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_陆氏柒玖【完结】(2)

  沈方:“诶?可以吗?”

  宁清:“为什么不可以?”说着转身朝宫内走去,沈方连忙跟了上去。

  宁清径自朝一间房走去,沈方跟在后面进去才发现这似乎是宁清办公的地方。

  宁清端坐在书桌前,拿起一本折子看了起来。

  沈方好奇道:“你是当官的啊?”

  宁清头也不抬:“妖王。”

  沈方:“……”那你很厉害啊。

  沈方果断转移话题:“诶,你们这一天天的长生不死,都做些什么呀?”

  宁清淡淡道:“看公务。”

  沈方不死心:“那除了看公务呢?你们平时怎么娱乐啊?”说出来让我也玩玩啊?

  宁清抬眼:“等一个人。”

  沈方被他看的喂喂有些不自在,忍不住道:“诶诶诶,好好说话,盯着我做甚?”

  宁清勾了勾唇,复又低下头去。

  沈方:我嘞个去,我是不是眼瞎了?他居然也会笑?

  第2章 第二章

  沈方看他批阅的认真,自己有些无聊,遂问道:“我一路进来都没发现一个下人,你是……不需要下人?”

  宁清虽然不抬头,却依旧有空道:“我一个人就够了,再多,吵得慌。”

  倒真是符合他清冷的性子。

  沈方四处看了看这书房的布局,简约。又找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道:“诶,你说你等人,是等谁啊?”

  宁清抬眼瞥了沈方一眼,沈方立马道:“当我没问当我没问。”

  宁清这才慢悠悠开口:“你太吵了。”

  沈方耸耸肩:“成,我不打扰您老办公啦,这就走嘞。”说着起身推门而出,这时,宁清的声音从背后凉凉传来:“想出去?没有宫牌,你在仙界举步维艰。”

  沈方转过身:“宫牌?什么宫牌?”

  说话间一道金光袭来,沈方下意识地接住了它,一看,是枚令牌,上刻:西华宫。

  这就是宫牌?沈方道:“谢了啊。”

  宁清没吱声,沈方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扭头离开。宁清看着沈方离开的方向,眸色深沉。

  宫牌一物,本该由天帝授予。每一个刚成仙的人,都要先面见天帝,不过天帝大约是不想见他的,所以宫牌也只能由宁清给了。

  沈方看着手里的宫牌,喜滋滋地哼起了小调,既然成仙了,那就先把这三十二天好好逛上一遍。

  先去哪里呢?

  沈方原地转了一圈,最后目标锁定东南方向,不知为何,特别想去那里,也不知道会遇见什么。

  沈方凭着记忆,照暻华捏了个诀,果然招来了一朵云。沈方未成仙时学的道法,大部分是降妖御魔之术,少有这些实用的,所以沈方站在云上倒有些兴奋。

  沈方站在云上看着前方,满目红色,这一下,他有点踌躇了,看起来,这地方不大安生,要不要过去呢?

  最后,沈方还是悠悠的飘了过去。这满目的红色是一种花——曼珠沙华,这花应该生在huáng泉路的两侧,不知怎么这儿居然有这么多,实在诡异。

  沈方弯下腰,捻着一朵花的花瓣,倒真是红,比鲜血还红。

  不过这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沈方直起身打算离开,再去别处玩玩。

  突然花中传来一声:“沈仙尊!”

  沈方狐疑:他才刚成仙,这么快就有人认得他了?想着转向声音的方向。

  却见叫他的人是个妙龄女子,身着一袭红裳,竟是比这花还红。

  女子笑嘻嘻的,声音中却有几分哽咽:“沈仙尊你终于回来啦。”

  沈方暗自想:我并不识得这女孩儿啊?只得道:“仙子恐怕认错人了,我并不认得仙子。”

  女子怔怔地看了他半晌,自言自语道:“没有……完全回来吗?”

  沈方皱眉,这神仙真怪。

  却见女子又扯开一个笑容,道:“可能是我认错了吧,敢问……呃……仙长名讳?”

  沈方笑道:“别,仙长可称不上,我啊,今日方才登仙,姓沈名方。”

  女子自己嘀咕:“还叫沈方啊。”沈方觉得这女孩儿大约是一个人待久了,养成了自言自语的坏毛病。女子又粲然一笑:“我叫红烛,原身就是这曼珠沙华。”

  沈方恍然:“这是你住的地方?”

  红烛露出一抹回忆的神色:“算是吧,我二十几年前搬来了这里。”

  沈方疑惑:“搬来?那你以前住哪儿啊?”

  红烛道:“当然是huáng泉路两旁咯。”也是,她是曼珠沙华jīng。

  沈方揉了揉被红色刺的有些发疼的眼睛,道:“你是怎么把这些曼珠沙华移栽在这儿的?”

  红烛看他揉眼睛,暗道:竟忘了沈仙尊眼睛不好了。想了想,摸出一块冰蚕丝做的手帕,道:“这些曼珠沙华是另一个人帮我移栽的。”又上前道:“这里有冰蚕丝,捂着眼睛会舒服一些。”

  沈方听了,摸索着红烛的手帕,红烛叹了口气,微微踮着脚尖,道:“我来吧。”说着将手帕蒙在了沈方的眼睛上。

  就在这时,宁清站在不远处,冷冷道:“红烛。”

  红烛闻言浑身一抖,看向来人,沈方也拿下了手帕,眼睛好多了,他转过身看向宁清,笑问:“你不是在批阅公务吗?怎么,亵渎职守啊?”

  宁清只看着红烛,红烛低低:“我……我不……”

  宁清不等她说完,就看向沈方:“跟我回去。”

  沈方不满道:“凭什么呀?我还没玩够呢。”

  宁清又道:“跟我回去。”

  沈方对此嗤之以鼻。

  最后的结果是沈方直接被宁清打包带了回去。

  临走的时候,宁清意味深长地看了红烛一眼。

  沈方坐在小房间里头愤愤,这神仙做的忒憋屈,竟然被妖怪骑在头上?

  沈方长叹一声,仰面倒在了chuáng上。也不知道那条小蛇gān嘛要把自己关起来,不会……是要杀仙灭口吧?沈方打了个寒颤,还是不要想了,越想越可怕,万一他觊觎自己的美色,垂涎自己的jīng气怎么办?啊呸,他们两个都是公的……

  按理说,神仙不用睡觉,可沈方实在闲的无聊,居然就这么睡过去了,还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养了一条白蛇,那白蛇居然和宁清一个模样。

  沈方翻身坐起,真是吓人……

  抬头看了看窗外,原来仙界也是有黑夜的啊……

  沈方长呼了一口气,正准备下榻,门突然开了,一道黑影从门外拖到了门内,沈方:见鬼了?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宁清,沈方当即嚷道:“宁清你做什么?大半夜的,吓人啊?”

  宁清一言不发,直直的朝沈方走过来,沈方指着他:“你你你……你不会真要杀仙灭口吧?”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