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从雄飞_天恒有月/天痕壹月【完结】

  《雌从雄飞》作者:天恒有月

  文案:

  从小都被兄长东方埭欺负到大,东方冉自认为自己十分顺从隐忍,然而想不到,有朝一日东方埭竟然会利用岛规,迫他侍寝。

  从小到大的欺侮,他都忍了,只因小时候对兄长的崇敬,内心隐隐的喜爱,迫他侍寝,他虽万般不愿,但也只能忍。可是,谁料得东方埭竟然不满足,还想让他吃下雌雄果,生一个孩子出来?东方冉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忍下去,又或者是能忍多久?

  从小欺负胞弟,东方埭最喜欢看见东方冉怕自己的模样,最好又是怕,又是喜欢,只是东方冉不知好歹,总是偷溜出去与别人相会,这让他有气无处出,只好尽数发泄到他身上……

  只不过,看着东方冉辛苦的模样,他却又觉得心疼……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大胥王朝外海,有三座岛屿接连成环,岛与岛之间,最近的地方间隔可以直接跳过去,又按其地势接连阻断,隔开六座城,扶风、揽月、摘星、拈花、拥雪、挑雨。主城扶风通向另外五城,另外五城要去别地,必须经过扶风。

  三岛六城地理位置卓越,贸易农商经久不衰。城主一脉少有人外出到陆。

  没有人知道,那是因为三岛六城内特殊的规矩。

  其中有一项规矩,么弟侍兄。

  城主们都可让自己兄弟侍寝,除非那兄弟能打得过他们,甚至叔侄,若有两人同时看上一人,便按照血缘关系来决定顺序……城与城间的规矩虽不会尽数相同,然而,近亲相jian,却是三岛六城城主一脉的定文。

  传言,三岛六城乃仙人后裔,古时候仙人正是同血脉相成亲,而岛上养有的雌雄果,可让男女有孕,甚至长生不老……

  第一章

  自从挑雨城城主夫人去世后,挑雨城城主的心情一直不好。

  这份心情让他甚至都不太管自己的两个孩子。

  然而,只不过一段时间没管,这一日他么子东方冉竟忽然昏迷,头上的伤都出血了,大夫诊治,说差点伤到脑子,情形很严重。

  「埭儿,你是不是又欺负小冉?」挑雨城主一脸严肃地看着东方埭,满脸风雨欲来。

  东方埭半跪着,腰板挺得笔直,双眸如星子般锐利明亮,年龄虽小,但一眼便可看出此子绝非池中物,气势镇定,半点也不下于一个成年人,「绝无此事。我与冉弟十分相好,冉弟的伤是因为玩闹,不慎撞在桌角上才导致的。」

  挑雨城主皱了眉头,分明不信,转向东方冉,「小冉,你说。」

  东方冉低着头,道:「不是大哥……」他额头上一块乌青,几乎渗出血来,身上私密处还有密密麻麻的伤,都不是能被人看见的地方,都不算很严重,但这数量,已算严重了。没想到这次会惊动父亲……

  挑雨城主道:「你别怕他,若是你大哥当真欺侮你——」他努力柔和下语气,只不过他这段日子心情不顺太久,就算柔和,那也是僵硬直板的。

  「大哥真的没有欺侮我。」东方冉抬头,显出一双眸来,那双眸子比东方埭要水润得多,如水一般的眼睛。东方埭若注定不是池中物,那么东方冉,注定不会是个丑人。

  挑雨城主皱眉哼了一声,找不到他们俩的破绽,「埭儿,莫怪为父不讲情面,若是你再将小冉当出气对象,就给我滚到刑堂里去!」

  东方埭恭敬地拱手,道:「谨遵父亲教诲。」

  挑雨城主冷着脸拂袖而去。

  「嗑哒。」

  房门关上的声音。

  挑雨城主的身影才消失不久,东方冉就缩了缩,往一边退去,想要走出这里,去自己的房间,东方埭一把拉住东方冉,似笑非笑地道:「怎么?冉弟怎么走得这么快?」

  东方冉雪白的贝齿微咬着下唇,道:「大哥……不是我告的状……」

  东方埭道:「我知道不是你告的状,若是你告状的话,下次我会打得你更惨,我相信你不敢。只不过,今天的分我还没要足。」

  东方冉目中立刻开始盈泪,只是他很倔qiáng地不让泪水流下去,由得东方埭摸上自己腰处、臀处、大腿处,等等,最疼的地方,使劲地掐。他屁股上都被打出道道渗血青痕,那是前几天被东方埭用竹条打的,如今血凝处已变成乌紫。

  东方埭喜欢欺负他,从小就喜欢。

  东方冉告过几次状被他弄得更惨之后,他就不敢了。

  挑雨城主每任脾气都很bào躁,但是都是在家关上门来bào躁的,东方埭是下任继承人,恐怕也如出一辙。他爹挑雨城主总是把怒火向他娘发泄,所以他娘生下他没过三年就去世了,而他爹在他娘死后,就更容易bào躁,对这两个孩子也爱理不理,若不是东方埭这次太不顺心,扯着东方冉的头发往桌角上撞,撞了一大块乌青,大夫说差一点就会变傻,挑雨城主才勃然大怒。毕竟是自己的孩子。

  「别……大哥,我今天疼得厉害……」他额头上的乌青渗着血,头还有点晕,是真的疼得有些厉害。东方埭年龄不大,没有妻子,所以也只能欺负同胞弟弟。

  东方埭冷哼一声,道:「真疼这么厉害么?我不过是掐你几下,哪有这么疼?」说着……他不怀好意地轻笑,道,「现在冉弟还没习武,等习过武以后,就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疼了。」

  东方冉咬唇,道:「大哥……」

  东方埭眯起眼睛,「我好像有说过,别做出这副可怜相,看见一次就再打一次!」

  东方冉只觉得冤枉,自从他以前哭、告状、躲,都会换来东方埭更厉害的殴打后,他就练成了忍的本事,忍忍就过去了……

  一定可以过去。

  东方冉在心内祈祷,等东方埭长大,能收敛自己的脾气后,他应该就能脱离魔掌了。

  他向来是个聪慧的孩子,因着聪慧,加上他父亲天生bào躁,容易对孩子不好,他就学会了反省的本事,如果别人对自己生气了,哪怕是自己的错,那也要怪一怪自己竟然没想到对方是那样的人,还会犯了他们的忌讳。

  这次东方埭打他,东方冉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那天流露出了渴望同龄人游戏的神情,心中暗自想着,以后一定不能再去那里。

  挑雨城是个好地方,人都长得水灵,又或者说,城主府里面集齐了的信月居的人们,是长得水灵的,东方冉前些日子路过了那地方,看见里面有几个人在嬉戏打闹。大多数是男孩子,也有少部分是女孩子。而那天打闹的,都是长相不错的男孩子。

  家里有女孩子的宗亲,一般是不太会把女孩子送到信月居的,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城主对信月居里的人往往只是玩玩,一旦女孩子被送到那地方,都会让高高在上者存了些瞧不起的心思。宗亲未必不想把女的插入城主身边,只不过是条件不允许罢了。

  而东方冉,明知道那地方的男子都是备用娈童,却仍旧忍不住被里面的欢乐给吸引住。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