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_相见不易【完结】

  《三生》作者:相见不易

  文案:

  梗要:

  延寿庆宴前夕,林果儿在南华太子殿里偷得一本兵书,却被笑眼狭长的闲杂人士楚敖当场抓住,被他稀里糊涂带着返回北黎故里。北黎皇城,林果儿是三太子,一步一步走向皇位,然而这期间,又有多少间隙和误会,原本简单的两人之间到底又有了许多不简单,他们会走向何处呢?

  文段:

  生平第一次在完全陌生的地方转悠,林果儿既害怕又兴奋。鳞次栉比的宫殿在清亮如水的月光下,完美地勾勒出一处又一处的yīn影,凭着一弯好月色和一身好轻功,林果儿竟然真的摸到了离火的寝殿外缘。敏捷地避开门前打嗑睡的侍卫,林果儿一个翻身,悄无生息地就来到了殿内。殿内不见一人,连掌灯的侍女都没有,只远远一个小小的灯盏亮在红色的帐幕前,整个chuáng塌都被映成桔红色,帐内的人影似有似无,却有微微鼾声传出。

  林果儿屏息凝气,轻手轻脚地开始向放满书的桌前走去。

  忽然,黑暗里传来一个清醒的声音:“嘿嘿,被我发现了吧。”

  声音里透着笑。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前世今生 青梅竹马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果儿,楚敖 ┃ 配角:竹青,满满,小童,未央,林凛,林聪 ┃ 其它:三生,赴约,皇位争夺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嘘!被我发现了吧

  九月,是整个北黎国最热闹喧嚣的时节,广袤的疆土都在庆祝新皇子的诞生,当那个美如璞玉般的婴孩被捧在北黎君王——林逸欢的手中时,呱呱的啼哭声让这个英俊的男人露出久违的笑容,这一笑,自然倾国倾城,举国上下一片欢腾。他们的国家在新王刚登基就时常受到崛起的南华国的挑衅,年轻的皇帝自此愁眉不展,日夜殚jīng竭虑,几百年父辈的江山打拼,怎能败在自己手中?上次这样舒心的笑,恍如隔世,林逸欢早已不记得是哪年哪月了。

  “爱妃,取个什么名字?”林逸欢温柔地望着塌上的美人,才刚刚生产完,脸上略有疲惫,眼睛里好似水波dàng漾,她抿嘴一笑:“还是皇上取好了。”

  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名字都用在这个孩子身上,一向聪明果断的君王竟然踟蹰不定,犹豫不决。廊外传来婢奴的传唤声,“太后驾到!”声音刚落,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在两位美丽的嫔妃的搀扶下缓缓挪进殿内。

  一时间整个寝宫的人都鸦雀无声。

  “欢儿,我来看看我的新孙儿。”凤目微张,朱唇微启,一来便向chuáng上那位柔弱的妃子索要怀里的婴孩。

  “呵呵,长得比凛儿和聪儿都漂亮呢!”一边用手指轻轻逗捏着粉嫩的小脸蛋儿,一边左右各瞅了一下旁边两位嫔妃,两位妃子听罢,都笑而不语。

  “名字取了没?”

  “还没有呢,母后,孩儿正头疼呢。”

  “依我看,这孩子不求富贵荣华,不求位高权重,只因她母亲是这样的身份,我只求他将来能为国尽忠,别无二心,所以,‘林忠’如何?”眼睛半笑不笑地看着chuáng塌上稍稍不安的妃子。

  虽然心里对这个随口捻来的名字并不钟意,可碍于她是皇上的母亲,又怎好说什么,女人只能暗暗低头。看到她的反应,太后不等林逸欢表态,就得意地抬高了声音:“好,从今天起,他就是我们北黎国的三皇子——林忠了!”

  为什么只单单对自己是这样的态度,塌上的宁安妃早已不再作任何反抗,自己曾是亡国的公主,留着自己的命不杀就已经对她感恩戴德,何况现在单凭着皇上的宠爱竟然位列三妃,似乎除了感激就实在不该再有其他的情绪了。

  等乌压压一群人都扬长而去后,宁安妃怀里抱着孩子,眼里流露出点点愧疚。

  愧疚的又何止她一个,林逸欢轻轻抚着她还有些汗湿的细发,小声说道,“不如爱妃给孩子起个小名儿吧,我以后就只唤他小名。”

  美人脸上终于展露了笑容,也舒展开了林逸欢的眉头,歪着头喜不自禁地将孩子看了又看,回忆起一个往日画面:

  那是寒冬时分,新年伊始,皇上才刚刚登基没多久,就碌碌案前,终日忙于国事。起初她总是准备各色果点,为挑灯俯案的他挑点灯芯,添衣加炭,可近日却总懒懒地,有时睡到日上三竿都觉疲累,便也倦怠在自己的寝宫不再露面。没想到一日午后小憩,脸上忽然冰凉凉的,睁眼一看,皇上的手指正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蛋,眼睛里一汪化也化不开的温柔,忽见自己睁开眼睛,有点歉意的轻声说道:“爱妃,我吵醒你了。”

  把冰凉的手放在自己手中轻轻呵着暖气,她反而心情变得很好。

  “爱妃这几日也不去看我了,也没有人给我送果品,添灯火了。”都已经是王了,还像个孩子一样爱撒娇。

  柔软的手指在林逸欢高挺的高梁上刮了一下,宁安妃撇嘴一笑:“臣妾知错,这就给我的皇上去备下果点。”

  “不用”,胳膊轻轻环住就要起身的人,林逸欢从后面抱住了她,“我怎么舍得让你操劳,我早差人带来了。”

  很快,一盘鲜艳欲滴的青梅呈于盘中,看着就让人欢喜。

  “这个时节,怎么会有这新鲜玩意儿?”

  “你只管吃好了,是南华国的使臣用八百里快马送来的。我只给你一个人备着。”林逸欢看似不经意地说着,眼角一斜,就瞥见怀里的美人嘴角又稍稍翘起,他的心里也明亮很多,自然,当时的他还并不知道,日后这个南华国会是自己的心头大患。

  “嗯,好甜~”美人贝齿轻轻一咬,就欣喜地望向皇上,正想把剩下的果子再送入口中,却一把被林逸欢夺去,“我尝尝。”

  “皇上,那是臣妾吃过的……”她羞得满脸通红,轻轻嗔怪着。

  没想到林逸欢才吃了一口,竟然“呸呸”地吐出来,“好酸!”

  “哪里酸啊,明明是甜的啊?我吃着很好吃啊!”她忽然不解。

  “爱妃,这明明就很酸啊。”林逸欢酸得还在龇牙咧嘴。

  两人一时争辩不下,转而忽然停下,两两对望,一个不约而同的想法忽然蹦出来。

  “爱妃,难道是有了?”林逸欢的眼里闪着狂喜的光。

  美人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低头浅笑。

  “爱妃,爱妃,想什么呢,给孩子取个什么小名啊?”林逸欢摇了摇在回忆中痴痴笑起来的宁安妃。

  “皇上,就唤他叫‘果儿’吧。”

  “果儿,果儿……”林逸欢口中喃喃唤着,忽然明白什么似的,对着宁安妃点头微笑, “好,以后就唤他果儿。”

  转眼十七载,当年像花瓣一样娇弱雪白的小婴儿,如今已是青葱少年,虽然年幼,可戎马骑she,吟诗诵词,雄才谋略,早已和两位哥哥旗鼓相当,只单单一样,远让两位哥哥自愧不如,那就是这个林忠,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盛世美颜,眼睛像极了年轻时的宁安妃,只一眼看过去,就有如盈盈秋水,点点星光,可眉宇间又透着林逸欢独有的bī人英气,加上至高无上的皇子身份,俯视芸芸众生时,自生一身傲气,让人觉得即多情,又无情。这样一副好模样,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想据为己有,好在上天眷顾,赐于他至高的权力,将这美少年保护的密不透风,十七年了,连城门朝向哪儿,他都不知道。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