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东风_终南子【完结】

  醉东风 作者:终南子

  文案

  大官人,皆买鱼。老渔翁,笑开怀。 买到鱼,送予谁?顾府前,鱼千条。

  顾念听着青枝学来的歌谣,又想起今早府门的盛况,眼角开始抽抽。

  世人都知那顾首辅最是清正刚毅,不屑拜访结jiāo之事。现如今却流传出来顾首辅最喜吃鱼,还说过“吾一日不可无鱼”的消息。

  众文人学子兴奋异常,纷纷挤去市集抢鱼献上,只盼着能得顾首辅青眼。

  顾念看着笑红了脸越发昳丽绝尘的沈聿,认命道:“吾是一日不可无聿啊。”

  本文会有借鉴历史政策的地方,介意的读者大大慎 入呐。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平步青云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念,沈聿 ┃ 配角:秦雍,七皇子 ┃ 其它:扶皇上位,竹马,从一而终,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chūn风得意马蹄疾

  四月里chūn意愈浓,天佑城里花盛莺啼,风光无限好。

  城里的百姓们趁着今日微燥的东风聚到街边,叽叽喳喳的jiāo谈起来,听闻今年的状元郎不仅年少多才,更是长了一副好模样呐。

  拥挤的大街上,不单单是天佑城的居民们在翘首以盼,就连朝中有适龄女子的大臣也在暗处默默观望着。

  终于,万千期待中,一个红衣少年郎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而来,面容俊朗,一双寒目端视前方,一派正气浩然。

  众人咋舌,看那通身的气质真真是个贵门名士,不想竟是布衣出身。

  顾念端坐在马背上,面上波澜不惊,别人看着他是淡然,而他只不过是有些发蒙:竟是状元,原以为不过是二甲进士。这般荣耀,让他忆及以往有几分不安。

  忽然听到有人轻声唤他:“顾兄~顾念。”顾念听着声音便知是秦雍,稍稍偏过头听他说话,“我今日去你家喝酒啊!”顾念听着顿觉头疼,脸都黑了几分。自觉端正身子,不再去理会秦雍。

  余光瞥到两旁簇拥的人民,望着前方尚长的街道,心下坚定起来:虽说状元扎眼了些,但终归是个高起点,这样能筹谋的便多了。前方的路且阻且长,又何必如此惴惴不安,就算不为自己,便是为了那个人也再没有回头的路。

  想到那人,顾念扬起头,眼底一片清明,神采愈发飞扬。

  熬至了下午终是大礼完毕,顾念来到府前,长腿大跨,快步迈进了正堂。

  把帽子递给迎来的淸竹,低声道:“二公子呢?”

  淸竹脸上带着喜意“今日二公子本已出门,可马车还未出了这条街便堵住了,二公子看着人那么多,心下觉得憋闷便又回来了,中午吃过饭便在堂下歇凉,说要等着您回来。”

  顾念听完心下欢喜又加快了脚步。走过游廊便看到一玉白的身影卧在石榻上,适时轻风剪剪,已然纯白的杏花纷纷洒下,自成意境。

  顾念轻步上前,看到了沈聿睡的绯红的脸颊,觉得可爱,慢慢伸手把他头顶的花瓣拈下。

  沈聿睡的向来浅,眼眸半睁,似是瞧见了顾念,迷迷瞪瞪蹭了蹭他的手,撒娇还想再睡一会。

  顾念感受到手心的柔顺,凝望着眼前越发昳丽的脸庞,突然觉得有些口gān:“青枝,去沏茶来。”

  沈聿已经清醒,只是还贪恋着睡意,顾念看他懒懒的,便知他还想赖着,故作正色道:“虽说天气越发暖和,但你这般和衣而睡怕是会着凉,既已醒了便起来罢,晚上有好吃的。”

  沈聿看见顾念微锁的眉头便知自己是赖不住了,只好起身,身上的衣服却是睡的有些凌乱,露出些莹白的胸膛。

  顾念看得眉头直跳,庆幸无人看见,赶忙把沈聿轻拉到身前,极其熟稔地开始整理衣服,手指触到那细腻的肌肤不自觉顿了一下,又极快地拿开,面色微红,动作也僵硬起来。

  沈聿却是轻笑道:“这样笨拙的人竟也做得状元郎?”语调轻扬,如昆仑玉碎之音。

  顾念回过神来:“我自是比不上你的半分。”沈聿不再说话,眉眼间含着笑意。

  顾念抬手摸了摸沈聿的头发:“哥哥的小鱼儿真是越发好看了。”

  沈聿向来不喜别人说他的容貌,可听着顾念这般赞他,心里倒是有几分享用,软糯着开口道“哥哥,我……”

  话未说完便听见清竹从廊中钻出来喊道“大公子,秦公子来了!说是与公子约好了来吃酒,已在大厅候着了,非要小的来请您。”

  顾念自觉刚才的话有些唐突,现下正不知该说什么,听得秦雍来了便急忙转身而去,走至游廊,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嘱咐沈聿:“已经下凉了,你回房间披件披风来。”却是没有发现沈小公子已然黑了脸。

  青枝沏好了茶晃晃地端来:“公子,清清口吧。”沈聿端起幽绿的茶,放在嘴边抿了一口“晚饭可备下了?”

  青枝以为自家公子饿了便笑到“小的去后院煮茶时,路过厨房听得那厨子们说要做几道jīng细菜,今日大公子还特给公子点了糙薏仁茯苓粥。”

  沈聿把茶杯放下:“那他们喝的什么粥?”青枝瞧着沈聿脸色不太好看,低下头:“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许是看厨房配什么粥吧。”

  青枝没听到回声,一抬头发现公子已经不见了,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苦恼非常:今天大公子没陪着公子已是与往日不同,而自家公子为了一碗粥不悦更是奇怪。

  青枝想了想,拍了一下脑袋,突然悟了:肯定是大公子中了状元瞧不上自家公子了!是了,肯定是这样,现在连碗粥都要与公子不同了。

  青枝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突然想到以自己公子的脾性,极有可能是与大公子理论去了,又想及自家公子的体格,青枝提腿就跑,可不能叫公子吃了亏。

  沈聿刚走到正厅,就看见秦雍腆着脸说什么,吃饭定是要喝顾念亲手酿的醉东风才好,絮絮叨叨,全无外面什么所谓的玉面公子的风姿。

  沈聿轻哼一声,迈进正厅:“ 今日可是要开醉东风?”顾念想也没想:“那醉东风要过几日味道才醇正,今日不开。”

  沈聿心里满意,那醉东风本就是哥哥专门酿给自己的,秦雍每年都要来讨,讨不成便要在家里蹭上几杯才肯罢休,今年果然又来了,真真是一点脸皮也不要。

  顾念看着沈聿没有回答,连忙补救道:“你若是想喝,今日打开也无妨。”

  秦雍自觉受伤,楚楚可怜道:“顾兄,你高中状元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竟是连一瓶酒也不舍得赠与我吗?”

  沈聿冷笑一声:“那自是,说起来还未感谢秦公子带着哥哥去逛青楼,寻绿苑呢。”

  秦雍的脸抽了抽,gāngān的笑了一声:“好说,好说,沈二呀沈二,你美则美矣,就是说话太不中听了,你说你这样子能娶到哪家姑娘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