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户捡了个小公子(第一部)_何许轻染【完结】

  《猎户捡了个小公子(第一部 )》何许轻染

  文案:

  梁煜是个家徒四壁的猎户,一直打着光棍。一天他忽然捡到一只失忆受伤的小世子,连忙叼回家当媳妇。

  本文食用指南:

  1、攻受双洁,受至始至终都是一个人,攻自始至终喜欢的都是受。

  2、不喜勿入,萌新玻璃心,可以提意见,勿人身攻击。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宫廷侯爵 爱情战争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叶)兮,齐(梁)煜 ┃ 配角: ┃ 其它:痴汉猎户攻&薄情世子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一卷 山林野事

  第1章 探亲途中

  烈日炎炎,阳光刺眼,一队车马从远处过来。大约一百来人,一部分骑马,一部分步行。将中间一前一后的两辆马车团团围住,保护的密不透风。

  不知过了多久,前面马车忽然传来一阵‘扣扣’声,像是里面的人在敲击车壁。当即便有人凑近马车,出声问道:“世子爷有何吩咐?”

  帘子被缓缓拉开,顺着缝隙看去,只见一容颜俊美,清冷出尘的白衣男子,正靠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

  他的柳眉轻轻蹙起,鼻梁高耸而jīng致,薄唇微抿,右手轻轻的拍打着桌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突然,男子睁开双眼,暗黑的眼眸深邃而凛冽,面色寡淡,神色莫测,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他轻启丹唇,问道:“现在到哪儿了?”

  马车外的人恭敬的回道:“回世子爷,前面就是青松岭,离镇南王番地大约还有几日路程。”

  男子颔首,道:“天气炎热,经过前面林子时停下休整,让大家都休息一下。”

  车外的人闻言立即拱手,感激的道:“属下代大伙谢过世子爷”

  后面的马车听到动静后,车内传来一阵jiāo谈声,随即有个年老仆妇下了马车,走到男子的车旁。

  仆妇出声问道:“世子爷,王妃派我前来询问发生了何事?”

  男子道:“无事,劳烦李嬷嬷告诉母妃,经过前面林子时停下休整。”

  仆妇施以一礼,恭敬的道:“不敢当,世子爷吩咐就是。”

  很快便到了青山岭,此处林子颇大,树木高耸,枝叶茂盛。林中鸟啼蝉鸣,阳光被树叶遮挡,林影斑驳,众人寻了一处yīn凉地停下。

  男子跳下马车,快步走向后面。后面车内先是走出一名中年仆妇,正是刚才的那位李嬷嬷,她跳下马车后便恭敬的侯在车旁。

  接着,一位美貌的妇人弯腰走出,眉宇间与旁边的男子颇为相似。

  男子伸手扶着妇人下马,将妇人安置好后,妇人慈爱的掏出手帕,伸手擦拭男子脸上的汗水。

  男子一脸享受,打趣道:“母妃,若是被父王看到,他又该醋了。”

  美貌妇人哭笑不得的说:“你父王他就是个醋坛子,不用管他”

  这名男子名唤楚兮,是当今圣上胞弟长荣王的独子。美貌妇人正是长荣王爱妻,镇南王的嫡幼女。

  说起长荣王,不得不提到他对其妻的爱重与深情。长荣王妃过门多年,始终无嗣。

  长荣王硬是顶住多方压力,坚决不肯纳妾。等到圣上第六子都出来了,才终于盼来了楚兮这个儿子。

  长荣王对其视若珍宝,爱护有加,真真是当成了眼珠子护着,不让人伤其分毫。

  这下可算是宠出了个混世魔王,打小放dàng不羁,除了当今圣上还能说其几句,连他老子也治不住他。

  长荣王过度宠溺其子,当今圣上唯恐胞弟独子会因此变得不学无术,骄奢yín逸,索幸将其扔往军营历练。

  没想到歪打正着,正投了其爱好。楚兮一呆就是几年,怎么催都不回去。

  这次,好不容易借着护送其母回家探亲的名头,将他给调了回来。

  没想到几年的历练,只是将其武功提了几个档次,惹事更加有理有据,明目张胆。

  京中但凡提到他,无一不是人人自危。长荣王一气之下,收回了给他的王府暗卫,反正他自身功夫挺不错,京中也无人敢伤他。

  此次出京探亲之前,长荣王忙着和爱妻恩爱,也忘了将暗卫归还。楚兮心高气傲惯了,最烦受人牵制。

  他也没开口要回,打算回京后自己培养,结果楚兮就在此次途中出了事。

  话说楚兮一行人正在林中休息,忽然从山林中杀出一群蒙面人。

  楚兮连忙将荣王妃送上马车,急声吩咐道:“快撤!有埋伏!”

  众人一边抵抗一边护送马车离开,然而来者众多,且个个武艺高qiáng,更是有许多拿着jīng巧箭弩的弓箭手。

  楚兮留下一队侍卫拖住蒙面人,不一会儿这队侍卫便损伤惨重,

  好不容易暂时摆脱了蒙面人,还没走多久,前方便出现了一个三岔路口。

  楚兮看着前面的三叉路口,稍微思索了后,他连忙让长荣王妃换上侍卫的衣服。

  楚兮将她jiāo给了此次护送的侍卫长,命令道:“带领半数人马护送王妃速速从左边离开,尽量踩在路边的草地上。别在路上留下痕迹,前往最近的府衙。若王妃有事,唯你是问!”

  “兮儿,你怎么办?”王妃焦急的问。

  “是!属下领命”侍卫长接过王妃,将其抱上马后,说了声“王妃,得罪了”,说完侍卫长便急忙驾马离开。

  王妃知晓儿子自幼便极有主张,她留下来也只能是拖累。于是她便远远喊道:“兮儿!保护好自己!”

  楚兮随手砍落一段粗壮的树枝,将其绑在马车后面,随即命令一部分人驾着马车走中间的那条路。

  马车在路中间留下两道宽阔的车辙印,一路上尘土飞扬。然后楚兮带着剩下的人顺着右边的路逃走。匆忙逃亡中,楚兮不经意间被树枝划下一片衣角。

  蒙面人很快追了上来,在经过三叉路口时,为首之人抬手示意众人停下。

  片刻后,他观察到左边小路上没有马蹄印记,且较偏僻;中间有马车痕迹,且远远的还能看到前方尘土飞扬;而右边不远处的树枝上,却赫然挂着一片破碎的衣角。

  为首之人当即吩咐道:“一小队人往左边,剩下的一半往中间,其余人跟着我往右边!”

  左边的长荣王妃一行人很快便逃出险境,追赶过来的蒙面人也被他们很快解决。

  不提中间的怎么样,右边的楚兮却是遇到了险境。

  他们的前面是一条水面宽阔,流水急涌的河流,后面是一群追兵,逃无可逃。

  蒙面人很快追上,右手往前一挥,喊道:“杀!”

  楚兮等人退无可退,只能背水一战,上前应敌。

  战况一时变得异常惨烈,对方人数太多,且手中还都拿着jīng巧箭弩,情况对楚兮这边很是不利。

  楚兮这边损失众多,侍卫一个接一个倒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