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色界_崔罗什【完结】

  《无色界》作者:崔罗什

  简介:

  一个古风BL小短篇。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壹

  周重道玩了半辈子。

  他自胎里出来就带着病,这病十分古怪,旣不损容貌心智,发作起来也不会疼痛,却是无法根抬。看了许多名医,只嘱咐说了几个不得。

  打不得,骂不得,气不得,急不得,伤心不得,劳碌更是万万不得。

  若是寻常人家得了这病就算完了,可周重道投了个人间第一等富贵的好胎。皇后小儿子出身,皇城中数不尽的好药养着补着,宫人内侍都当他眼珠子般小心冀冀捧着护着。

  到了读书开蒙年纪,他的太子哥哥端端正正踉着大儒学习,周重道却抱着一堆儿小猫儿小狗儿毛团里打滚,十天里有五天窝在皇后身边养病。到了识人事的年纪,太子早早大婚,娶了定下的太子妃。周重道不是嫌这家贵女娇蛮,就是嫌那家闺秀死板,宁可整日和小宫人嬉戏。

  总之一切都是玩,顺着他心意玩,要不然发了病有个好歹可怎么办。

  皇帝皇后在的时候这般宠他爱他,等帝后驾崩,太子即位,成为淳徽帝,依然是这般宠周重道。

  等又过了十年,他的皇兄淳徽帝驾崩,周重道忽而成了被托孤的皇弟。

  一夜之间,事情就变得不好玩了。对着年轻的太后嫂子,年幼的皇帝侄子,摄政叔王周重道颇是伤心消沉了一段时日一他己经玩了小半辈子,原是指望能轻轻松松玩一辈子的。

  从此摄政王的口头禅就变成了:“唉……我哪里想到皇兄会走得这么早,伤透我的心了!”

  伤透了心,当然需要美酒和佳人来安慰。

  一年一年过去,周重道仍然爱声色犬马,游猎酒宴,但他同时也是朝中说一不二的掌权人,国事要务,不经他点头,断不可行。

  于是周重道玩成了天下最煊赫并最难以琢磨的人物。

  芝田苑,舂三月。

  画舫从水道最狭处穿过,垂柳绦绦拂过船身。周重道靠在窗边,看两岸香花触手可及,伸手就掐了朵蔷薇。等行过这一段,水面忽然开阔,水色渺渺,风轻云淡,天地间再没更清朗宜人之地了。

  船内也是一片融融舂色。

  陈酒己经撤了,换了新茶,金银箔大屏风后面是闲闲的丝竹声。周重道拈着刚摘的那朵重瓣蔷薇把玩,他微醮时候心情最好。曹庆看准了时机,笑道:“殿下,今年鱼龙坊来了个新孩子,工诗善画,尤jīng琵琶,生得极标致。这还罢了,最奇的是竟与先头去了的单公子颇是相似。”

  单公子是周重道这几年最宠爱的美人,之前甚至有传言说摄政王要娶了他,入皇家宗谱。可惜这位公子福薄,去年年中一场重病没了。之后摄政王身边就没有特别得宠的美人,下面人自然动起了心思,可惜周重道极挑剔,总是不满意。

  听曹庆说这人如何像单公子,周重道也起了好奇之心:“这倒是奇,我要看看。”

  他话音刚落,屏风后面的琵琶声就一顿,断了一拍乱了步调。周重道莞尔:“出来吧,让我瞧瞧。”

  一把温润声音应了是,从屏风后转了出来,周重道一望之下只是失神一人在最好的年纪,二十岁上下,抽足了身条,颀长优美,脸也在最美的时候,盾眼间全是清醇,毫无媚俗之态。

  “乐工秋奴拜见王爷。”美人行礼道。

  周重道又仔细打童,盾目轮廓果然是有六七分像单公子,确属难得了。

  “你过来。”周重道招呼道。

  秋奴上前一步。周重道微微欠身向前,用食指在他脸颊上慢慢划过,微笑道:“真美人何须用脂粉?”

  秋奴不知所措地抬起头,一瞬间眼里闪过的惶恐委屈不是一般人能伪装的;那么惹人怜爱,也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

  周重道却摇摇头,连一个字都懒得再说,示意曹庆领他下去。

  曹庆领着人灰镏镏下去了,周重道转头问身边的赵九真:“何以寻个合心合意的真美人就这么难?”问得甚是惆怅深沉。

  赵九真是宫中老人,须发皆白,周重道一出生就在他身边照料了。听到这话,他微笑道:“殿下,这世上难的不正是合心合意吗?”

  周重道哑然失笑。

  芝田苑游舂过后三日,周重道回了内城。朝中考课结果将出,三年期满是升是降就看这考核结果了,京中这时候,门生故吏,旧友同年,互相走动好不热闸。

  吏部都是周重道的人,做事有分寸,自不必忧心。各州县大小官员殿最己定,周重道过了目,大致都在他意料之中。

  只有外放的最后一个名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用朱笔在那名字上画了个囿。

  “这名字好熟悉……贺兰谨。这个人各项评定都是最,政绩极优,该留京中才对,怎么依然外放了?还放去了……永州?”周重道不悦。永州地贫,即便是平调也与左迁无异。

  幕僚张熙回答:“此人出身微寒。不过他为官刚愎自用,进京以来未曾投帖拜访丞相,而是几次投帖摄政王府。”

  周重道笑说:“这不正好?为何不让他来?”他倒并不看重出身,世族寒族,在他这里并不泾渭分明。

  张熙接着说道:“殿下有所不知,他政绩虽好,名声却有些不堪之处。据说他少年时候家境贫寒,靠族中资助才能读书应试,又得了李效业的赏识,授了官职……”

  李效业是丞相的得意门生。周重道听到这里己然全明白了——这人从出身到出仕整个从头到尾都应该是丞相的人,如今有了一番政绩,正该是报效丞相的时候,他却想来投摄政王周重道,在世人看来可不是忘恩负义。

  丞相一派自然憎恶他,摄政王一派不会轻易收他。户部将他放到穷苦之地也是理所当然。

  周重道沉吟片刻,忽然道:“我想起来了,之前老陈和我说过,某县有个贺兰氏,生得仪表非凡,极是俊美,是不是就是这个贺兰谨?”

  张熙无奈应是。

  他还想劝谏。

  周重道己下了决断:“相由心生,他心中有没有藏jian,我一看便知。”

  第2章 贰

  贺兰谨是个什么样的人,周重道心中有数。

  萆窝里飞出的凤凰,自卑处起,往往自视清高。但此人能放下清誉来投奔,可见投机之急切。要么深谙曲意奉承之道,要么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语不惊人死不休。

  小人有小人的用途,周重道学盂尝君,多备几神不同的棋子总不是坏事。

  宫人一打帘子,周重道却没料到眼前所见——

  贺兰谨脸上带着笑,正在抚摸逗弄趴在他腿上的豆娘。

  豆娘是周重道的爱猫。

  见到周重道进来,贺兰谨不慌不忙捞起猫,先将它轻轻送到地下,才给周重道行了礼。一串动作十分娴熟。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