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春色_柳原910【完结】

  《九重chūn色》作者:柳原910

  文案:

  身前的相柳,不再是杀母仇人,那种完全陌生人的疏离让颜渊不舒服。幼年时的记忆里的,已不甚清晰,而眼前的这人,确是异常的鲜明。

  在思考之前,手已经自觉抓住前侧相柳的肩膀,将人抵在了枝繁叶茂的树下。

  扶疏花影里,颜渊看见相柳慢慢抬起头,双目异色,冷冷的看着他。

  颜渊一震,松开了手,相柳的眼睛,那是征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1

  东海之滨,漆吴山,太阳停歇之处。

  光华璀璨,真如幻境。

  过了这处,便是三途河的入口。

  浅huáng浅紫rǔ白一色的天海之滨,是五彩斑斓的河水。似乎在流动又像是亘古静止。

  有一人融在水中,沾染过的衣衫是落旧。他侧转头,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叹息,长长的发束在身后,被河水推向一片灿烂的所在。

  颜渊觉得心口无法抑止的窒息,他想呼喊引起那人回头,却无法发出声音,更无法动弹。只能看着那个身影一步步远去,光芒万丈,晃得他不得不闭上眼。

  再睁开时,他在一座桥上。水底的游鱼清晰可见,一群群游弋而过。

  是千栈桥,广栗之野城外的那座。

  整个天空一片昏huáng,沉寂苍冷。

  远方飘来一个影子,近了颜渊看清,是三角shòu。

  昔日火王夜焰的坐骑,赤火焰角,行如风。

  坐在三角shòu上的,只有火王了。火浣衣依旧华美飘逸,只是红衣中包裹着另一个身影。

  是相柳,被他重创的相柳。

  被夜焰抢走了,不知藏到了什么地方。

  昏huáng灯影里,温暖如chūn,夜半昏时。相柳被夜焰抱在怀里。

  他在……渡血……

  凤凰一族血至为珍贵,为他人渡血,是将自己的命给予别人。

  夜焰居然会为相柳做到这种地步。

  红光一闪,什么都不见了。相柳不在,夜焰也不见了。

  焚成灰的烬,低垂帘幕下的半张脸,月色清透。

  半弯的梧桐下,清凉的水。

  chūn城无处不飞花。

  有人躺在漫天血红中,流尽最后一滴血。

  那些溢出的血,像是有生命般鲜艳游动,无处可依。

  一地的艳红,灼伤眼。

  水浸透红衣,衣袖一角殷红似血,莹润如水,寒风中簌簌抖动。

  雨,一滴滴,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夜焰之死,他虽未助力,却是放任了云凛的做法。

  “属于我的花,由我亲手让它凋落。”是云凛的声音。虽然自小认识这个人,但这人的想法,从未摸清过。

  一身墨蓝的云凛慢慢蹲下身来,手腕一翻,一朵鲜艳欲滴的朱槿跃然掌中。

  坠落,到我的怀中。

  香盈满袖。

  “呐,我一直都在做这个梦呢,夜焰。把你从万丈神坛上拉下来。就像拔断鸟的翅膀一样亲手把你杀了吃掉,血液一滴不剩。这样你就会完完全全成为我的东西,你也一起来尝尝我的噩梦。”低沉却满含柔情的声音,浑厚而诱惑。

  染满血的你,是最美的。

  随之而来的是诡谲的发自喉间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

  真不是一般的变态。

  鸿爪踏雪泥。

  万川冰封。

  相柳只穿了件月白色长衫,胸前的衣扣草草打了结,锁骨和大片胸口□□。颈上垂着一个银色饰物,趁着细腻的肌理。嘴角一抹殷红,显出平日不曾有的柔弱,更为撩人。

  颜渊一震,再也无法移开目光。

  相柳对他浅浅一笑,上元十五的月色如水化开。

  九重月明,相逢正好。

  从灵犀出来之后,再无法闭上眼入睡,长夜折磨,似是将这些年的过往延长拉慢回旋了遍遍,仍是无法入眠。

  几日前去东海之滨向望舒上神讨了灵药,燃在金shòu炉,却做了这样绵长陆离的梦。

  是你要回来了吗?

  第2章 2

  一千年后碧水寒潭

  昔日龙族所栖之至yīn至寒之地。

  七海八荒在诸神huáng昏的天劫之中,并没有陨落,反而因了仙界的兴起而愈发繁盛。

  上古一族的大神隐居于各自领地,更广阔的神界被众仙覆盖。更迭换代,亘古自有,神界亦然。

  又一年琼华宴,只是昔日是神界盛事,如今被仙界效仿了来。

  百花仙子步疏坐在寒潭畔秋水阁,琼华宴必经之地。这是昔日龙族与凤凰一族决战之地,而今万年已过,昔日大战痕迹已没,再看不出半分。

  “百花仙子好兴致。”低低的华丽声音突兀在耳畔,步疏一惊,转头看见一袭如雪白衣,纤尘不染。衣袍一闪,来人坐在了她旁侧。

  步疏从未见过此人,这令她心底有些惊讶。遍属整个仙界,甚至神界,少有她不认识的存在。而此人周身风华,实乃罕见。

  白衣人向她点头轻笑,拿起面前的酒樽,一口饮尽。

  任是步疏见识过不少上界仙家风采,仍是在这样的一笑中失了神。

  来人眉目含笑,唇角浅浅弯起弧度,眼中便似盛开桃花一般,烙在她眼底心上。

  那是怎生的风采。

  雪凝红叶,那一种惊世的美。

  “仙子,请。”

  步疏忙拿起酒杯浅酌。

  而白衣人随意的向后靠在座椅里,悠闲的看向她身后。

  这个位置是最好的,所有赴宴之人都可看见,但由于在寒潭一角,不注意没人会留意到这里。

  而这时,身后穹门处喧哗声突然大了起来,步疏不觉转身去看,却听见那侧有高声传来:“云凛上神到了。”

  不知是否步疏错觉,一旁白衣人在那一瞬手颤了下,待到她定睛去看时,那人稳稳坐在椅子上,收回了之前探寻的目光。

  云凛上神,诸神huáng昏后,龙族唯一的幸存者,地位自是非同一般。一群上仙簇拥着往中庭去了,却有一人落在了后面。

  步疏和白衣人在惊讶中看着那人慢慢的向他们这侧走来。

  一袭如墨黑衣,像是披戴了整个夜色的黑一般,进入两人视野。

  黑衣人向两人点了点头,便兀自站在回廊前,看着寒潭下的万丈深渊。

  步疏认出来了,是麒麟一族的颜渊上神。

  据说一千年前,从虚弥海出来之后,性情大变,很少有人再见过他,哪知今日却来了琼华宴。

  气氛一时变得沉重压抑,步疏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有无形的威压在加重,她心口一窒,再也无法忍受,晕了过去。

  “用得着用这种方法牵连无辜吗?”

  用上神的元神之力压制,百花仙子自然无从抵抗。

  白衣人扶住步疏的身子,把她放到了一侧躺椅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