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游戏:合欢蛊_烟树小荞【CP完结】

  《BL游戏:合欢蛊》作者:烟树小荞

  公子落魄,美人罹难。择一良人,共渡难关。

  主受,共有5条感情主线,4条1v1,不选择对象进入np。

  攻1:冷面医师邻家大哥

  攻2:正直二把手小甜饼

  攻3:吊儿郎当土豪发小

  攻4:倒霉路过狠辣将军

  大白话文案:南絮不知道,是谁糟蹋了他。但是他可以选,以后被谁糟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

  西子湖畔细雨如织,庭院深深,亭台楼阁在雨中酿出一股古木清芬。

  来人一身素衣不曾被雨丝打湿半点,寒风中徘徊的一行下人仿佛看见救星,顷刻间跪了一地,“白二爷来了!快去看看我家公子罢!”

  白术仍旧不慌不忙,腰上系着银制盘扣,走路轻撞成响。

  他推开院门,穿过飘摇庭院,立于紧闭门前抖下滚滚雨珠,手指纤长一如伞骨修长冷厉。

  吱呀一声门启,隔开漫天雨幕。屋内没有一点光亮,重重帷帐下依稀可辩美人之姿,一只伤痕累累的手紧攥暗金被褥,白得刺目。屋内弥漫着一股湿淋淋汗涔涔的味道,令人浮想联翩。

  “出去……!”

  南絮从未如此láng狈。一头银丝如瀑蜿蜒于枕上,青色纱帐下依稀可见眼中盈着一汪泪光,趁得眼下红色泪痣恍如血滴。

  “是我。”

  白术靠着案几,一张甚为俊美的脸上写满冷淡。他静默片刻,忍不住抽出腰间细长银制烟斗,入手冰凉,头部雕着一枚蛇头,毒牙清晰可见。

  他吸了一口,紧蹙的长眉终于舒展,继而不疾不徐吐出一道雪白烟雾,“你娘说自香寒境将你寻回你便高热不退,却不肯见人,特让我来看看。”

  chuáng上的人仿佛死了一般,好似这番话许久才传入他耳中。

  “没什么好看。”南絮微微吸气,“我明日便好了。”

  “什么是你白二哥也看不得的?自你身中寒毒白了头,年复一年什么没看过。把衣服脱了。”

  “看不得……这却真是……看不得。”南絮颤抖着,说话间咬牙切齿。

  一片寂静,只有袅袅烟雾绕梁,犹犹豫豫。

  “你别bī你白二哥。”白术又吐出一道烟,慵懒地自腰间取出一个纸包。

  ***

  “……好,我脱!”

  ——至二

  “……滚!”

  ——至三

  ***

  第二章 、

  “……好,我脱!”南絮咬牙剥开汗湿的锦衣,“你要看便看!别想用药来迷我!”

  白术轻叹,放下烟斗。chuáng榻之上南絮已然赤身luǒ体,一头银丝衬得肌肤凝润如玉,双颊却烧得酡红,胸前腰间遍布青红指印,双腿之间更是泥泞不堪。

  南絮听见他腰间银饰琤瑽作响,身子不禁发起抖来,白术却依旧如初,神色平静而无奈。

  南絮迷离地望着他,眼中极为缠绵地流出一道泪来。

  白术屏息静气,捉起他那只手来看。

  南家少爷,何等矜贵。素来细嫩的手上俱是刮痕与擦伤,指缝中还残余着草屑与泥。

  “白二哥……”先前气撒得七七八八,南絮终究软了下来,昏昏沉沉睁着一双泪眼望着他,“我好脏,好痛。”

  “我打些水来给你擦身,再给你上药。”

  “我不见人。”

  “好,都依你。”白术给他拢上chuáng帐,遣人将用物送至门前,亲自一样样端进房来。

  他将人打横抱起放入木桶。肿胀的rǔ尖浸到温水,南絮倒吸一口气清醒些许,颤抖着骂道,“这畜生睁眼瞎,男女不分,牙口倒利!”

  白术左手握住他的腕子,打湿帕子给他擦身。

  “让我知道他是谁,一定将他千刀万剐……”

  “扶着。”白术让他支着木桶,从一旁箱中取来一块细长的玉石,轻轻地旋进他的xué中。

  “这、这……”

  白术神色如常,甚至冷若冰霜,“将里面的东西弄出来。”

  南絮软着身子被按在桶沿,柔腻背脊上一路青紫淤痕,仿佛一只白鹤将死,引颈就戮。

  他罹此大难,回来路上谁也不愿见,本以为那些腌臜东西早已gān涸,谁知里面……

  玉石温润,向下轻轻压开肠壁,xué内的东西伴随着炽痛慢慢地流了出来。南絮面红耳赤,气得浑身颤抖。

  “帮我……洗gān净些。”

  南絮带着恳求之色望着他,一颗朱砂泪痣端的是楚楚可怜。白术不耐地应下,手上动作却轻之又轻。他草草换下汗湿被褥,将南絮周身擦净放于chuáng上。

  即便身上不适、心思郁结,南絮依旧不忘礼数,“多谢白二哥。”

  “还没完,需上些药。”

  白术取来药杵,蘸上白家上好伤药,于他两边rǔ首上轻点抹开。南絮咬着牙不出一言,面上却隐隐透出些许chūn色。

  究竟是历过人事,白术低头不敢再看,将他翻身过去,湿滑的药杵抵在那红艳艳的xué口厮磨片刻,缓缓地插了进去。

  “啊……”南絮腰肢一软,被一条有力的手臂紧紧搂住。

  药杵细长,许久才推到底。甬道因药膏变得湿滑无比,白术手指稍稍一转,便磨出些许水来。

  南絮周身无力,在他怀中细细地发着抖。白术手腕一沉,指尖无意识地拨了又拨。

  这张小嘴前些日子遭了多少难,此时毫不费力地咬着药杵吞吞吐吐,泛出些许水色来。

  “白二哥,你……你做什么……”

  白术手上一停,眉宇之间拢上些许烦闷。

  南絮的下身慢慢翘起戳着白术的手臂,白术恍若浑然不觉,慢慢抽出药杵,为他一件件穿好衣裳。

  十年如一日,恍如隔世。

  白术仿佛看见南絮小时,先前还疼得泫然欲泣,却笑着冲他伸出手,“要白二哥给我穿。”

  天光即将大亮,有些刺目,为白术勾勒出一圈轮廓,很是沉默。

  南絮紧闭双目,“你不说些什么吗?”

  白术收拾木箱的手一顿,“不是你的错。”

  “那你……会不会瞧不起我?”

  “怎会?!”白术罕见地有些激动,又冷静下来,“你莫要胡思乱想,此事与寒毒并无二致,不是你的错。”

  他生着一张凉薄面孔,却因此分外可靠。说的每一句话都无转圜之地,向来教人心安。

  “嗯。”南絮眼眶一热,沉默片刻有些赧然,“你家中还有许多事务,快回去罢。我……我会好的。”

  白术冷硬的语气稍缓,“不用这么乖。晚上再来看你。”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