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镖局糊涂账_闻笛【完结+番外】

  《糊涂镖局糊涂账》作者:闻笛

  文案:

  中唐时的敦煌,有一家小镖局,镖局中怪人云集。

  有一穷二白、风流倜傥的年轻镖头。

  有来历不明、沉默寡言的冷面刀客。

  有慵懒随性、讨厌麻烦的绝色美女。

  彼时,武林四大家族镇守四方,维系着西域与中原的和平。

  在金刀袁氏的当家寿宴上,却出了一件大事。

  风云暗涌,惊天yīn谋,且看今朝。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君子不可欺(一)

  chūn风不度,huáng沙滚滚,戈壁漫漫。自古时起,边塞一直都是如此景象。

  公元八二零年,唐宪宗李纯在位的第十五年,贞观盛世的余晖已没,曾是边塞明珠的敦煌城,也被连年不断的战火蒙上一层yīn霾。

  乱世之下,盗贼横行,也催生了镖局的生意,商队在西域与中原来往,为求自保,不惜重金雇佣武人随行,因而城中涌现出大大小小的镖局,少说有数十家,几乎家家生意兴隆。

  糊涂镖局却是个例外。

  糊涂镖局原本不叫这个衰气的名字,而叫做“护途镖局”,镖旗高高挂上杆头,也算醒目敞亮。可惜的是,这镖局实在太穷,门帘小,人丁少,不知怎地,横竖就是挣不着钱。有次算命先生路过,停在镖局门口讨水喝,顺手测了一卦,哪知测完后大惊失色,说这镖局的名字取得不吉利,有大凶之兆,得改。可是,镖局的镖头的是个脾气顶倔的男人,死活不肯改名,把算命先生给气走了,走时嘴里还在不住地念叨:“糊涂啊,糊涂……”

  那次之后,镖局就被街坊邻里冠了个“糊涂”的诨号,成了调侃开涮的谈资。

  此时此刻,顶倔的男人就坐在正厅里,招待来之不易的稀客。

  男人名叫赵识途,年纪二十岁出头,按理说身为镖局之主,持掌大局,为人也应当成熟稳重,可这位却没有多少沉稳风度,对面的客人一声“赵镖头”,便叫得他找不着北,嘴巴咧得老高。

  他的穿着打扮委实不算寒酸,水蓝纹对襟衫,金色镶瑙束冠,头发梳得顺顺贴贴,一面乌木折扇拿在手里,扇面上画着磅礴的山水。

  可惜的是,容纳他的屋檐却太过寒酸,与“磅礴”两个字断然搭不上边,好好的儒生公子装束,也被他穿出几分市井痞气。

  客人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眼神里流露出几分嫌弃之意,赵识途见对方沉默不语,便摇了摇手里的扇子,催促道:“不知白小姐意下如何啊?”

  这白小姐是个腰肢窈窕的女子,面相娇嗔柔美,听了他的话,先是一怔,很快敛起神色,朱唇微启,眼角含笑,慢悠悠道:“既然赵镖头乐意接下我这趟镖,小女子自然荣幸至极。只是……您当真识得去泉水村的路吗?那村子偏僻得很,连信差都不愿跑……”

  “嗳,白小姐多虑了,”赵识途轻摇纸扇,两条清俊的眉毛向上一挑:我赵识途,人如其名,识得四海之途,我以护途镖局的名誉担保,一定不负所托,把东西顺利送到泉水村去。”见对方仍有迟疑,接着道:“您既然找到我门上,叫我一声镖头,就该知道我在江湖上的信誉。”

  白小姐见多识广,却从未听过此人的“信誉”,见他故作深沉的轻佻模样,忍不住咋舌。

  为了掩饰,她立刻以罗袖掩面,不动声色地别开头,在客厅里环顾了一周。

  这是她是第一次到护途镖局里来,虽然早有听闻,可这镖局竟然寒酸到如此程度,委实出乎她的意料。正厅里除了一副字画,几株盆栽之外,再无其他摆设,用来迎客的桌椅似乎被磕碰过不少次,边角的漆色已经磨掉。

  看到白小姐眉头上颦起的纹路,赵识途嘴角抽动了一下,把手上的扇骨捏得更紧了:“既然白小姐诚心相托,那么报酬的事,也不是不能商量……”

  “好吧。”白小姐终于释开眉心,把一直提在手里的竹篮拎起来,放到桌面上,“这篮子里的东西是我外婆的心头宝,她就住在泉水村……唉,可怜我们舞团里的事务繁忙,团长说什么也不肯放我的省亲假,我没别的办法,只能来拜托赵镖头您了。”

  赵识途垂下眼,见那竹篮jīng致小巧,表面被一块布盖着,看不出其中是为何物。

  白小姐眼波一转:“总之,您若将它顺利送到泉水村,外婆定有重金相酬,银子么,不是问题。”

  她的语气楚楚可怜,满面的愁容将她鹅蛋似的脸儿衬得更加娇媚,见对方仍在犹豫,便又轻抚裙角,幽幽地叹道,“只求赵镖头成全。”

  赵识途终于把视线从篮子上移开,重新望向她,客气道,“白小姐,虽然在下并非不信任您的承诺,可是镖局做生意,也有我们自己的规矩。”

  白小姐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身为舞姬,自然jīng于示意讨巧之道,换作平时,很少有男子能拒绝她的暗示,可眼前这赵识途竟然如此不识相,委实出乎她的预料。

  她的心底已隐隐生出悔意,这护途镖局实在不是善地。

  不过她毕竟是生意场上的老手,察言观色的本事不输给对方,既然来了,就不打算吃亏。她拢起鬓发,清了清嗓子,嗔声道:“哎,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最知个中不易,我岂会蒙骗于您呢,您说是不是?”

  “我自然信得过白小姐,只不过……”赵识途把扇子一敛,透过窗口向外指:“我那两位镖师若是问起来,我也得有个jiāo代,您说是不是?”

  白小姐把目光投向窗外,发现外院也狭窄bī仄,墙角种着一颗歪歪扭扭的枣树,树下站着一男一女,女的在照料墙根下的花花草草,另一个在埋头打磨佩刀,想来就是两位镖师了。

  赵识途把手指搭在桌沿上,轻叩了几声,又唤道:“白小姐?”

  白小姐眼看美人计告chuī,索性收起多余的笑容,换了副冷冰冰的样子,明示道:“你怕东西送到,我外婆却赖账不付,是不是?”

  赵识途并未辩驳,只是笑盈盈地迎上她的目光:“不敢不敢,我只是按江湖规矩办事。”

  白小姐在心里哼了一声,抬手从脑后的盘发辫中抽出一根金钗,托在手里道:“还请赵镖头原谅,我出门匆忙,身上并未携带银票,这支钗先抵给你作信物,你看可否通融?”

  她又把手抬高了些,越过桌面,举到对方眼底。

  赵识途凑过去看,见她手中的金钗质地厚润,镀层匀称,簪头上镂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登时喜道:“这钗怕是比银票还要贵重,当真可以抵押给我?”

  “赵镖头的信誉,小女子怎会不信呢?”白小姐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等您拿到报酬,再将金钗归还于我不迟,我在朝凤楼恭候。”

  赵识途再度垂下眼帘,见那金钗托在白玉般的手里,泛着焕焕流光,心中已然笑开了花。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