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_相见不易【完结】(9)

  “满满,你看什么呢?”

  “蝴蝶。”修长的手指指向楚敖腰间一根细长的草jīng,那根草jīng被打了结,系在一只蝴蝶的细腰间。

  林忠顺着满满的手指看去,不禁赞叹,竟然真得让楚敖逮着了,楚敖啊楚敖,不正经的事儿你都那么jīng通!

  “喂!”竹青靠近了楚敖,“你的蝴蝶,给我吧。”

  “凭什么?”楚敖一下子挺直了腰板,一副值得好好考虑的神态。

  “我帮你采参。你们捡笋就行了。”小声地低声协商着,“别让先生知道就行了。”

  对于楚敖来说,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忙不迭地把草jīng从腰间解下,递给了竹青,冲林忠喜笑颜开,“果儿,我们不用上山了。”

  林忠看着他那跌落在地上蹭了满面灰尘的脸上,那么兴奋地冲他笑着,还有那糊着草药的伤肘,一时再无了狠话。

  “满满,给你!”竹青刚拿到蝴蝶,就递给了满满。

  满满温和地笑了笑,嘴角挂起一丝甜蜜。小心地拿起蝴蝶,把草jīng拆开,蝴蝶扑闪了几下翅膀,往空中飞去。

  “这么漂亮,就让它自由自在地飞吧。”满满清澈的眼睛里一片天真烂漫。

  看着满满的笑脸,竹青的剑眉星目,蓦地也变得柔和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的二更

  第5章 想要就说嘛

  行了半晌,青石板路一转,千竿翠竹映入眼帘,竹身墨绿,直耸云宵,竹叶青翠,层层jiāo错,阳光透过竹叶在地上斑斑驳驳,近处一池小泉,叮咚作响。最吸引人地,却并不是这番美景,反而是响彻竹林的朗朗读书声。想不到这竹林深处,竟然还有这样一处小小学堂,外面蔽着青纱蔓,里面的少年们与竹青和满满年龄相仿,个个身穿白衣,伏于案前,正对着书摇头晃脑。

  “先生,听这读书声,师弟们还算听话呢,这几日并没有荒废学业。”竹青高兴地对先生说着。

  “嗯。”先生满意地笑着,捋了捋花白胡子,“这帮弟子还算规矩,可若论资质,可远不及你和满满啊。满满学医,你善读诗写文,又习武,你们俩各有所长,为师备感欣慰。”

  竹青和满满相视一笑。

  楚敖翻过一个白眼,小声对林忠说:“这有什么的。”

  “闭嘴。”林忠怕他又惹麻烦,赶紧令到。

  楚敖和林忠被驱至一间小偏房,怕他俩夜半逃跑,马被竹青牵走了。

  “你们先在这里歇下,明早再上山采参。”先生撂下一句话,就去了学堂。

  倒是满满,对他们和和气气地,“过会吃饭,我备下你们两个的,好了叫你们过去。”

  “好好好!满满你真是好人!”楚敖点头如jī啄米。

  “在下谢过满满。”林忠一脸感激,转脸对楚敖一脸鄙夷。

  满满甜甜一笑,不再言语,也出去了。

  楚敖把包袱往小竹chuáng上一扔,丧气地说:“真倒霉啊,连荷包都丢了。”林忠倒不提荷包,问道:“太子玉契呢?”

  “对了!不提这个我差点忘了呢!这个宝贝可不敢弄丢!”楚敖慌忙摸向衣内,紧贴着自己心口,被当作护身符似的戴着,幸好还在。

  “果儿,刚刚竹青跟我说,我们明早只佯作上山,待先生走了,我们就可回竹林,每日只需一人捡上一筐笋就可以了。”

  “我们几时能离开此地?”

  “等竹青采够三颗老参才行。”

  “哎,都怪那作孽的马,不对,都怪你,把我拖下水,估计那马就是那时受了惊吓,才跑进林子的。”

  “好好好,怪我怪我。”楚敖好脾气地嬉皮笑脸,“主要怪那臭老头,gān嘛把篮子放那。”说罢,楚敖学着先生的样子,弯着腰,摆出哭脸哆嗦着指向林忠,“唉哟,我的草药啊!你这小贼!”

  “你才小贼呢!”林忠被逗笑,一下子反拧往他的胳膊。

  “放开放开,疼!疼!”楚敖一下子喊起来。

  林忠才想起来拧着的那只胳膊刚才为了救他受了伤,连忙放下,凑近了仔细看伤势。

  看着林忠这个样子,楚敖的眼睛一下子湿润起来,“果儿,你担心我啊。”

  “瞎……瞎说。”林忠忙丢开手,背转过身开始把差不多晒gān的衣服往身上套。

  “还不承认。”楚敖笑得一脸邪邪地,又跳到他脸前弯着腰看他的脸,“哎哟哎哟,脸红了脸红了!”

  “闭嘴!”林忠一个恶狠狠的眼神飞过来。

  果儿,终有一日,我会让你对天下人说,你喜欢的人,是我楚敖。

  半柱香的功夫,有人笃笃叩着门,门外传来竹青冷冷的声音:“吃饭!”

  来至饭桌前,却不见先生,一问原由,方知先生一旧友要远行它乡去作官,被寻去话别几日,临行前还嘱咐数遍,一定要挖够了参才能放金权二人走。

  小饭桌上,四碗薄粥,几盘清慡小菜,看着就慡口。

  “啊?全是素的啊?你们吃得怎么跟和尚一样?”楚敖失望地敲着筷子。

  “有吃的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竹青yīn沉着脸说。

  “肉来了。”满满端着一个小碗盅笑着走进来,是一小碗红烧肉,亮着晶晶的油光,在几盘绿叶菜中间,显得尤为可爱。

  “太好了!”楚敖一下子就把筷子伸了过去,却被竹青一筷子夹住。

  “满满,你多吃些,辛苦了这半天。”竹青对着刚刚才坐下的满满说着,往他碗里一块块夹着。

  “我哪里吃得下这些,你也吃嘛。”满满温和地笑着,把碗往他脸前推了推。

  “你不吃,我也不吃。”竹青佯装生气。

  这二人互相礼让着,楚敖的目光也跟着那只推来推去的碗转来转去。终于碗停在了中间,楚敖一筷子伸进去夹起最大的一块肉,“你们不来我来!”

  筷子刚收回来,楚敖就被权全国狠狠敲了一下头,“唉哟,果儿,你gān嘛又打我!”几乎是同一时间,那块肉刚好放入林忠的碗中。

  一时间,四人同时愣住,林忠一脸尴尬,竹青和满满一脸疑惑。倒是楚敖反应极快,赶紧说道:“少爷先吃了,小的才敢吃。”

  这一顿别扭的饭吃完,竹青和满满各自返回自己的卧房,一东一西。楚敖和林忠一同返回小偏房,那房间里又只是一张小chuáng!林忠看着直叹气,楚敖倒忙不迭地宽衣解带,“果儿,时辰不早了,明早还得起来捡笋呢,早些歇息吧。”

  只得挤在一处再凑和了。

  这次倒是楚敖早早就传来了轻轻的鼾声,林忠躺在chuáng上,久久不能入睡,此刻脑子里正在盘算着怎么能尽快离开这里,返回北黎免去母妃的担忧。正想着,身边那紧贴在自己背后的人,一个翻身仰睡着,敞开的衣襟处,那块太子玉契若隐若现,于月光下闪着温润的光华,在楚敖那光洁的胸膛处上下起伏着。自从那夜出宫门,这玉契起了大作用,林忠就一直对它念念不忘,今日询问玉契是否安在时,才得知楚敖一直把它贴身带着。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