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_白衣如旧【完结】

  《平生》作者:白衣如旧

  文案:

  看着酷帅狂霸拽实际上也酷帅狂霸拽攻X看着像个呆子其实不是呆子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nüè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旧 江沅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一章

  1.

  天空乌压压一片,厚重的云层铺盖重叠,不让一丝的太阳光倾泄出来。

  空气中隐隐有些大雨将至的沉闷,孩童们却仿佛毫无察觉,在那条鹅卵石铺筑的乡间小路上嬉笑玩闹。

  在这一溜儿的小矮个里,只有赵旧一人身形拔高的耸立在这群孩子间,显得不那么协调。

  他眼蒙黑布,动作有些迟缓的四处摸索。

  孩童们嬉笑着四处游窜,纷杂的发出响动,引得赵旧摸索着过去,结果往往是扑了个空,这时候,大家都会忍不住捧着肚子大笑,赵旧不知道他们笑什么,却也跟着笑,一派憨厚的模样。

  在这个“鬼抓人”游戏里,大家都不愿意当鬼,他们让赵旧当鬼,说等他能抓到人了,再换人当鬼。

  “赵旧,我在这儿,过来过来!”

  一个身材瘦如竹竿般的男孩使了个心眼,他闪身躲在一块低平的石头后,拍了拍手掌,故意引赵旧过去。

  一块高过脚踝的石头横亘在两人之间,周围的人明白了他的意图,也都跟着哄笑了起来。

  赵旧不知所以,也跟着一块儿笑,双手朝着男孩出声的方向摸索过去。

  孩子的恶作剧往往是不带恶意的。

  果不其然,赵旧磕到石头,一个没稳住,跌倒在地上。

  他勾着背双膝跪倒,两手并用撑着地,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孩子们爆发出一阵大笑,似乎在为他们的恶作剧感到开心。

  赵旧愣了一瞬,才拂去膝盖上的泥灰站了起来。

  他犹豫着扯下了遮眼布,只见周围的孩子们围在他身边,个个都笑红了脸。

  于是他也咧开了嘴,露出一口大白牙。

  “快来快来,我们继续玩!”

  孩子们哄笑着拍了拍他的背,又开始了游戏,那个恶作剧主谋的男孩子还在蹲着笑,开心得直不起腰。

  空中一道闪电划过,“轰隆隆”的雷声也终于破开云层,狂风开始肆nüè,扬起小路上的泥沙,迷得孩子们睁不开眼。

  小路旁已升起炊烟的几户人家纷纷开始唤孩子回家,孩子们“诶”的应了声,就开始相互道别,各回各家。

  那个瘦若竹竿的男孩走的最晚,他勉qiáng踮着脚,拍了拍赵旧的肩道:“赵旧,我也走了,下次再玩啊。”

  说完也挥挥手,朝着家里的方向离开了。

  赵旧站在风中,手里还攥着那条黑色的蒙眼布,他脑筋转的有点慢,望着别家的炊烟,脸上一片茫然,心想着什么时候才能不当鬼了呢。

  他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沿着那条望不到头的鹅卵石小路,朝着人烟罕至的山脚下走去。

  他不是这个村里的人,他家住在山脚下,这之间隔了个少有人迹的大树林子,往往要半个时辰才能到家。

  一天的时间,一来一回就要一个时辰,可他却乐此不疲,反正他家里也只有他一个人。

  大树林里杂草丛生,灌木也歪歪斜斜的,他走的不急不缓,在有些cháo湿的泥地印下一串串细密的脚印。

  大雨说下就下,来势汹汹,刚见几滴豆大的雨滴融入泥地,刷啦啦的大雨就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将林间草木都摧残得摇摇欲坠。

  赵旧折了片大叶子顶在头顶跑了起来,雨势很大,在前路上罩出一层雨幕,连路都看不清楚了。

  突然,他停下脚步,顶在头上的叶子也掉了下来,落在一旁的小泥坑里,溅起一片水花。

  他看见一个人横躺在前面,不知是死是活。

  赵旧有些手足无措,还是决定凑近看看,一靠近,那本被大雨冲刷掉的血腥味又浓烈了起来。

  那人衣服喇开了许多道口子,刚好bào露出他身上的伤口,鲜红外翻的皮肉,边缘被大雨冲刷到泛白,有些伤口还在冒血,有些伤口血液gān涸,凝成一片乌黑色,雨水中夹杂的泥沙融进伤口深面,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赵旧没说话,蹲下去探那人的呼吸。

  那人呼吸微弱,看起来只吊着最后一口气了。

  2.

  大雨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狂风在黑夜里呼啸肆nüè,发出的声响犹如一只可怖的怪物。树叶chuī落了一地,划过湿答答的地面,沙沙作响着。

  赵旧刚关上窗户,敏感的感受到一道凌厉的视线扎在自己背后,回头一看,本来安置在chuáng上的男子已经睁开眼,正看着自己,锋利的眸子中充斥着敌意。

  男人眼看着一个陌生人朝自己走来,他用尽全身气力撑着身子,声音隐约还有些高烧过后的沙哑。

  “别过来!”

  他语气中带着十分的狠厉和威胁,但由于身体原因,有些中气不足。

  赵旧停在原地,仿佛被吓到一般,慌忙朝着男人摆手,“我,我,不是……”

  结结巴巴讲了一串,也不知道到底要说些什么。

  男人没有放下警惕,咬牙和赵旧对峙着,一时间屋里安静异常,只是男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再次烧红的脸也表明他撑不下去了。

  赵旧少与别人jiāo流,也不知道这时候该gān些什么,于是他只能乖顺的站在一旁,保持一个让对方觉得安全的距离,目光却一直在观察男人的身体状况。

  chuáng上的男人终于支持不住,身子一软,又瘫倒在被窝里。

  赵旧眼疾手快,男人刚失去意识倒在被窝,他就飞快过去,摸了摸他的额头。

  烧的很严重,得快点降温,赵旧坐在chuáng边,把布巾蘸水拧gān后,擦拭着男人不断冒出的热汗,直到情况好转,赵旧这才停下动作,将布巾罩在男人额头上。

  男人现在已经失去意识了,赵旧也没打算叫醒他。

  屋里就只有一杆chuáng,赵旧看了看安静躺在chuáng上的不知名男人,又看了看自己,只能从柜里搬了一套新的被褥,在地上铺好凑合着过一夜。

  3.

  天蒙蒙亮,昨夜的大雨停了,地面一片láng藉,有些在狂风bào雨摧残之下依旧□□的草木冒出了新芽,残枝与新叶对比之下,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赵旧早早就起来了,他一开窗,就看到一滴滴晨露压弯了新绿的枝桠,滑过叶尖滴落在小水洼里。

  他动作还是很轻,将满是断枝落叶的庭院洒扫一遍,顺便挑着根扁担去河边打了两桶水。

  江沅一觉睡醒,身体没有那么沉甸甸得了,仿佛操控权又回到自己身上。

  扫视一遍陌生的环境,隐隐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江沅掀开被子,大幅度的动作牵动了身上的伤口,他闷哼一声,神色有点痛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