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_相见不易【完结】(3)

  “这儿呢,笨蛋。”声音从上面传来,却不见人的踪影。

  只见从头顶缓缓落下一片片粉色的花瓣,猛地一只咬了半口的果子一下子砸中林忠的脑门,顺着方向望去,只见花丛紧簇的树枝上,一个男人身着浅青色的素服,斜着身子靠在树枝旁,正看着自己笑呢,一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还在逗弄地向下面撒着花瓣,落得林忠一身黑衣落满了花瓣,让自己觉得好不láng狈。

  林忠一下子警惕起来,“你是什么人!”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北黎皇子林忠?”只见那人一个转身,轻轻从树上跃下,只脚一点地,便稳稳站在林忠面前。离近了看,林忠才看清这人的面容,五官都似细心雕琢般jīng致,如细瓷般的脸蛋上,一双狭长的美目微张着,斜斜看向自己,眼里全是笑意。

  “你怎么知道……”林忠用手摸了摸还挡在口鼻处的面罩,明明还在。

  “有胆子偷东西,没胆子承认吗?”那人背着手,歪着脑袋盯着林忠,一脸的得意。

  “胡说,我才没……”林忠哪里受得了“偷”这个字眼,急着大声狡辩。

  “嘘!”一根手指伸出来,立在林忠唇边,那人嘴角轻轻弯起,“别怕,我也是来偷东西的。”

  林忠一下子如获大赦,紧张的神经一下子放松,大缓了一口气,“你来偷什么?”

  “这可不能告诉你,反正呢,我要偷的东西,可比你想偷的那件,珍贵的多了。”

  “你怎么知道我要偷什么?”林忠越来越疑惑,眼前这个人好像把自己的心都看透了。

  那人笑着摇头不语,从怀里掏出一本书,轻轻丢过来,“啪”一声被林忠接住,林忠不禁暗吃一惊,还真是自己要偷的那部兵书。心里一阵狂喜,这趟总算没有白来,正想赶紧转身离开这个地方,好奇心又使他回了头,重新问了一遍:“你到底要偷什么?”

  那人立在原地,只是笑着把手指立在唇边,又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便又翻身躲入花丛中去了。

  林忠讨了个无趣,虽然心中无数疑问,奈何此地不宜久留,只能讪讪离去。

  花团紧簇之后,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睛露出来,“明天见,果儿。”

  次日,满朝文武齐集正殿,宫人们忙碌异常,整个南华国的皇宫都洋溢着比过年还热闹的气氛,都城的百姓们也都张灯结彩,欢声笑语响成一片。

  这场全国最盛大的夜宴上,林忠作为北黎国的皇子,被列在与太子同样尊贵的席位上,被各位王公贵族们争相敬酒,可早已心不在焉,眼睛一直盯着殿外,为何人都到齐了,这南华国的太子还迟迟不到?

  “林皇子莫要见怪啊,想必犬子定是被某事耽搁,我已差人去催了。”南华国的皇帝看着有点着急的林忠,靠过来在耳边悄悄赔不是。

  林忠看着眼前这个皇帝,和颜悦色,眉宇里透着一股与世无争的超脱,怎么都不像是个会四处征战杀戮的国君。

  “咳咳……”倒是坐在一旁的贵妃娘娘轻咳了几声,把话接了过去,“林皇子,犬子自小就这样,当初怀他的时候,就在腹中足足呆了十一个月,找占师看了,说来迟了好,姗姗来迟必是贵人。”

  林忠早就听闻这位贵妃娘娘来自西域,擅骑she,最喜争qiáng好斗,从不轻服于别人,想必她生的儿子定是随了她好斗的心,也确实,这一日,从宫人们那里打听到,这南华国的离火太子,论相貌,英俊异于常人,有着南华第一美男的称号,论才能,武功高qiáng,jīng通兵术,才不到二十,就已经攻下十几座城池,战攻累累,这样优秀卓越的儿子,自是给他那骄傲的母亲长足了脸面。

  正想着,忽闻殿外音乐齐奏,乌压压一群人一下来到殿前,一个少年被左右簇拥着,缓缓踏入殿内。

  南华国的皇帝和贵妃立刻站直了身子,只不过看到那位少年,他们俩上的表情,忽由一开始的欣喜一下子转为惊愕,南华国的满朝文武脸上的表情更是好像看见了鬼一般。皇帝看着那少年紧张的发白的脸,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正要发作,却被贵妃一下拉住龙袍,高声喊道:“离火,还不快快前来,见过各国贵宾?”

  林忠看着这个传说中的美少年,虽然长得也算不错,但远远说不上什么盛世美颜,心里又纳闷又好笑,难道在南华国人眼里,这就是极品吗?

  离火太子看上去非常不安,颤巍巍地走到座席旁,几步路让他走得扭捏怪异,眼睛空dòngdòng的,也没说什么,就一下子坐了下来。

  “离火,不敬各位贵宾酒吗?”贵妃使劲地使着眼色,面带愠色。

  “哦……对对……敬酒,敬酒!”离火看到贵妃的脸色,整个人好像被火上身一样,吓得赶忙站起来,期间由于太过匆忙,还一下子撞翻了旁人的酒杯。

  不仅模样平庸,还是个窝囊的人。看着稍显混乱的局面,林忠心生鄙夷。

  在贵妃的眼色下,自然第一杯酒要端到林忠面前,林忠站起身来,正想说那些早就烂记于心的贺词,离火却先开了口:“权皇子,今日是小王你的生日……”话刚出口,就被贵妃厉声打断,林忠实在忍不住地侧过头去努力憋笑,这声名远扬的离火太子,紧张地连半句话都说错,岂止窝囊,简直是个蠢货嘛!

  正尴尬时,却在殿外传来一阵月琴声,像是从天宇之外传来的仙乐般悠扬婉转,一个有如临风玉树般的修长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闪着柔美色泽黑色锦饱上随意点缀着一瓣瓣粉色桃花,袖角衣襟随着暖暖夜风微微掀起。更引人注目的是,这人竟用黑缎把整张脸都遮住,只剩下一双神采风扬的美目露在外面,眼睛望向林忠时,满满笑意。举步轻盈飘逸,不一会就来到了殿内。

  林忠心里在想,那个什么离火太子,还不如眼前这个人更像个太子。

  离火看到了那个人,好像看到救星一样,疾步上前,一下就拉到皇帝面前说,“儿臣特意请来了泰亨来给大家献上一曲。”说罢,大松了口气,赶紧就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

  皇帝看着眼前这个人,有点忍俊不禁,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对贵妃抱怨着:“你看你把他惯成了什么样子。”

  贵妃却不以为然,脸上大放光彩,扬声道:“楚敖,今日准备的是什么曲目啊?”

  “回贵妃娘娘,今日微臣准备的是‘延寿庆’。”

  “延寿庆?是新曲子吗?”林忠闻所未闻。

  “今日是太子殿下的生辰,微臣特意谱了这曲“延寿庆”,其实呢,这首曲子主要讲了一个小偷的故事。”说罢,一双笑眼望向林忠,林忠一下子如坐针毡。

  “既然要在列位皇亲国戚面前献曲表演,为何一身黑衣,还蒙着脸?”贵妃不禁撇嘴一笑,不知道他又有什么鬼主意。

  “贵妃娘娘,您看我这身打扮,可不就像一个误入桃花丛中的小偷吗?此曲讲的是掌管人间寿长轮回的上生星君,专在界外的灵仙山中为王母种植了万亩蟠桃园,负责浇水看护的小仙童资质尚浅,却终日羡慕上仙们可以享用蟠桃延年益寿,自己还要苦苦修行千年才能熬上一颗。一日,他趁王母寿宴,悄悄地把星君献礼的蟠桃抽出三颗,自己偷吃掉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