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满_几番轮回【完结】

  《圆满》作者:几番轮回

  文案:

  我讨厌圆满,自这人来到王府开始,我便开始怀疑自个儿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圆满这人太温吞,眼睛跟牛一样大,还老是娘们儿唧唧,真烦。

  所以嘛,我应该一直讨厌他。

  文案无能,万字小短文一篇。

  因为是短文,所以就分为上中下三篇啦~

  名字瞎取的,是的我就是这么随意。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圆满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上篇

  1

  我讨厌圆满,自他被爹爹从不知哪个山旮旯里领回来的第一天起就讨厌。

  “庆儿过来,这是小满,从今儿起就住在咱们府上了,你不许调皮,更不许欺负弟弟,可知道了?”

  记得那是端午,我手捧娘亲亲手包的大肉粽正啃得畅快。

  隔着粽子,我看到泛白布衣一角。

  啧,穷酸。

  顺着衣角,我看到他与爹爹jiāo握在一处的手。

  再往上,便是一双淡色眸子。

  “来,小满吃个粽子好不好?”娘亲笑着将最后一个肉粽递到那孩子手上,“你庆哥哥可是最爱吃这个了,你尝尝看。”

  那是最后一个粽子。

  彼时我刚过了九岁的生辰,自那时起,我突然有了一种极深切的危机感。

  在这王府里,小爷我再不是爹娘宠着的那个唯一了。

  2

  “圆满圆满,”搁下笔,我戳戳对面那人的额头,嬉笑道:“你爹娘若是知道自个儿早逝,你说他们可还会给你取这么个有福气的名儿么?”

  夏蝉聒噪,刺耳之声显得屋内极静,圆满将书翻了一页,眸子里涌上些微笑意,望着我动了动嘴唇,仍没蹦出半个字儿出来。

  彼时距圆满来王府已过了一年,这一年里,这个问题,我变着法问了他数回,得到的回答基本与这次无异。

  对此,我十分不解。

  记得爹爹曾说过:于不解之事,自当弄个清楚明白。

  于是专门挑了一个吉日,我端了盘爹爹最爱吃的凉糕,送到其书房,并挥退下人,以平生最严肃之神情,将此事问了出口。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正逐渐转yīn,连蝉都不叫了。

  而爹爹的神情却灿烂热烈如七八月里正午的太阳。

  他将吃了一口的凉糕放下,说道:“哦?此事当真?庆儿可确认过?”

  “当真。”我几步走近爹爹跟前,仰头看着他十分诚恳,“自他来府中起,儿臣几乎每隔一月便问一回。”

  “竟是这般。”爹爹点点头,嘴角的笑好似初chūn的风,chuī得我得意洋洋。

  “庆儿啊。”

  “爹爹何事?”

  “这《道德经》拿去,十遍。明日早膳时jiāo给爹爹。”

  3

  自那天夜里开始,《道德经》便给我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对此,我想我应该感谢圆满。

  因此我与他的梁子结得更深了。

  转眼夏季逐渐离去,王府第一片叶子落下的时候,秋风顿起。

  我与圆满在房里温书。

  我看得唉声叹气,十分烦躁。圆满一手执笔,写字的模样跟他人一样温吞。

  看着他的额头,我忍不住又伸手戳了戳,挖苦道:“圆满圆满,你说你……”说到这儿,我的手突然一痛,想起那日抄书一事,便住了嘴。

  “嗯?”圆满停了笔抬头看我,眸里带了些疑惑,白皙的额头上逐渐泛起一个红点。

  “啧。”我使劲儿将他额头戳了两戳,讥笑道:“轻轻碰一碰就红,你还是个男子么?怎得比宫里的公主还娇弱?”

  圆满眨了眨眼,抬手捂住额头,笑着轻声道:“不痛。”

  啧,大夏天手凉得跟块冰似的,果真跟女子无异。我自他额上抽回手,在后腰上捂了半晌,这才缓过来。

  之后我俩便各做各的。我翻了几页书,抬头发现这小子的额头仍旧泛着丝红,而他正埋头写字写得认真,就这么瞧着他,我心头突然感到有些挫败。

  什么时候能看到圆满哭就好了。

  他好像除了淡淡的笑以外就没有别的表情。

  所以我爹爹总是如是说:庆儿啊,你看看小满,他还是你弟弟,怎的像个两岁孩童的却是你?

  说完之后,还总伴着一长一短两声哀叹。

  私以为,圆满才不甚正常。

  就连宫里的皇子公主在这么大岁数的时候都天天嚷嚷着上树掏鸟蛋,更何况圆满。

  “圆满圆满。”我伸手想戳他。

  圆满抬头,歪着头望着我,眼里带着疑惑。

  啧,又不是牛,眸子生这么大做甚。

  不知怎的,我竟有些下不去手,便自半道收回手,改为托腮。

  “圆满啊。”

  “嗯?”

  “上次都是因为你,爹爹才罚我抄书。”

  “嗯。”

  “我手痛,这几日的功课你帮我写了罢。”

  “好。”

  于是我心中的挫败感更甚。

  托腮望着圆满,不解。

  4

  圆满这一写,便帮我写了好些年。

  自此,我体验到前所未有的轻快。功课再不用自个儿亲手写,省下来的时间便可以偷溜出去玩儿。

  更重要的,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去琢磨如何将圆满弄哭。

  还是哇哇大哭的那种。

  在树底下捡到一条毛虫,满怀期待将其丢到圆满头顶,换来后者一句:“你知道么?蝴蝶就是毛虫演变来的。”

  “嘁!毛虫和蝴蝶?怕不是你痴人说梦罢!”

  “真的,毛虫会将自己结成一个茧,过上一段时日之后便会破茧而出化成蝴蝶。”

  “胡说八道,拿来!”

  我夺过圆满手心里蠕动的毛虫,欢天喜地转身走进自个儿房里。

  ……

  让下人熬了碗上好的浆糊,趁圆满不在,将其糊在他常坐的椅子上。

  待圆满回来,我极亲切地唤他:“圆满,圆满!”

  “嗯?”圆满弯着眼眸。

  “你给我讲讲那本书可好?”我伸手指着桌上。

  “好。”

  圆满说着便抬步往桌边走。

  意料之中,他坐上了那把椅子。

  “哈!上当了吧!”

  我站在圆满跟前乐得龇牙咧齿。

  圆满的神情仅愣了一瞬,扯扯被粘在椅上纹丝不动的袍子,无奈摇头轻笑,随后拿起桌上那本书,翻了翻说道:“此书前几日夫子刚教过,其意乃告诫后人,凡事不可违背本心……”

  “嘁!你当我傻么,这书里内容我早就烂熟于心了,还用你说?”我叉着腰,气急败坏,这人怎么是这样的,“我去玩了,你呆在这里好好看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