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来之上妆_时镜【完结】

   《重来之上妆》作者:时镜【完结】

  文案:

  娘亲说,男人的铁甲,女人的红妆。

  胭脂有毒,粉黛穿肠。

  等长大,她才明白,为什么“妆容一上,洗不净,卸不去”。

  谢馥,小字无香。

  生于冬末,冰天雪地梅花谢,百花未开香断绝。

  乃当朝内阁首辅高拱的外孙女,寄居京城,素面朝天,从不上妆。

  她是扎在京城名媛们心里的一根刺,偏偏谁也不敢去碰。

  直到,

  她遇到那个不靠谱的丈夫:一个二十八年不上朝的皇帝。

  备注:

  1、又名:《这个皇帝不靠谱》《哀家心好累》《有种你就上上朝》;

  2、明隆庆—万历;本文设定:男主年龄比历史年龄大6岁;

  3、风格: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瞎扯淡;

  内容标签: 恩怨qíng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馥 ┃ 配角:朱翊钧,裴承让,薛况,霍小南,秦幼惜,张离珠,陈望,谢蓉 ┃ 其它:作者智障系列

  金牌作品简评:

  母亲逝世,孤女谢馥被外祖父高拱接回京城,由此被卷入风起云涌的宫闱斗争之中。“胭脂有毒,粉黛穿肠。女人的妆容,上得去,洗不下”,年幼的谢馥一直不明白,直到她面临重重斗争,不得不穿上盔甲……全篇以“上妆”意象贯穿,文字流畅,别具一格,更有复杂的身世迷局,悬念迭起,值得一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001章 泥娃娃

  “死丫头,有本事别跑!”

  谢府后院,气急败坏的大小姐谢蓉一把扔了手里的胭脂盒,顶着一张大花脸,提着裙角就冲了出去。

  躲在窗台下面的谢馥见势不好,撒开脚丫子,拔腿就跑,一溜烟就跑上了回廊。

  不跑是傻子!

  这时候还在冬月,接近年关,谢馥穿着一身银红撒花小袄,脚踏一双羊皮小靴,带几分喜气。

  她跑起来一阵风似的,后头穿绣花鞋的谢蓉怎么也追不上,气得直跳脚。

  “死丫头,站住!”

  谢馥只管朝别院跑,懒得回头搭理她。

  今天她娘了国丈固安伯家做客,没在府里。

  谢馥于是溜出府去,买了个泥娃娃。回来时候,正巧撞见自家大姐对镜梳妆,涂胭脂,一张白生生的脸上涂了大片猩红,看上去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谢馥一时没忍住,扮了个鬼脸跳出来,大叫一声——

  “大姐学姨娘涂花脸,羞羞羞!”

  谢蓉吓得一抖,手里的胭脂斜斜拉出去半截儿,在脸上划了红红的一条印子,像是被人拿鞭子在脸上抽了一记一般,顿时“破了相”。

  两姐妹本就不和,谢蓉大叫着追出来,要跟谢馥算账。

  可谢馥哪儿把她放在眼底?

  她在家的地位不尴不尬,可至少知道她娘高氏有绝对的权威。有恃无恐之下,只管朝着她娘的别院跑。

  眼瞧着别院越来越近,“平湖别院”简简单单的匾额就挂在上面,谢馥往月dòng门里一钻,就不见了影子。

  后头追的谢蓉到了月dòng门前头,气得跌脚。

  “死丫头,太狡猾了!有本事别躲进去!”

  谢蓉死死地盯着月dòng门上面挂着的匾额,咬牙骂着。

  同样追得气喘吁吁的大丫鬟秋月忍不住劝她:“大小姐,这是太太的别院了,可不敢再追。”

  谢蓉哪里不知道这个道理?

  只是这小丫头片子未免太叫人生气。

  谢家大小姐蓉姐儿是庶出,豆蔻年华,大眼琼鼻,樱桃小口,自是爱美之时,偶得了一盒桃花胭脂,想要上手把玩。

  没料想,才往脸上涂了那么几下,谢馥那huáng毛丫头脑袋一冒,就从窗底下钻了出来,指着自己的脸讥笑。

  不过是个九岁毛丫头,什么也不懂,竟敢笑她?

  谢蓉气昏了头,都没顾着嫡庶之别,就追了出来。

  可现在,谢蓉脑子一下清醒了。

  看着别院月dòng门,太太高氏那一张淡静的面容便浮现在了她眼前,将她刚冒出头来的火气,全数浇灭,无影无踪。

  谢府老爷谢宗明,嘉靖三十五年殿试二甲第十五名,娶了高氏为正室夫人。

  高氏出身名门,乃是当朝大学士高拱的掌上明珠,高府唯一的嫡女。

  高拱宦海沉浮数十年,位极人臣,偏生子嗣稀薄,因而对高氏疼爱无比。

  可想而知,高氏嫁给谢宗明之后,在家里拥有怎样的权威。

  她嫁进来当月便有了身孕,次年二月早产,七活八不活,好容易险险生了个女儿,取名为“馥”,小字“无香”,便是如今的谢二小姐谢馥。

  谢馥生来命还不错,外祖父高拱把她当眼珠子疼。人虽是意外早产,可身体还算qiáng健,没病没灾。

  只是高氏伤了身子,打那以后再未有孕,是以谢府之中仅有谢馥一个嫡出。

  谢蓉她娘则是老爷早年所纳之妾,在高氏进门前就怀了谢蓉,占了谢府长女的名头,端的是打了高氏的脸。

  所以,谢馥三五不时就要捉弄捉弄她。

  谢蓉常被谢馥气得跳脚,可也无可奈何。

  高门府第出身的高氏,府里所有人都攀附不起,便是老爷谢宗明见了高氏也不敢大声说话,唯恐惹恼了她。

  眼下谢蓉顶着一张大花脸,望着别院里深深糙木,只能咬牙,将所有的不满往肚子里吞。

  迟早有一天,她要叫谢馥知道,嫡出也算不了什么!

  “秋月,我们回去。”

  谢蓉转身就走,秋香色窄袖褙子穿在她身上,已经有些袅娜的味道。

  月dòng门里的谢馥并未走远,就站在廊下,瞧见谢蓉一脸yīn沉离开,不由将手里的胖胖泥娃娃抛了抛,嘻嘻一笑。

  她年纪虽小,仗势欺人的本事却学了个十成十。

  谁叫自己有个厉害娘呢?

  哼,你谢蓉不高兴?

  不高兴也叫你姨娘投个好胎去呗。

  谢馥朝着月dòng门外吐出自己的小舌头,越发有恃无恐起来。

  “二姑娘好,二姑娘好!”

  背后传出嘲哳难听的鹦鹉声。

  谢馥转过头来,一只憨憨的虎皮鹦鹉站在廊下的huáng铜鹦鹉架上,昂首挺胸,颇有几分睥睨之态。

  “二姑娘好,二姑娘好!”

  嘴壳子一翻,虎皮鹦鹉又叫了两声,还在架子上动了动爪子。

  谢馥听了,噗嗤一声笑了。

  她伸出小手去,轻轻摸着鹦鹉头上一片翠色的羽毛:“英俊乖,好好在这儿看着,一会儿我给你吃香的,喝辣的!”

  “二姑娘好,二姑娘好!”

  鹦鹉英俊似乎很高兴,扑棱扑棱翅膀。

  前头的“二姑娘好”是问好,现在像是夸谢馥是个好人。

  谢馥看着这小东西,一下就高兴了。

  这只虎皮鹦鹉是去年她八岁生辰时,母亲高氏送给她的,她给这鹦鹉起名为“英俊”。眼见着都要过去一年了,这小东西也没学会第二句好口彩,是只蠢鹦鹉。

  谢馥逗弄它三两下,想起谢蓉的胭脂。

  “大家都有胭脂,我娘怎么没有?”

  谢馥想想,忽收了手,转身绕过回廊,来到了临泉斋前面。

  两扇雕花门掩着,周遭都安安静静的。

  绍兴府才下过罕见的一场雪,天放晴不久,苍青青如一只倒扣的玉碗。

  谢馥小小的影子映落在台阶前头,被叠了三叠,越发显矮。

  她跺了跺脚,将靴子下面站着的泥雪都跺下去了,才蹦上了台阶,推开了门。

  谢夫人高氏喜静,一直以来不住正屋,府里的事qíng也甩手不管,偏居在这平湖别院,临泉斋是她起居之所。

  屋里没人。

  迎面一幅云鹤鸣泉图,当中摆着雕漆云龙纹翘头案,两把huáng花梨木玫瑰椅,左面悬着一幅珍珠帘,朝两边挂起,露出里面陈设的楸木石面月牙桌,一架百宝嵌花鸟纹曲屏。

  一应摆设,都是江南谢府没有的气派和富贵,全是她娘带来的嫁妆。

  绕过四扇的曲屏,她看到了临窗的镜台。

  八宝菱花镜放在案上,妆奁前面摆着一把打磨jīng致的象牙梳。

  好像,她从来没有看见过娘在镜台前上妆,每日晨起也不过就是净面梳头。

  谢馥忽然好了奇,走过去,看到镜台上立了个百宝嵌婴戏纹梳妆箱。

  眼珠子一转,她放下手里白胖胖的泥娃娃,上去打开了箱子。

  “好多……”

  谢馥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

  簇新的簪花银粉盒旁边摆着绸粉扑,琉璃瓶里盛着蔷薇露,彩画漆圆盒内装着芳香四溢的口脂,画眉的麝香小龙团,与其他的柳叶形画眉墨,一起放在紫檀小盒里……

  最里面是一只錾着花蔓纹的金质穿心盒,拿起来沉甸甸的,也不知里头盛的是香茶还是它物?

  抬起头来,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白里透红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脑海里回响着刚刚秋月对谢蓉说的话。

  “女儿家的美,三分天定,七分妆定。大姑娘用这色儿可好看了。”

  谢蓉好看么?

  镜子里的谢馥就是个小huáng毛丫头,她不得不承认,比起已经十三的谢蓉,自己的确差了点。

  “理罢笙簧,对菱花淡淡妆……七分妆?”

  伸出手,谢馥拿起了圆盒,旋开来看,里面一层腻腻的红脂,表面泛着平滑的油光,想来没人用过。

  刚才在窗外看见谢蓉把东西往脸上抹,这东西也是了?

  她一根手指戳出来,眼见就要沾着里面红红的膏体了。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跟大姐一样?”

  谢馥鼓着腮帮子想了想,又摇摇头,缩回手来,将圆盒放下。

  再说了,要被娘发现怎么办?

  可是……

  谢馥回头一看,娘不在。

  屋子里静静的,就她一个人。

  刚才开了圆盒,空气里隐隐浮着一股清甜的香味,让谢馥想起桃子,想起开在院墙上的香花,想起姹紫嫣红……

  心里像是踹了只痒痒挠一样,谢馥摸了摸自己心口,

  “就试试,娘从来不上妆,也不会发现。就一次。”

  她可指天发誓,自己无比诚心。

  手再伸出去,一把将圆盒抓在了手里。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时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