意,终归是,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模糊中,似乎看到额娘小九就站在眼前招手,他面上浮起虚幻的笑容,伸手想拉住他们,就连房门被推开的声音都不曾听见。

  只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飘飘忽忽中,恍惚看到一抹金huáng,便陷入了一片混沌。

  胤禛本来正在批奏折,却渐渐的心神不宁了起来,勉力再看了几眼,再也压不下心中烦躁,放下手中之物不由得走出了西暖阁。

  谁知信步走来却走到了此处,站在门外呆了良久,本来还在犹豫是否要进去,自打那人被圈禁以来他就没再见过那人一次。

  也不知怎么的,就推门而入。

  傍晚突来的阳光晃的人眼有些睁不开,刚进入昏暗的室内,稍微的有些不适应,他忍不住用手遮了遮眼。

  却看到那人倚着墙坐着,面容枯镐如同鬼魅,枯huáng的长发胡乱的缠绕着,瘦得就剩一把骨头,身上破烂的衣服里不时有蝇虫钻进钻出,浑身散发着阵阵恶臭,他毫无所觉,脸上虚幻的笑容却显得幸福而满足,右手颤巍巍的伸着不知道想做什么。

  胤禛就这么看着那人,直到那人渐渐的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身子歪倒在了chuáng上。

  闭上眼良久,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再次睁眼,他依然是那个杀伐果决的帝王,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胤禩本以为死了这一生也就完了,自己也算得到了解脱,谁知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可以到处游dàng,但别人却看不到自己。

  尝试了几日之后,他不得不苦笑,自己真的变成了传说中的鬼魅。

  只是他不惧日光,也可以四处游走,唯一古怪的是,他离不开胤禛身边方圆百尺。

  于是他只能看着他。

  看着他励jīng图治建功立业,也看着他日日cao劳慢慢的力不从心。

  胤禩看着他的四哥,只能苦笑。

  他以前为了那个位子忙活,现在却恨不得离那个位子十万八千里。

  那个位子,那个位子,真不知道当初他们兄弟争来争取到底值不值。

  于是他看着他的疲惫一日甚过一日却qiáng撑着与臣子讨论商讨果实,看着他夜半捂着嘴巴咳嗽双眼却盯着永远批不完的折子,看着他的身体渐渐的衰弱下去。

  不得不承认,他的四哥,从做皇帝这件事来说,真的认真负责,如果换了自己会怎么做?

  想来想去,想而不得。

  没有发生,只靠想象又怎能想象得到。

  终于到了那么一天,胤禩记得,那天是雍正十三年八月二十三日夜里,老四依旧在批阅折子,却在某一刻,握着笔的手放开了滑落身旁,身子就这么的歪歪的到了塌上。

  他的四哥,竟然就这么的去了。

  一时之间,他竟一片怅然。

  这人,就这么没了?

  他没见到老四出来,也许唯有自己才是那个例外?可为什么单单只有自己?

  于是他看着弘历继位,看着所谓的康乾盛世,看着大清朝逐渐的走向败亡,看着金发碧眼的毛子在大清的疆土上肆nüè,看着那痛苦的六十年,看着新中国成立,看着世界走向大同……

  然后他终于倦了,腻味了,不想再看了。

  于是闭上了眼。

  唯有那“四哥”“胤禛”四个字,时时的在脑海回响,慢慢的,也只剩下了对这四个字的执着,其他的竟然再也想不起。

  没有欢喜,没有厌恨。

  心心念念的,只有那四个字:四哥,胤禛。

  作者有话要说:失眠到三点爬起来的抽风之作,咳咳,咱实在不知道该说啥。

  咋就恁手贱呢!

  2

  2、调戏,要从小开始! …

  胤禩呆呆的看着熟悉的帐顶,平摊着身子一动不动。

  他明明记得自己死了的,还眼睁睁的看着大清朝败亡,怎知睁眼却又回到了阿哥所自己的那小院子。

  也不知道现在是哪年,但看这小胳膊小腿的,也就堪堪三岁的样子。

  到底上一辈子是真的经历过还是就是幼岁时的一个梦?

  可上辈子三四岁的时候明明没有过这样的记忆。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时之间怎么也弄不明白。

  翻了个身,看着屋子里熟悉的摆设,胤禩摇头苦笑,难道这辈子还要重蹈上辈子的覆辙?

  不,绝对不行。

  额娘,小九,上辈子都是因为自己才……

  胤禩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气。不由自嘲一笑,人这一辈子不就这么回事么?争来抢去的,结果也不过地上三尺huáng土,看了三百年难道自己还没看透?

  平安是福!

  唯一对不起的,也许就是自己的福晋郭络罗氏,那个要qiáng的女人,如果不是嫁给了自己,想来她也不会落得那样的下场,挫骨扬灰,胤禩至今也不明白,四哥究竟为什么这么恨郭络罗氏,竟至于要到挫骨扬灰的地步?

  四哥,是了,又要见到四哥了。

  记得在那四处飘dàng的三百年里,看了很多人,也忘记了很多人,至最后,心里头唯一记得清清楚楚的却是曾经被当作对手当作敌人的四哥,而刚才醒过来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又要见到四哥了。

  这种心qíng,让他心里感觉很微妙。

  倒不是仇恨,经过了那三百年,再多再大的仇恨也慢慢的变淡消散了,再说,如果换自己坐了那个位置,指不定会对老四作出什么来着。

  让他微觉难堪的是,他竟然在期待着与老四的重逢。

  这种感觉难道就是后世人所说的相爱相杀?

  想到这个词他顿时呻吟了起来,猛地拉过被子蒙头盖上,自己怎么着也和老四到不了这种地步吧?

  再说那个词,好像不是用到正经地方的。

  想着想着,胤禩发现自己又想歪了。

  叹气,也不知道是不是活得越久知道的越多所以思维也跟着跳了,总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不着调了。

  这样下去,那曾经风雅无双的八贤王估计真的只能成为自己脑中的一段记忆了。

  不过,这样也好。

  既然不打算去争去抢,那八贤王也就没有出现的必要了。

  只是……胤禩嘴角流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

  四哥,我不跟你抢,也不会帮着别人跟你作对,只是作为你对我上辈子的回报,一点小小为难算不上什么吧?

  另一个院子里,胤禛正在练字,才五岁写的已经初见成果,正写着,猛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疑惑的抬头四处看了下,屋里烧了两盆炭,一点都冷,摇摇头,继续练字。

  第二天一早,胤禩就起身了,待穿好衣服编辫子的时候,他看着镜子里熟悉又陌生的脸庞有点疑惑。

  熟悉是因为脸还是那张脸,隐隐约约有上辈子长大后的影子,可他清楚的记得,上辈子自己是上挑的桃花眼,眉毛挺直眉峰上挑,倒衬得传自额娘的有些艳丽的脸庞多了些英气,可是现在……

  胤禩看着镜子里的略显柳叶的淡眉和大大的丹凤眼悲摧了,这是女孩子吧是女孩子吧?爷昨天确定了的下面有东西的,而且昨晚来送吃食的小太监明明喊得是八阿哥,怎么爷重活了一次就变成这样了?

  不管八爷怎么怨念他这辈子也就长这样了,嗯,眼睛是没辙了,眉毛肯定还有得救,毕竟自己现在还小么。

  对了,毛发的生长多吃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怎么当初就没多注意一下呢!!!

  “主子,梳好了,您现在出门吗?”

  拉回心神看着镜子中的小人儿,由于年纪还小,还不到剃发的时候,所以现在梳的还是抓鬏,配着大红色绸缎衫,衬得跟画中的童子似的。

  胤禩抽了抽嘴角,他多少年没穿过这种颜色的衣服了,现在重温这种感觉,还真是……无法言说。

  不过小孩就该有小孩的样子,而且,他再次抽了抽嘴角,他的衣柜里好像都是颜色鲜艳的衣服,上辈子怎么就没觉得这么可笑过?

  叹了口气,站起来往外走去,看看天色,该是去给惠额娘请安的时候了。

  作为一个不受宠的孩子,其实还是挺舒服的,起码不用跑来跑去给这个请安给那个见礼,上辈子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

52书库推荐浏览:廿乱| 沈南汐| 瞬间倾城| 红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