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声咽_楚遥【完结】

  《箫声咽》楚遥

  文案:

  文艺版

  一曲箫调声声咽,月波轻漾,森森竹影。

  宫廷深处的诡波惊澜,朝堂上的惊涛骇làng。

  清冷月华中,他青涩动情,却知此刻成永久。

  萧萧梧桐下,他倾尽深情,终知一世一双人。

  缘起缘落,情深情浅,分离聚散皆谁定。

  当风平làng静,蓦然回首,原来他一直在那里。

  剧情版

  顾行止原只是想着,这一生一世,默默瞧着修齐的身影

  而当真相一步步揭开,为了修齐,他不得不离去

  当他们再次相遇,宫野朝堂又将会掀起怎样的风雨

  两个相爱却不能爱的人,将如何要走到一起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修齐,顾行止 ┃ 配角:皇后,皇帝,顾慎言,萧舒朗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楔子

  却是huáng昏时分,天际烧得一派殷红,那绯红的云翳缓缓流动在半山上,层层卷卷地舒着,仿佛是一团团灼灼燃烧的烈焰。那西斜的日影下,却是一片青碧的竹林子。幽篁修竹,细叶纤纤,一时起了风,风声掠过竹叶,只听得萧萧竹声,轻轻搔着人心。

  行止手里握着一卷书,负手立在竹林下,瞧着叶子中泻下的软软日光,不由想起句诗来,缓缓念道:“山际见来烟,竹中窥落日。”念完这句,他不由轻轻笑起来,又叹了一声,“当真是竹影和诗瘦了。”

  他走了两步,却觉得有些凉了,便往屋子里走去。他这竹屋建在竹林子边儿上,四周拿着短竹子围成了低矮的篱笆,四处收拾得却也是齐整。他走进屋去,屋角边儿的炉子上煎着药,袅袅的白汽腾腾地升起来,缭绕在这竹屋子里头,四处皆是浓郁的药香。行止方想走过去将那火灭了,却忽地听见“咔哒”一声门响,浅浅的脚步声传进耳来。

  行止不由笑道:“织绣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他说着,一边回过头去。然而回首瞧去的一瞬间,他猛地睁大了双眼,脸色一瞬变得苍白,他的嘴唇颤抖了几下,仍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来人穿了一身玄色的衣袍,带着药气的风轻轻掀起他的袍子,他的衣袖在风中浅浅dàng着。他嘴角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朝着行止慢慢走来,仿佛每一步都踏在他们两人曾经的那些岁月上,仿佛每一步沉重的如同那些过往。他玩味地笑着,眼底却是一片冰冷的意思:“织绣?”

  行止怔怔地瞧着他,眼中复杂的情绪几乎是要溢出来,他狠狠抿着唇,身子却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他瞧着行止的模样,一时不由焦怒起来,狠咬着牙笑道:“怎么,这才多久未见,便是不认得我了?”

  行止觉得鼻酸,他瞧着他,终是缓缓带上一丝笑意,然而声音中却是带着一身颤抖道:“修齐,你怎么……”

  “我怎么找到你?”他猛地截断他的话,“朕怎样找你,又与你什么相gān?更何况,朕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行止一时怔住了。眼前的修齐仿佛早已不是当年青涩的模样,眉宇间是一派刚毅。只是他曾经轻轻抚过的柔和的眉目,如何便教岁月摧成了如此冷厉的模样?他有一点恍惚,忽然就意识到,这已不是当年他们在文华殿前的情境了,那个淘气、爱顽笑的修齐,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模样。他模糊地意识到,他也不是当年的他了。

  行止张了张口,声音慢慢低下去,带着不可抑制的伤痛,终究是道:“皇上。”

  修齐仿佛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握住行止的手,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厉声道:“顾行止,你,你……”他的声音渐渐沾染上哽咽,“你为何离我而去?”

  行止慢慢闭上眼睛,轻声道:“皇上,都过去了。”

  “过去了?过不去,永远都过不去!”他猛地将行止的身子按倒在chuáng上,狂风bào雨似的侵上他的唇,带着恨意似的,用力厮磨着,仿佛是要把这些年的苦痛通通地发泄出来。两个人的衣衫纠缠在一起,白色与墨色,如同水墨一般蜿蜒出浓烈痕迹。

  行止用力偏过头去,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用力道:“皇上,你请自重!”

  顾修齐压在行止的上方,近近地瞧着他的眉眼,那目光近似贪婪,他嗤笑一声:“自重?”他咬牙道,“顾行止,你当年不告而别,你知道这么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这么些年,我有多想你我就有多恨你!”

  他说着话,眼圈渐渐红起来,一滴泪“啪”的一下便落在行止脸颊上,他用力伏下身子,猛地抱紧行止,哽咽道:“行止,真的是你吗?”

  行止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去,他不由自主地握上修齐的臂膀,整个人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修齐贴着他的耳朵,轻轻叹道:“你这里这一片竹子,可不是因着我?”他不等着行止开口,登时又道,“你同我回去。”

  行止狠狠咬一咬唇,出声道:“皇上,我不能。”

  修齐握着他的手狠狠用起力气来,他的眼睛一片通红,带着那般痛苦的恨意似的:“朕乃一国之君,朕想要的,朕都能得到。”

  他渐渐松开行止的手,缓缓起身,道:“来人,将他带走。”

  行止望着他,用力道:“修齐!”

  修齐修齐轻轻拍了拍袖子,眼中带着些冰冷的笑意道:“没有你能不能,只有我想不想。”

  炉子上紫砂锅里黑漆漆的药汤子溢出来,慢慢浇熄炉下的火焰。风轻轻chuīdàng着屋子的小门,朴拙的竹屋里头冷冷清清的,带着一点萧索的意味,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是那只烧gān了的锅子,昭示着这一切曾经发生过。

  第2章 第一章 月波箫意

  方下了一场雨,四下倒听见窸窸窣窣的虫鸣,带着些凉薄的味道,几丝凉意扑到面上,才教人忽觉秋意渐浓了。月上中天,四下摇动着月影,映在朱红色的高墙上,辉煌的琉璃瓦缓缓漾着清透的月光,倒是一派清幽宁静的模样。

  才过了八月十五,宫中各处倒仍是一派节下气息,宫中仿佛仍弥漫着浓郁的月饼香气。时辰却是不早了,宜华带着几个小丫头小太监往东宫的方向走去。宜华手里捧着只雕花红木盘子稳稳地走在前头,这上头拿青瓷盘子搁了几只团团的月饼,散着浓浓的桂花香气,倒是同着天上那只晕huáng的圆月相应成趣。这奇巧的玩意儿是今年从杜泽镇进上来的桂花月饼,吃着香甜却不腻,难为太子喜欢多吃了两口,皇后瞧着面上高兴,便将皇帝赐的几块命身边的大宫女一并送到东宫那边去。

  还没走到太子屋里,便听得门里面一派喧嚣淘气的声音,宜华不由轻轻摇了摇头,笑吟吟地道:“娘娘有赏。”一边说着,一边领着身后的宫人们进了门。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