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宠日记_白衣楚楚【完结】

  《卿宠日记》作者:白衣楚楚

  文案

  这是一个腹黑受,一步步套路引攻入局的故事。

  话说王少卿被父母“嫁”出去,从此过上宠人的生活。

  这样的攻,不能留着过年,要带回家。

  1.斯文心机受or痞子攻

  2.1v1

  3.求收藏哈哈,不知道能不能甜死一个人。

  4.慢热文,亲们多看几章,求收藏。

  接档文【他从huáng泉路来】

  完结古耽 莫问向晚时by白衣楚楚 ,可以去看看哈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清言 ┃ 配角:内详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羸弱的身体(修改)

  第一章 羸弱的身体

  连山之上,满山红火的山桃花,再往上看去便是拍山而流的悠悠chūn水。清晨的浓雾笼罩着整个山头,远处的寺庙传来钟声,回dàng在山谷之间。

  在离寺庙不远的位置,也是桃林中,有一间茅屋,远离世人。听人说,那是当今丞相的外室,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唤作若娘,她膝下有一子,此子名为李清言,长得眉清目秀,讨人喜欢,且有过目不忘本领。

  每次送菜过去的车夫都会送他冰糖葫芦,这孩子聪明伶俐,就是身子骨虚弱了些。就算是夏季他也是穿着厚厚的衣裳,包裹着紧紧的,那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气,好不了。

  有一次若娘带他去寺里还愿,被一个僧人看中,要收他为徒,他却说:“委实身体虚弱,怕是伺候不了佛祖,惹得他老人家不高兴,便不好了。”说着便跪在佛像前拜了拜。

  僧人摸着他头,道:“慧根啊。”

  那是李清言刚到桃林之时去的。五岁前他都是在京都居住,因为惹怒了府中的大夫人,便将他撵来与他的母亲一起住,听听李丞相的发妻说的话:“你娘不是清高吗?想来你也是清高的,李府庙小留不住你了。”

  他的眼睛扫过自己的兄弟姊妹,没有帮他说半句话,眼中多的是鄙夷之意,于是他收拾行李来到连山桃林中,与他母亲一起居住。

  再说他母亲若娘,原本是尚书之女,琴棋书画样样jīng通。不过家里人犯了罪,最后沦落在青楼中谋生,也许李丞相与若娘是才子佳人的故事,只是佳人却是身份低微,隐居山中。

  子不嫌母,李清言也不曾因为自己母亲的身世而去埋怨什么,只是默默的在山中,远离那些世俗之事,日子算是过的悠然自得。

  此时屋外chūn雨绵绵,花瓣随波逐流,屋内有人手抚琴弦,宫商起,情难绝。李丞相已是十三年没来了,头几年送了些书,全都让李清言看完,今年他已一十有五,家里的书已对他无用,闲来无聊便去寺中抄经书,于是与寺中的僧人都很熟悉。

  这一日,他刚回来,却不见炊烟起,他再看西边的日头已是快没入山间。他小跑一段路,却岔了气,歇了一会儿之后继续跑。等他推开门,闻见阵阵熏香,一如往日,他轻轻唤了声娘亲,没人应答,空气中一片寂静,都化为她沉闷的一声叹息。

  走到若娘的房中,只见若娘趴在琴上。他慢慢走过去,用手微微探过去,手不由得颤抖着,触到脖颈,指间传来一阵冰凉,直入他的体内,闯到他的身躯百骸,他的母亲已气息全无。他似乎料想到会是这样,眼眸中笼一层雾气,轻轻抱起自己的母亲,往chuáng上放。

  之后几日,李清言请来寺里的僧人做了法事,让他母亲入土为安。而墓碑朝着桃林入内的那条大路,也是想了却的母亲的心愿,若是李丞相来了,便能一眼看到这墓。

  岁月对有些人来说是短暂的,镜中朱颜已瘦,人还未来。

  此番之后,他疾笔书信,送到李府中告知人已去。又等了半月,李府无回应,便来到坟墓前:“娘,我已经尽力了。你安息吧,人无情起来是最可怕的。”

  清晨,他整理书籍,看到书中夹着一封信与一只银钗,看着笔迹是他母亲的,上面无外乎就是让他不要埋怨,也不要回李府,过自己的日子去。

  他知道那只银钗,是将军夫人的,当年给他定的娃娃亲,谁知二人都生了男孩。不过丞相府为了与将军府有所关联,便将这门亲事变成真的,让比他晚出生两个小时的妹妹顶替他。只是他们不知道还有信物一说,毕竟是两个女人私下的约定,随后与自家夫君说道而已。

  李清言将银钗与母亲的古琴放在一处收了起来,抬头看窗外,又是一年chūn,山上的桃花盛开,一番细雨洗chūn风。送冬chūn来,重重帘幕撩开,迎来chūn风,他深深吸一口气,将厚厚的外衣拢的紧紧的,不透一点缝隙,不然又是大病一场。

  屋外有人敲门,难道是李府来人?这会儿才来吗,此时已离他写信的时间相去三年有余了,未免也有些慢了吧。

  李清言开了门,脸上露出疑惑,很快又露出一缕笑意:“大师,又来劝我皈依佛祖吗?”

  僧人将蓑衣帽挂在门上道:“你与佛有缘。”

  李清言泡了一壶茶,将热腾腾的茶放在他面前,道:“喝杯热茶,我仍有牵挂,皈依不了佛祖。”

  僧人看他收拾好的行李,眉目顿时低垂,一声阿弥陀佛:“公子要回去?”

  “不,我去寻我的孽缘,佛说普度众生,虽抄了这么多年的佛经,却也度不了我心中的劫。”

  说话间,他端起茶杯撅了一口,味道幽香淡然,口齿留香,真是好茶。

  僧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起身告辞。还特意嘱咐,等他归来,在寺中等着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李清言拒绝他这么多次,还未曾见过这般模样,倒是奇了怪今日。

  本是准备远行,不过看着这天,怕是今日又是走不成了吧。

  此去,他又回到京都,印象中的京都是否还如十三年前的一样繁华热闹呢。

  他是绝对不回李府了,自当有好去处,等那时事了,又是一番景象。

  到了夜晚,还是飘着微微雨丝,透着凉意,他最怕冷,又加了几件衣裳,俊眉微翘,咳嗽几声:“千万别死在这儿。”

  chūn悄悄来,夜迢迢归,他靠在窗沿上,梦中雾散云开,他又踏杨花又过桥,京都还是一点都未曾变。

  忽而手脚冰冷,又人唤他的名字,他兀然醒来,叹息一声:“原来是梦啊。”

  看晚时风势,明日他该是可以启程了。

  第二章 最糟糕的相遇

  第二日清晨,chūn雨绵绵,时而风起,chuī落桃花。

  李清言站在窗前,本以为今日能走。他早已和车夫约好,若这几日天气好些,便来接他去京都江陵,看着这雨没有要停的征兆,怕是又去不成了。

  恍惚间,竟是听到马蹄声慢慢靠近,他想这么大的雨,车夫还会来吗?打开门看,当真是来了。将自个的行李抬到门口,看着车夫似是有话要说,搓着手,憨厚的脸上露出难色。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