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_陆氏柒玖【完结】(3)

  宁清还是不说话,直到宁清站在榻前,沈方才嗅见了酒气,十分浓郁,沈方嘴角抽了抽:“您得是喝了多少酒啊?”

  沈方发现这姿势着实不大好受,宁清站在他的榻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而他要仰着脖子看宁清,宁清的五官被掩埋在一片黑暗中,他看不见他的表情,也就不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可千万不要发狂杀了他才好。

  沈方盯着宁清良久,见他没有半点动作,舔了舔唇,小心的往旁边挪去,想要下榻。

  宁清这时却动了,宁清缓缓俯下身,道:“为什么……又是她呢……”

  沈方没听大清,问道:“什么?”

  宁清没再说话,直接按住了沈方的肩,头埋在沈方颈间,低低道:“师尊……”

  原来是想师傅了啊。被突然按住他肩膀的宁清吓了一跳的沈方暗想。不过,一个男人把头埋在自己颈间实在有点怪。

  沈方道:“嗯……看你也怪可怜的,我便舍身取义吧,让你枕枕又何妨?”

  片刻后,沈方感觉颈间传来一阵瘙痒,沈方皱了皱眉:“喂,你gān啥呢?”

  沈方没得到回应,把宁清身子搬了起来,刚好看见连在自己颈窝和宁清嘴角的银丝,莫名暧昧。

  沈方大惊:“我去,你真是觊觎我的美色啊?”说着就要推开宁清,宁清却按住了沈方的双手,直接将人压在榻上,攫住了沈方的唇,大肆吮吸,攻城略地。

  第3章 第三章

  沈方捂着红肿的嘴唇,颇为惆怅的望着天边的鱼肚白。还好他昨天晚上跑得快,也是因为宁清喝了酒,他才能跑出来。

  沈方觉得,宁清一定是太饥渴了。想想也是,宁清那人,平日里板着一张脸,浓浓的生人勿近的的气息,正常的女人大概都不愿意接触他,而他也应该不会找女人的。这不,憋太久了,一喝酒就原形毕露了。

  沈方正在胡思乱想间,宁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一大早的,你怎么在这儿?”

  得,人家一觉醒来什么都忘了,徒留自己一个在这儿惆怅,那可是他的初吻啊!

  沈方长呼了一口气,施了个术,把嘴唇上的红肿先给消了,然后扭过头,笑道:“我呢,觉得这朝阳甚美,所以出来观赏观赏。”

  宁清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我……怎么会在你房里?”

  沈方耸耸肩:“别看我啊,你昨儿喝多了跑我屋里撒酒疯,我还没说你呢。”

  宁清:“我有……做什么吗?”

  宁清不问还好,一问沈方就想起了昨夜的事,他顿时满脸黑线,他不可能主动说我昨儿被你压住啃了吧?

  沈方的心思转了转,突然就想玩玩宁清,于是沈方笑了两声,道:“你别说,你昨儿啊,还真的……嗯……做了点啥。”

  宁清:“我,做了什么?”

  沈方道:“你啊,昨天一直在叫师尊,叫的那是个凄厉,就和凡间的小孩儿叫娘亲一样。”喏,我说的可不全是假话哦。

  宁清闻言,只淡淡的又问了一句:“还有呢?”

  沈方眨了眨眼:“再……也就没什么了。”

  宁清恩了一声算是答应,转身便走了。

  沈方伸着脖子看他走远,撇了撇嘴:“就这反应?真是无聊啊。”

  伸了个懒腰,沈方摸着下巴,准备去书房里头看看。

  好在他记性不错,不过两天,他已经将这西华宫的路径摸得差不多了。七拐八绕,总算是顺利到了书房。

  沈方抬头看向书房,挺普通的这么一间房,小心的推开门,沈方探头进去,闻到了一股浓浓的灰尘气息,沈方皱了皱眉,这得多久没人来了呀?

  沈方用袖子捂着口鼻,提步走了进去,随手捏了个诀,总算是把那股子灰尘气给除了。沈方放下袖子,忽然一惊,他是一个降妖除魔的道士,从来没有学过那些零碎的法术,可他方才给嘴唇消肿,除灰尘气的时候,熟练的像是那法术用了无数遍,可方才,那明明是他第一次用,也是第一次接触。

  这才进了西华宫两天,就发生了这么些匪夷所思的事,啧啧,头疼,沈方揉了揉额角。

  忽而桌子上的一幅画成功的吸引起了他的注意,沈方暂时把那令他头疼的事放在了一旁,挪步走向那幅画。

  近了,才发现那似乎画的是一个人,宝蓝色的锦衣,银色的发冠,墨色的长发飘起几缕dàng在胸前,双手环着胸,身子微微倚在身边的树上,姿态随意。

  可惜的是,这画的面容有些模糊了,不过看这人不凡的气度,想来,面容也当是俊朗的。

  沈方正在摸着下巴赞叹间,宁清走了进来。

  沈方挥手招呼道:“诶诶诶,宁清,这是哪位神仙啊?”

  宁清走过来,收起了画轴,手一翻,画轴便不见了。沈方不满道:“你把它收起来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它,那里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啊?”

  宁清冷冷道:“闭嘴。问那么多做什么?”

  沈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行行行,妖王大人,我不问了行吧?”

  宁清瞥了他一眼,转身又走了出去。

  沈方狐疑:我怎么感觉我到哪儿都有他呢?

  (某清:我不跟着你还能跟谁?)

  眼看着宁清这回是真的离开了,沈方站起身,凑在了书架跟前,食指抹过书脊,眼睛一行一行地扫过去,最后挑出来一本神魔异志和一本魔域借鉴。不得不说,宁清的这个书房里的书倒是十分全,有不少他在凡间怎么搜罗也搜罗不到的孤行本,还不是腾印的,全是原本。

  沈方十分愉快的看完了神魔异志和魔域借鉴。

  现如今,最令三界头疼的就是魔物,因为它们大都没有意识,只知道破坏,所以,它们的行动也最令人匪夷所思,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现在的魔物都是些低等魔物,实力尚浅,三界才能压的住它们,它们之中若有一个厉害的出世,再将它们组织起来,只怕三界危矣,所以,现如今三界最忌讳的事就是走火入魔。毕竟,但凡有点实力的,堕仙入魔后能力都会提升不少,足够领着那些小魔物来一场屠戮。

  沈方扣上最后一页,起身将书放回了原处,不由嗤笑:堕仙入魔与天生魔物的区别就在于堕仙者入魔后是有自己的意识的,与其大力抑制走火入魔,倒不如多开几堂人性真善美的学堂,毕竟,走火入魔后也不一定就会变坏啊。

  沈方伸着腰打算出去走走,结果刚一出门,就遇见了暻华,暻华晃着扇子迎面走来:“就知道你又在这儿!”

  沈方勾唇:“什么叫又啊?说的好像你在这儿遇见多少回了我似的。”

  暻华也没跟他争辩,妥协道:“得,我的沈道长,是我错了,行了吧?”

  沈方不置可否,问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暻华晃着手里的扇子:“猜猜?”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