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耽] 逢君_是鹿【完结】

《[古耽] 逢君》作者:是鹿
文案:
- 开封旧事待他年,姑妄言之,借以遥敬。 -
风定雪已深。
山高水长又逢君,讳说相思。
(短+清水见底)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掌柜 ┃ 配角: ┃ 其它:北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自我反省,觉得自己好啰嗦。
这篇就不说什么了,反正就是个短篇,请直接看文吧~
枯叶镇远离官道,整个镇子荒僻萧条,镇上唯一的一座客栈就也跟着生意惨淡。
冬雨一下,天儿就更见冷了。
掌灯时分,檐下的铁马铃被风chuī得格棱响,掌柜才把一盏油灯端到柜面上,翻开簿子准备对账,半掩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把掀开,一个身穿紫色曲裾棉服、系着同色锦缎斗篷的姑娘就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那姑娘气呼呼地将怀里搂着的包袱往厅中的一张四方饭桌上重重一摔,大声叫囔道:“掌柜的,给我开一间上房!”
掌柜一愣神,还来不及上前去招呼,就瞧一个男人焦灼地从外面追了进来。
男人三十许的年纪,高高大大,面容英武,他走进客栈,尴尬看一眼立在柜面后头的掌柜和厅角正抹着桌子的店小二,霎时间红了半张脸,他低头靠近紫衣姑娘,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咱不闹了吧?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就回家去……”
“要回你自己回!”姑娘狠狠推了他一下。
男人的脸更加红了,他讷讷了好半天,再又哄道:“发脾气归发脾气,你不能离家出走啊,这都近年关了,哪里有不回家的道理?”
姑娘冷笑:“我不回去岂不更好?倒成全了你跟隔壁的张寡妇!”
听闻此言,男人面上一冷,立即生气辩驳道:“都跟你解释了一百遍,不是那样、不是那样的!张大嫂家的辘轳坏了,我去帮她修理,她看我修了好久,想回屋倒口热茶水给我喝,脚下不小心绊到了绳索要摔跤,我情急去扶她,她就刚巧跌到我怀里来了,我们两个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你就不要再胡乱揣测了!”
“你说我就信?做贼的会承认自己是个贼吗?”
“小雨,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
“我说话怎么难听了?事实就是事实,还怕我说吗?”
“什么狗屁事实,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你为什么不敢跟我去找张大嫂对质?一个人胡思乱想很有意思吗!”
“你跟她有私情,她当然会帮着你说话!”
“郑雨你、你真是不可理喻啊!我们成亲十多年,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当天张大嫂十二岁的儿子还在屋里,我就算再无耻,再不要脸,也不会当着别人孩子的面……”
男人越说越气,说到最后一句,总归是当着外人在场,面子上挂不住了,硬是戛然止住了话头。
名字叫郑雨的女人听了,若有所思,一时也没有再不依不饶去逞口舌之快。
原来是两口子吵架,女人赌气出走,男人追来,一路苦苦相劝,赶巧今儿个就到了这荒僻孤镇上——
掌柜眼角微挑,觉得有几分可笑,他含笑从柜面后头绕身出来,热心上前劝解道:“哎哟,还当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敢情是小两口吵架了,俗话说‘夫妻没有隔夜仇,chuáng头吵架chuáng尾和’,我刚在一旁也听得真切,这其实就是一场误会。姑娘,你听我一声劝,别再置气了,你这夫君啊,要真是心里没有你,能这么巴巴儿地跟你一路,不顾这男人的颜面求着你回去?”
估摸着本来就想明白了什么,加之被旁人一提点,满腔怒气也是消了大半,郑雨单是站着没说话。
掌柜笑盈盈地说道:“天黑了,外头又在下雨,二位今晚就暂时住在我们店里罢?我去给二位准备一间上房。哦,还不知这位公子怎么称呼?”
“掌柜客气了,我姓孙,您叫我孙楚就好。”
“不敢,不敢。那有劳孙公子和夫人在此稍待片刻。”
掌柜走开,孙楚觑着妻子郑雨风尘仆仆略显憔悴的脸庞,怪是心疼的,他朝在忙的店小二说道:“小二哥,走一程路有些饿了,麻烦给我们夫妻上三两个好菜来吧?最好能有一碗红烧肉,我妻子最爱吃这个。”
店小二抬头,对他们笑了笑,歉意道:“对不住,我们厨子脾气大,做菜得看心情,还请客人有啥吃啥了。”
孙楚很讶然,但转念一想枯叶镇萧瑟寒酸的样子,也不好再qiáng求什么。
“好菜没有,好酒却不缺。二十年陈酿花雕,客人要不要?”在店小二跑去厨房的时候,掌柜从身后柜子上取下一个小酒坛,走过去,一边将酒坛放在桌子上,一边笑着对二人说,“二楼左拐第一间,天字一号。我们小虫儿早上刚打扫过的,非常gān净,请客人放心住宿。”
“好香啊!”郑雨嗅到了花雕的醇香,很高兴地伸手把酒坛子挪去了自己面前。
“那好,掌柜,我们要一坛花雕。”孙楚说。
片刻后,客栈小二把三样菜端了上来,是一钵白灼青菜,一盘萝卜gān炒腊肉,再一盘渍笋片,两热一冷,寡淡是寡淡了些,但好歹也算有荤有素,勉qiáng算个样子。
“客人饮酒,要不要加一碟花生米?”掌柜趴在柜面上探头问道。
“那就麻烦掌柜的了。”孙楚侧过身应道。
掌柜于是就让小二给添了一碟花生米。
客栈的门还没有插上闩,寒风呼呼地透过门缝直往厅子里灌,chuī得灯火都摇曳得厉害,忽明忽暗很是闹心。
掌柜的目光离开账簿,护住柜面上油灯的火焰,叫住刚给孙郑二人上完佐酒菜的店小二说:“小虫儿,你去把门关了,这么晚了,应该不会再有人来投宿了。”
小虫儿答了一声,用布巾揩揩手,然后走去闩门。
“哎呀,见鬼了!”
门没闩上,小虫儿却吓得脸色煞白,往后跌了个跟头。
在喝酒吃菜的孙氏夫妇齐齐将目光投向门口。
掌柜见状,忙向门口跑了过去:“怎么啦?”
“我不是鬼。”一个浑身乌黑的瘦小身影怯生生地扒着门钻了进来,“我是人,不是鬼。”
掌柜扶着打颤的小虫儿,抬目看站在门口的不速之客,那是个衣衫褴褛的小姑娘,小巧的瓜子脸上脏兮兮的,辨不清长什么模样,但是一双眼睛却很清亮,她戴一顶开了线的布帽,在这样冷的天气里脚上穿的还是一双破草鞋。
小虫儿上下打量她一番,十分来气:“小乞丐,你蹲在我们客栈门口想吓死人呐!”
小乞丐瑟缩了一下,低着头不敢吭声。
掌柜把小虫儿从地上扶起来,小虫儿不解气,张口要再骂,掌柜看小乞丐可怜,忙制止了小虫儿,他上前两步,柔声问小乞丐说:“你是不是饿了?”
小乞丐小jī啄米似的点点头。
“那我去厨房给你拿两个馒头,你在这儿等着。”掌柜说着,转身就要去后厨。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