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香_兔死吾悲【完结】

  《仗香》作者:兔死吾悲

  文案

  原创 男男 古代 清水 悲剧 H有 温馨

  关于一个làngdàng子回头的故事吧 是悲剧的结局……

  十万字的小故事,历史背景有借鉴宋代一点……

  h程度:低

  BE!BE!BE!

  十万字小nüè文 年下1v1

  本文作者三观不正,写文只是自己高兴,所以文中大雷,完全没按套路来,非战斗人员,请尽早撤离,谢谢合作。

  我不想剧透所以没有文案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仗香,邬光霁 ┃ 配角:小豆儿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有其人,名曰仗香,仗者,持也。

  持香之人,那倒是雅致别趣,光是听这二字,铮铮之音倒也悦耳,想来取这名字的人多半也是与名字相符的文人墨客,要想那一副诗画,洋洋洒洒,水墨丹青之后落下个“仗香”的款儿,于是整张纸都余香袅然,与众非凡起来了。

  可惜这两字虽美,叫仗香的那人却只是个在巷子里卖豆腐的小贩儿,要是有人买豆腐,就叫:“仗香,来块豆腐。”

  仗香就铲了一块事先已经切好的四方豆腐,白生生颤巍巍地送进来人携带的盘碗之中,一块豆腐不多不少六两重,可以换来三文钱或者二两gān豆,仗香收下铜板儿就放进一只描青花的瓷碗,发出清脆的铜与瓷相jiāo的声响,若收到豆子就哗啦啦倒进布兜,这些豆子来日待得泡发洗净也将被倒在磨盘上,被磨成rǔ白的浆子流出来。

  仗香姓李,他年纪不大,二十来岁的样子,模样倒也像那豆腐似的白生生的,嫩津津的,这模样倒是好的,不过人若是太像豆腐了,那可就碰不得,怕是一碰就碎的。豆腐似的仗香似乎总是虚的很,好在他家还有个驼背的丈人每日牵着驴车出去卖豆腐,仗香看着自家的摊子,不光卖豆腐还卖豆花。

  老丈人祖上不知卖了几代豆腐豆花,人称豆腐窦,这豆花洒了葱花,酱油,麻酱,五文钱一碗那是真的香的,不过食客不过就是附近几条巷子的老住户,再远的都去街上吃三文一碗的那种稀稀拉拉的豆花了。

  李仗香坐在自家门前卖豆花,腿边正在玩耍的是他那短命妻子给他留的独子,因他是入赘进的豆腐窦家,孩子随娘子家姓,取个小名叫小豆儿。

  李仗香的丈人窦老头每回都是头天夜里牵着驴子把豆子磨了点上石膏以后回屋休息,等到天快破晓了,李仗香将豆腐从木盒里拆出来,四四方方,一丝不苟地切了放在板车上,待得jī叫第一声,窦老头起身去卖豆腐,那晚上拉磨白天拉车的老驴子只需一声招呼,就埋头跟在老头后边走得稳稳当当,板车上热气腾腾的豆腐上面盖着白布,随着车轱辘转动,也颤巍巍地抖动着,也不知等到午时已经到了谁家的案台上头。

  老驴子老了,也许它曾经也犯过犟脾气,不过这驴子已经老得比牛还沉默了,比老驴更沉默的是窦老头,窦老头一辈子就得一个女儿,虽然家里不富裕,窦老头思量着窦家不能绝了后。加之窦家老夫妇对独女很是疼爱,怕嫁出去吃苦头,就招了李仗香这个女婿,窦老头大字不识一个,和小饭馆做生意看不懂账目吃过不少暗亏,故而是打心眼儿里崇敬识字的人,可是识字之人哪有愿意入赘到一家豆腐贩子家做女婿的,那时候窦老头的老伴儿还在,二老走街串户终是找着了破落户李仗香。

  窦老头的女儿窦娘子当年也算是周正的人儿,她娘卖豆花她在一旁帮忙,姑娘家大眼睛鹅蛋脸,人人夸她“豆腐西施”,可惜嫁了李仗香才一年就因为难产香消玉殒,次年窦老头成了鳏夫,这家的女人就算是死绝了,招来的女婿虽然身体不好,可胜在性子是个好的,又是小豆儿亲爹,窦老头葬了自己老伴儿之后就将豆花铺子jiāo让李仗香看顾。

  李仗香二十岁失了配偶窦娘子,从此就又当爹又当娘,明明自己弱不禁风,还要将小豆儿这崽子平平安安拉扯大,其中辛酸自不赘述。

  要说这破落户李仗香,他取这名字,乃是由于其父当年乃是此地有名的香料商人,李仗香之母乃其父发妻,可怜这李仗香可能八字太轻的缘故,他幼年丧母以后,其父一房小妾随后就成了正室娘子,那妾生下的庶子成了嫡子,李仗香本是嫡长子却是由于体弱反而失了宠,李仗香的父亲死后没两月,老爷子的二房妻子就迫不及待张罗分家。

  李仗香那年刚满十六,因其父不着意培养他这个体弱的长子继承家业,就一直叫他待在房里,李仗香读书读得多,身体却极文弱,分了家以后他本也有些财产,可就连家里仆从也敢欺负他,还有人偷家里东西出去卖,李仗香身体太弱,那时候正犯病,根本顾及不了许多,他一病两年买药看诊都要花钱。且他后娘给他分出的那些家财不过是表面光鲜,他那样只进不出的,就算金山银山也有吃空的一天。

  李府对这个落难的大公子若是不闻不问,在情面上讲也真是过不去,故而李家每回给李仗香送银子贴补之时李府送钱的仆役都捧着大箱子从整个集市最繁忙的街上走过,所有人都瞧见李家给早已分家了的大公子送银两用品,大都是唏嘘不已,谁知李仗香却是翻脸就入赘了别人家。

  此举对于李家这样的富裕人家来说可谓大为丢人现眼了,李家人来大闹一场终究和这个病秧子李仗香脱净了gān系,至于他人,鉴于伦常之说,也大多指责受李家庇护的李仗香忘恩负义,不是为人子所应为。

  他人不知的却是,李家看似给李仗香贴补不少,实则是少得可怜,且送东西的来的李府仆丁还一副施舍作态,李仗香是咽不下这口气,恰逢窦家让婆子来说亲,李仗香便答应做人家上门女婿好给欺他rǔ他的李家下脸。

  李仗香的身体本来虚弱连女人都不如,他重活做不了,就帮着老丈人卖豆花。李仗香的丈人在窦娘子去世以后并没有将这病秧子赶走,李仗香也晓得报恩能做一些是一些,只怕有一天又病倒要拖累老丈人。

  快到中午的时候,天上太阳毒辣辣地照she下来,好像所有bào露在阳光之下的活物都要晒焦似的,摊子上每日食客,李仗香坐在木凳上,然后让矮小的小豆儿坐在小桌上,然后拿着一卷书让小豆儿识字,小豆儿的黑眼睛圆而湿润,咕噜噜地转动着,一眼就瞧出是个聪明孩子,老话就讲没娘的孩子懂事早,小豆儿从没娘亲搂着亲热一天,打小就跟着爹爹卖豆花,虽然这孩子才五岁,眉宇间似乎也染上一点他爹的那种难言的神情来了,这些大人才有的神情若是流露在孩子脸上,就观者感受到让人心情沉重的成熟来了。

  除了邻家几只聒噪的母jī和钻入墙角避暑的蛐蛐,巷子里来往的行人寥寥,火焰一样的阳光直she在脚边黑色的石板上,青色石板被阳光照she下变成白色,那反上来的暑气侵得李仗香脸色发白。

  李仗香坐着,微微向后仰着靠在砖墙上汲取一丝凉意,若是天没有那么热,他或许有力气抱着儿子小豆儿在膝头坐一会儿,不过现在他只觉头脑昏沉,胃里也一阵阵犯恶心。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