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尾花阑(原名:今世·双生)_万俟落音【完结】(4)

  “姓妖的再给我上壶酒!”采音陷入半醉状态。

  老鸨面色怪异的过来加了酒。

  既然他来快活我也来快活,挑最好的酒喝个半死,酒钱全部让他付!

  哎呀,好晕……

  一个时辰之后——

  房里传出某些奇怪的声响,采音怒!

  都说了不买他还在这里留情又留种,不要脸!

  “姓鸨的再给我上壶酒!”采音陷入大半醉状态。

  老鸨面色铁青地过来加了酒。

  哎呀,真的好晕啊……

  又过半个时辰——

  采音陷入完醉状态,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探出两个头来。

  “哎呀哎呀,真是伤脑筋啊,没想到这家伙酒量这么好~~怀儿,我们这就开始吧!”

  “好的,艾公子。”楹怀欠身而应。

  采音被拖入房内,门吱呀一声被关上。

  采音被响声惊动,微微睁开眼睛。

  哈?这是要做啥?

  “哎呀,小人儿你没睡着啊,真是可惜啊。”艾猗丝毫不变的笑脸。

  采音挣扎着坐起来,啪嗒,又倒了下去。

  “不过没有力气的话,也没影响的。”艾猗笑,伸手扯他衣服。

  做……做……做什么……不是说了不对未发育成熟的人动手的么!

  衣服被褪到一半,露出大半个背,采音有些微微发凉。侧过头去,楹怀在一边安静地看着。

  这是,要做什么,刚上了他就要上我吗?而且还是在他面前?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

  “我不要!”采音声嘶力竭。

  艾猗被吓一跳,“哎呀,小人儿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啊~~”

  “诶?你不是要???”衣服都脱了大半了,还想狡辩???

  “哎呀,真是的,小脑袋瓜里整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艾猗一副头疼的表情。

  “小人儿你太大意喽,没有把自己的双生印掩藏好。”艾猗掏出怀中的玉。

  什么?!

  他在说什么?!

  他怎么知道双生印?!

  怎么知道我的双生印在哪里?!

  怎么回事?

  艾猗将玉放在采音的背上,冰凉的触觉让采音浑身一颤。

  黑色的斑纹,勾画成一朵鸢尾花,缠绕在采音的腰际。

  “真是漂亮啊,你的双生印。不过,鸢尾花状的双生印,是筱楼的贵族才有的吧,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艾猗轻抚美丽的鸢尾,深紫色的眼眸闪耀着流彩。

  欺骗,是情人眼中最无法容忍的东西。

  深爱也好,只是肉体的拥有也好。

  如果你背叛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

  第4章 双生浮缘 君予我愿

  “姓艾的……”

  好晕,好想睡觉。

  “怎么了,累了吗?”艾猗温柔地抚摸他柔软的头发。

  “嗯,艾……”

  “累了就睡吧。”

  “你……会对我做什么?”采音qiáng睁着眼睛,心中在拼命作战。

  “你不愿意吗?你不愿意的话,我不会qiáng求。”艾猗倾身,在采音头上印上一吻。

  “不,我愿意。我没有骗你……”

  “那再好不过了,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艾猗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那么接下来的事,就都jiāo给我吧,你的双生符,还有你,都jiāo给我吧。”

  “嗯……”

  “安睡,我可爱的小人儿。”

  采音沉沉睡去,有人敲门进来。

  “艾公子请放心,已经按艾公子的吩咐下了药,五个时辰之内,他会呼吸全无,恍若死人一般。”小妖难得地正色,艾猗挥手示意,她推门出去。

  “公子,接下来,真的要连双生结吗?您不碍事吗?楹怀很担心!”楹怀踏前一步,躺倒在艾猗怀里。

  “小怀你就放心好啦,虽然连双生结是痛不欲生,但是因为是单方面的,所以,吃苦头的,只有采音,不必担心。”

  “公子,恕楹怀直言。”怀中的人望向他,眼若碧波流转,红唇微启,欲言又止。

  “公子你,为何要与这位姓洛的公子连双生结,却拒绝楹怀的……”言语中满是委屈。

  “因为,他欠我的哦。”艾猗媚惑一笑。“楹怀你和我之间,不需要那样的东西。”

  “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艾猗握住楹怀的手,脸上是永远不变的笑容。

  你的笑,何时真,何时假。

  怎样的你,才是真正开心着的,可不可以用微笑以外的方式来表达。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也没有自信,能真的让你欢心。

  你所说的,不需要的东西,是什么意思,那么,需要的东西,又是什么呢?

  因为想支配一个人的全部,所以想与他连双生结。

  那么,你是想完全地支配他吗?

  全部,让他的全部,都属于你吗?

  这就是,你和他之间,所需要的东西吗?

  ……

  ……

  “哎呀,小采你醒啦~~”艾猗欠扁地笑。

  为什么名字变了?!= =

  “因为你看起来,好象长大了的样子。小人儿长大了就不能再叫小人儿啦。”某人的表情近乎欢呼。

  你是在为你以后的某些行为作铺垫吧?!喂!别以为我现在头昏脑涨你就可以欺负我!

  采音转头,发现已经到了昨天晚上入住的那间客栈,窗户外一片漆黑,已经是晚上了啊。

  再回头才发现,艾猗的身后还有一个人。

  采音不禁一颤,“楹怀……也来了么……”

  “嗯,是的,因为不想待在流彩居,更不想被拍卖,所以就跟我回来了。”艾猗伸手搂住楹怀。

  “打扰了,洛公子。”楹怀欠身,长发齐腰,分外yīn柔。

  跟我打什么招呼!怎么不跟姓艾的打招呼,好像我不许你们在一起似的,两个人还在我面前搂搂抱抱,完全把我当局外人,气!

  “公子,时候不早了,你随我回房休息吧。”楹怀含笑邀请。

  什么意思,晚上要和他睡一间房吗?

  “嗯?楹怀你订了几间房?”艾猗起身,眼睛却未从采音身上移开。

  “两间,因为公子平时就是和楹怀一起睡的,所以……而且洛公子身体刚刚恢复需要静养,公子的睡相不好,还是不要打扰洛公子了。”楹怀轻声细语。

  什么?这家伙睡姿不好?

  我怎么没发现……

  “回房吧,公子。”楹怀又请,采音望他一眼,他正与艾猗眉目传情。

  “带着你的人滚出我的房间!”采音吼,然后重新躺下来,裹紧被子,把头闷在里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