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_相见不易【完结】(4)

  才听到了一半,林忠头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鬓角,眼前这人一身黑衣蒙面,明明就是在学昨日自己那副样子,不用看脸也知道是谁了。正想找个借口赶紧抽身,却被那人把一颗粉嫩饱满的桃子捧于面前,“林皇子,今夜太子寿宴的寿桃,不吃一颗就走吗?”说完,还颇有深意地用手指了指手中的桃。

  无奈地接下,坐回原位,咬下一口,本是鲜甜可口,可吃到嘴里,味如嚼蜡。

  那人很是随意地找了一处殿前的台阶就坐下了,开始低头拨弄琴弦,有如滚珠般的音符自指尖流出,一勾一抹,一挑一松,琴弦在那人细长的手指下,也变得时而柔软,时而坚韧,曲声急而又缓,缓而又急,一下子把人带去云雾缭绕,逍遥飘渺的仙境,令人心旷神怡,无限向往。

  自始至终,那人的眼睛一直含着笑,盯着眼前局促不安的林忠。一曲终了,调皮地冲他挤了下眼睛,这一举动让紧张的林忠一下子呆住,这个神秘的被唤作“楚敖”的人到底是谁?光是出神地想着,连那人何时悄悄离去,都不曾注意到。

  待夜深人散,林忠疲惫地回到自己的睡处,躺在chuáng上,脑子里还一遍遍走马灯似地回忆着这两日的场景,那宛如仙境的太子寝殿,隐于花丛深处的少年,殿前席地而坐轻拨月琴的黑衣公子,那双始终含笑的眼睛,调皮戏谑的眨眼……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沉,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境。

  忽然,那双宛如月光般清亮的眼睛又在近处看着自己,林忠分不清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中,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没有想到,这一睁眼,那双眼睛真真就在距自己仅有三寸的咫尺之距和自己对视。

  “唔……”林忠正要叫,却被那人捂住了口鼻。

  “人传林皇子聪慧过人,连刚刚给你吃桃的意思都不明白,今夜南华宫要出大乱子,赶紧逃吧。”

  “啊?!”林忠一听,急忙把那人的手挣开,“发生什么事了?”

  只听外面一阵宫人们疾步快走,大声呼喊的声音,一时间,灯火通明,喧闹无比,各种嘈杂的声音中,林忠听清了一句:“太子殿走水了!”

  正想传唤贴身的侍从们一起走,可那人却一把拉住林忠避开人群,溜着城墙根儿一阵飞奔。

  “你等等!我还没有带上我的人呢!”

  “来不及了,林皇子,他们这会儿早被人扣下了!”

  “那我这是要去哪儿啊,等等!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帮我啊?”

  “先不要问这么多,出了宫再说!”

  如水洗般清澈的月光下,一个少年拉着另一个少年的手,在巨大的皇宫中疾步如飞,迅速消失在夜幕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放先放一章,后面的内容如果喜欢的话,我会接着速更的。

  第2章 宜柳小驻

  “不……不要……再跑了!”在淡淡的月色下狂奔数十里,林忠早已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可拉着他的那个人却脚底生风一般,丝毫不感疲惫。

  “林皇子,不能在这里耽搁。前面就是宫门,我们只要骗过守卫就能出去了!”说话的人面带急色。

  大喘了一口气,林忠只得再咬着牙跟上去。

  终于,可以看到前面的朱红大门,一队队侍卫,排列整齐,来回巡视着,戒备十分森严。那个人找了个隐蔽处,将身上的包袱打开,拿出一件衣服给林忠,“林皇子,委屈一下,把衣服换上。”

  “哦。”林忠赶忙接过衣服,可南华国的服饰未免太奇怪了些,再加上紧张,半天也穿不上,急得他满头大汗。

  “哎呀,真笨哪……”那人说着就上前来帮他。

  一向位高权重的皇子被人说笨,林忠心里十分不痛快,可奈何现在也不好发作,只能闷不作声。

  一只手环上他的脖颈,林忠只当他是立裾领,一只手抚上胸膛,林忠默念作是在正对襟,可是当那人从后面紧贴了自己,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林忠再也不忍不住了,一下子把他的手打下来,怒目圆睁:“你gān什么!”

  一声清脆的巴掌响,引来了待卫的注意。

  “什么人!”一个侍卫走上前来。

  那人不知从哪来的一块黑纱,一下子把林忠的脸遮住,硬生生把他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一手在后面搂住了他的腰,在他耳边低声说:“别说话。”

  待侍卫走近,还未等他说话,那人就从腰间拿出一块玉契,林忠眼前一亮,身为皇子的他自然知道玉契只能是皇太子独有的,是太子身份的唯一证明。一看玉契,侍卫赶紧跪下行礼,“不知是太子殿下,恕属下无礼。”

  “嗯,知道无礼了,就不要挡本王的路,本王今晚要出宫。”

  “是!陛下请!”说着,就让出了道路。

  “慢着!”从旁边走来一个将军模样的人,紧紧盯着他怀里的林忠,问道:“太子殿下,恕属下斗胆问一下,这位是——”

  “你看呢?”那人用手扯了扯林忠腰间还未系上的襟带,“这是沉烟阁的人,我们要出宫做什么,是不是也要向你汇报啊?”

  “属下冒犯了!太子殿下请!”一听“沉烟阁”这三个字,那位将军就立刻噤声,让出了道路,后边的几个侍卫传来了几声窃笑。

  那人白了那个将军一眼,搂着林忠向宫门走去,回头还扔了句“要不要跟皇上提起此事,你自己看着办。”

  “属下明白!”那个将军立刻连连点头。

  跟着那人走出宫门,林忠一把推开他,“你到底是谁?怎么会有太子的玉契?”

  “偷的。”声音里透着得意,“林皇子这么容易忘事么?我们昨夜才见过的,今晚弹奏弦曲的也是我。”

  “我当然知道是你,你故意穿成那样,还弹个什么小偷的曲子,不安好心。”

  “哎呀,我唱得是我自己啦,林皇子不要不打自招哦。”

  “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好像和太子很熟的样子。”

  “我是太子冼马,楚敖,林皇子叫我泰亨就是。”

  “哦,是位官三品。”林忠若有所思,忽然抽出藏于袖中的利剑,对准了他的喉咙,“说!为何要助我离宫?有何居心?谁派你来的?”

  “林皇子,你这是做什么,我帮你逃出来,你还这样对我,好伤心啊。”剑下的人竟然一点也不紧张,还嬉皮笑脸地,见林忠一点开玩笑的样子也没有,只好正色道:“太子殿下昏聩无能,良禽择木而栖,我想弃暗投明。”

  “荒唐,我可是听说南华国的太子离火,聪明过人,jīng通兵术,是百年不遇的奇才,怎么可能是昏庸之辈?”虽然今晚也见识了太子的蠢笨,可林忠还佯装着不知情,想要一探究竟。

  “所谓聪明过人,jīng通兵术,全因有一行佐政大臣的献计啦,太子身边全是贵妃配给他的最有才华和谋略的人。我说,林皇子,你能不能先把剑放下,我们再聊?”楚敖竟用手指弹了弹紧bī在眼前的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