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_znvznv【CP完结】

  《菩萨蛮》作者:znvznv

  权势滔天美人攻,心机深沉皇子受(小舅舅X便宜外甥)

  相爱相杀

  朝代架空,部分背景参考唐代

  【避雷针】

  1、前期舅舅游夙攻,外甥李泱受,之后有互攻。设定中游夙只比李泱大一岁。

  2、攻受不是啥好人,争权夺势,尤其是攻,手段很黑。

  3、后期情节中,受有妻有子。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01

  城中早已宵禁,可是这一处脂香粉浓的红楼依旧歌舞升平,欢声笑语。丝竹声、舞乐声、投壶声、玩闹声从里面传来,但是从外面路过的禁军卫士竟对这一切视而不见,目不斜视地从楼前走过。

  队伍的末尾是一个年轻的脸庞,看着不过十七八岁,青涩和稚嫩从他的眼神里露出来,他偷偷地往旁边热闹的销金窟里望了一眼,眼神正好与楼上的一位女子对上。那女子穿着纱衣,摇着纨扇,手上的金铃随着动作发出声响。年轻的卫士抬头间便能看到那女子额上的花钿,金色的光芒闪烁进卫士的眼睛里,他像是被灼伤般地低下头,不敢再看。那阁楼上的女子见此忍不住娇笑着用扇子遮住秀媚的脸庞,只露出一对杏眼,笑意盈盈。

  旁边年长一点的卫士看着身边年轻人的窘态,揶揄地笑了两声:“别看了,那不是我们能进去的地方。”年轻的卫士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今天是他第一天当值,此时已是宵禁时刻,可是这地方却依旧人声鼎沸,且领头的军官也不闻不问。

  “还能是什么地方?给王公贵族、达官贵人玩乐的地方呗。”年长的卫士已经对这一切见怪不怪,心无旁骛地只管自己走着。

  巡城的队伍最终路过了那座楼阁,年轻的卫士最后忍不住向那个方向望了一眼,楼上的那名女子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红色的灯笼在廊下摇曳。

  年轻的郎君被簇拥着,他左边是一个明艳动人的女子,右边是一个yīn柔秀美的小倌,女子斟酒,另一边的小倌将一勺香甜的苏酪送进那人的嘴里。年轻郎君的衣裳已经半开,一张美丽的脸庞上满是轻佻和漫不经心。时人很少用“美丽”这个词汇来形容男子长相,可是眼前这个郎君长得恍如天人,让人不禁感叹上天的不公。

  “游郎,这苏酪甜是不甜?”小倌的身形已是成年人的身量,可是声音软糯,依旧如少年人般动听。

  那郎君轻笑一声,低头凑到小倌的颈间轻轻嗅着:“哪有你甜。”他的声线又低又慵懒,带着蛊惑人心的意味。

  小倌吃吃一笑,轻轻捶了一下那郎君的肩膀,欲拒还迎地娇嗔道:“诸位郎君都在呢。”

  一屋皆是华衣锦服的年轻男子,身边都或多或少地聚集着娇俏美人,也有清俊小倌夹在其中,处处莺声燕语。

  “还是季夏好福气,环意阁的美人可都在他身侧啊!”一旁的白衣郎君开起了玩笑,惹得他身边娇憨的女子嗔道:“奴家不依,郎君是在嫌我不够好看吗?”说话间,女子已经泫然欲泣,两条黛眉拧在了一起。白衣郎君忙道:“哪里的话,小芷你可是我的心头肉。”女子立刻破涕为笑,又将酒盏送到他嘴边。

  游夙的眼神迷离,薄唇还是凑在小倌脖颈上,惹得小倌娇喘连连,就在他想倒在游夙怀里的时候,游夙却重新支起了身,喝着身侧美女递上来的酒。那小倌脸色一阵青白,焦急地看了眼游夙,不过很快重整旗鼓,尽心尽力地伺候着。

  如果游夙自认是这长安城内第二会玩乐之人,那恐怕就没人敢去争这第一的风头,一帮纨绔子弟皆以他马首是瞻。坊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游家三郎,游夙游季夏的名声。他好美姬娈童,好声色犬马,好jiāo错觥筹,可偏偏还生得一副占尽便宜的好相貌,有着无可指摘的富贵家世,让人又爱又恨,爱他的风流倜傥,恨他的薄情寡义。游氏一门名声显赫,乃是簪缨世族,可这清贵之家却出了这么个làngdàng郎君。

  游夙还穿着浅绯色的官服,此时却衣衫不整地歪在榻上,这样的轻慢无理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被御史台的官员给弹劾死了,可这人是游家郎君,有没有人弹劾对他来说都一样。他们参他们的,游夙只管自己快活。

  游夙的官位不大不小,时任著作郎,做些著作校正的事务,他平日也就是点个卯,应个到。在遍地是官的长安,这五品下的官位实在是不够看。不过这官职妙就妙在自南朝起,著作郎多为贵族子弟初任之官,这官位对他们只作过渡之用,日后自有好前程。但是跟别的官宦子弟又不同,别人都急着往上爬,这游夙却在这个官位上待了好几年,一副乐得自在的样子。

  他的目光在房中扫过,搜寻了片刻问道:“清芜呢?”

  清芜是现在城中最有名的清倌,他本也是官宦人家的子弟,只是族中有人犯了事,当年他年纪尚小没被充军,就被选进了教坊司。他虽身为男子,却长得清秀可人,更是弹得一手好琵琶,拥趸众多。

  不甘的神色从小倌的脸上划过,他咬了咬嘴唇:“奴家伺候得不好吗?”游夙见他一脸委屈,勾了勾嘴角:“不是你不好,只是今日没有清芜的琵琶作陪倒是寂寞了点。”

  “今天听说来了贵人,清芜就被叫走了。”小倌轻呷了一口酒。

  “什么样的贵人?”游夙倒有些好奇,今日居然还有人跟他抢人了。

  小倌挽着游夙,笑道:“奴家不知,在奴家心里呀,游郎就是顶顶贵重的人。”游夙伸出手指点了点小倌的鼻尖,小倌轻快地笑了起来,一扫之前的不快。

  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个形容尚小的女孩,竖着双髻,一派天真,脆生生地道:“游三郎,你家二郎在楼下找你呢。”

  在场的几位哈哈大笑起来:“你二哥定来捉你回去了!还是赶紧下去吧,不然啊,金吾卫人马非把这里掀翻了不可!”

  游夙慢悠悠地起身,整了整凌乱不堪的官服,顺手又在美人的苏`胸上摸了一把。美人咯咯地笑着,替游夙整理衣摆。待她起身,游夙才迤迤然地朝外面走去,边走边笑道:“少陪了,今晚的花销算我的。”房内顿时口哨声响作一片。

  小倌扯着游夙的衣袖,送着他往楼下走去,可是游夙的脚步突然停在了一个房间门口,里面传来了耳熟的声音,像是享受又像是痛苦,叫得人心里痒痒。游夙几乎是想也不想地就一脚把门踹开,那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惊呼,游夙的目光顿时就与房内榻上的那个青年撞上了。

  榻上的青年懒洋洋地歪着,刚才还在他身下的清芜已经láng狈地起身。他满脸飞霞,扯了扯衣衫,遮住了本已经luǒ露的身体。那个青年冠玉般的面容似笑非笑,一双好看的眼睛扫过游夙的脸庞,然后才从榻上下来,悠悠地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小舅舅呀。”

  游夙眯了眯眼睛:“薛王殿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