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X藩王_大青Q3【完结】

《皇上X藩王》作者:大青Q3
文案:
这是一个王爷想升职做皇后的故事,短篇,HE

内容标签: 年下 天作之合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褚,段祁莘 ┃ 配角: ┃ 其它:甜文,he,短文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 1 章

宰相在朝堂上哭天喊地:“皇上啊,帮帮臣吧,臣的女儿已经25了啊!”宰相的女儿芳龄25,在这个朝代,是大龄中的大龄了。
“臣恳求皇上为小女赐一门亲事。”宰相磕了三个头。
皇帝心道:你磕头也没用,你女儿性格彪悍,身形如猪,好吃懒做,嫁不出去实属活该,但他还是清清嗓子,环顾朝堂,沉吟片刻后看着御史道:“御史大人也到了该成亲的年纪了,不如......”
御史大人扑通一声跪下了:“万万不可!”
“为何?”
“臣断袖!”御史大人铿锵有力地回答。
满朝哗然,这招太狠了!万万没想到刚正不阿的御史大人居然断袖!
“......”皇帝目光一转看向新晋状元,“爱卿文采斐然......”
状元随即扑通一声跪下:“臣也断袖!”
朝堂上单身青年纷纷下跪,声音此起彼伏。
“臣断袖!”
“臣也断袖!”
······
段褚痛心疾首:“宰相你也看见了,不是朕不想帮,实在是形势所bī。”
“这也断袖,那也断袖,”宰相擦擦眼泪站起来,“那小女只能嫁给一人了。”他的目光she向站在最高处的huáng衣男子。
段褚顿时头皮发麻,他勉qiáng勾起一个笑,镇定道:“朕还小,朕不急。”
“皇上您都28了,先帝这会儿孩子都一窝了。”御史大人幽幽出声,言下之意:您可要点脸吧。
段褚冷笑:“爱卿27了,怎么还不急?”他心思一转,“爱卿刚不是说自己断袖吗,刚好状元也断袖,朕就当回媒婆,给你俩指个婚,选个良辰吉日完婚吧。”
御史五雷轰顶,刚刚说自己断袖只是权宜之计啊,谁要跟那个20岁的小屁孩在一起啊!
皇帝挥挥衣袖:“退朝退朝。”
“那臣的女儿皇上准备何时娶?”宰相不死心。
皇帝沉痛道:“容朕想想。”

想什么想,想什么想,逃跑算了!
段褚在御花园里踱来踱去,念念叨叨:“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啊!!!!!”他仰天大喊!!!!
“皇上,宁王上奏了。”太监递上刚收到的奏折。
宁王是驻守北边的藩王,算起来是皇帝的堂弟,小时候还光屁股一起玩过。奏折上汇报了北边的状况,无非是多少人进犯,宁王率兵打退,边疆又得到了巩固。
段褚兴致缺缺,这些年没见宁王上贡,请功奏折倒是一封不少,自己都收到好几封弹劾信了,都说宁王有异心。
段褚叹了口气,问从小侍奉自己的大太监:“包子啊,你说这次赐宁王什么好?”奇珍异宝赏过了,十全大补丸也送过了,难不成送地盘啊?
包子躬着身小心翼翼建议:“不如赐婚吧?”
赐婚?赐婚好啊!段褚站起来兴奋地拍手,宰相女儿有着落了!不用朕娶了!

段褚派人快马加鞭给宁王送信,还是自己亲手写的,大意就是:堂弟啊一直以来辛苦你了,快快启程来京城吧,我给你留着一位貌美如花知书达理的女子!宰相之女!等你来了就给你俩赐婚!
段褚美滋滋地在末尾画了颗爱心。
宁王段祁莘把信塞回信封,和颜悦色地吩咐手下即刻出发。

朝中近日喜气洋洋,皇上喜气洋洋,宰相也喜气洋洋。
“爱卿啊,宁王是个好人啊,”段褚发出第一张好人卡,“相貌英俊就不用说了,身材高大也不用说了,一看就是能为你家添香火的。”
“你也是个好人啊,”段褚发出第二张好人卡,“不会硬要朕娶才行吧?”
六十高龄的宰相摸着自己恁长的花白胡须,连连摇头:“宁王肯娶,我就很满意了。”
御史大人捣捣状元的胳膊,示意他说话,状元似笑非笑瞥他一眼,那双桃花眼满目琉璃光,还挺好看。
嘿!这小屁孩!御史大人梗了一梗,毅然站出来发问:“皇上,既然宰相之女的亲事有了着落,那臣的亲事......”是否可以取消?
段褚一拍脑门,打断他的话:“朕让人看过了,下月初六宜嫁娶。”说完这句他还深深看了御史一眼,眼中饱含深意,“状元昨日跟我说爱卿恨嫁,我还不信,没想到御史大人这么着急啊!”他边说边摇头,“嫁妆我已经准备好了,下朝之后就让人送到状元府上。”
御史大人:??????
御史:!!!!!!!!!
他不顾身在朝堂,抬起脚就朝旁边踹去,被状元躲了开来。
段褚眼光更深了:“退朝吧,御史大人要御夫了。”
大臣三三两两结伴离去,极有默契地奔在了杀气腾腾的御史和淡定自若的状元前面,就连平时慢悠悠的宰相都加快了步伐,超过他俩时还看了一眼,留下一句忠告:“男人嘛,要让让夫人。”
状元恭敬地回了个“是”。
是你妹!御史跳起来就骂:“你这小子,我上学堂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现在敢这么整我?”
状元不发一言。
“老子七年前受你爹之托教育你,你没有尊师也就算了,现在还要我入赘你家,入赘你家也就算了,居然不是你姐夫,而是你夫人???”御史直接上手拎状元的耳朵,“皮痒了?”
拎了三分钟,御史觉得这样子太难看了,还走在皇宫里头呢!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眼光全往自己手上飘。他放下手:“知错没?”
“夫人教育的是。”状元点点头,“但是有一点你错了,你到我家是嫁,不是入赘。”
御史大人心里头狂飙脏话:“这是重点吗?重点不是怎么把这门婚事退掉吗?不如我入赘你家娶你姐,反正和你成亲差不多。”
“不行,”状元斩钉截铁反对,“家姐不喜欢你。”
“搞得好像你喜欢我一样。”御史嘀嘀咕咕。
“嗯,我喜欢你,”状元点头,以一种极其虔诚的语气道,“子言,我心悦你七年了。”
御史大人傻眼了。
御史大人狂奔回家。

距离下月初六还有十五天,御史大人决定逃婚。
御史开始收拾行李,玫瑰果脯好吃,带上,荷叶猪蹄好吃,带上,风gān牛肉条好吃,带上!杂七杂八一堆,包袱都系不上,背上仿佛扛了一座山。
殷子言被重得龇牙咧嘴,踉踉跄跄走出府门,又傻眼了——状元这小屁孩居然堵在门口!
不,现在不是小屁孩了,是小láng狗啊!!!
殷子言飞快地丢掉包袱,也不管零嘴滚了一地,转身就跑。状元不愧是小láng狗,在御史关门前抓住了他,顺带还捡起了果脯,打开哄他:“跑这么快做什么?”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