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花开_啊圆【CP完结+番外】

  《木槿花开》作者:啊圆

  内容简介

  江南的六月多雨,垂死的老人挣扎着不肯离去,只为等候木槿花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老人

  六月的江南多雨,连空气中都泛着cháo湿的味道,雨声淅淅沥沥,落在屋檐上连成线儿垂下。

  屋内,老人斜躺在架子chuáng上,靠着玉枕,这玉枕自西域而来,今上御赐的珍品,据传能安深思、助睡眠。

  只是,再珍贵的宝物也无法挽回腐朽,生命已至末年,曾经叱咤风云、威震一方的老侯爷,而今被风寒轻易击败。

  家仆伺候汤药,老人艰难咽下,咳了几声,蓦然间污了锦被。

  老人挣扎着直起身子,家仆着急忙慌地扶住,老人伸出枯瘦的手,指着锦被上的污渍,沙哑着声音急道:“换了,快换了。”

  家仆唤进门口立着的丫鬟,丫鬟噤声入内,安静的换去锦被,老人方舒下心,拉住家仆,轻声问:“木槿花可开了?”

  家仆垂着眉目,不敢看老人的面容,微微摇头,“侯爷,今儿个下雨,木槿花开不了。”

  老人颓然躺下,叹道:“怎么还不开。”

  家仆心知老人不需要答案,知趣的不再言语。

  老人戎马一生,刚qiáng硬朗,直至末年,才显现几丝衰弱。

  家仆晓得,老人残喘着不肯离去,是在等候木槿花开。只是家仆不知,老人缘何等候,缘何执着。

  家仆端着药碗退下,回首看了眼老人。

  老人依着方才的姿势斜倚,双目微合,不知是睡了,还是在听雨。右手垂下chuáng沿,依稀能瞧出几分昔日的遒劲,手腕间挂着串红玛瑙,从未被摘下。

  家仆悄悄关上门,隐约听到老人的叹息。

  “谨知……”

  第二章 初见

  镇国侯府的小少爷孙享是上京赫赫有名的小霸王。

  镇国侯年少成名,南征北战,一生驰骋沙场,未尝败绩,威名远扬。临到知天命的年纪,喜得幼子,同日,宫里的皇后千岁诞下太子,圣上龙心大悦,挥笔为新生的小舅子赐名。

  圣上亲提的圣旨降临,直言孙家幼子就是天生享福的命。

  镇国侯一双铁手握刀时威风凛凛,接住圣旨时却忍不住微微颤动,圣旨上的字迹龙飞凤舞,颇有颜卿风骨,镇国侯老泪纵横叩谢了天恩。

  孙家幼子自此得名,孙享。

  孙享千娇万宠的长大,父亲是手握兵权的侯爷,母亲出身皇族,嫡亲姐姐是执掌封印的皇后,同龄的外甥甫一出生便被封为太子。

  上京望族众多,孙享自幼与纨绔同行,儿时是小纨绔,顶着张白生生的好看脸蛋,嘴甜得跟蜜糖似的,惹得一众亲戚朋友,无论真心还是假意的,都将他在手心里捧着。孙享这厮,惯会见人下菜碟,往往欺负了旁人,受罚的反倒是被欺负的人。年岁渐长,仗着父母姐姐的宠爱,吃酒打架、跑马斗蛐,无一不jīng通,待到十六岁上,更是成了上京秦楼楚馆烟街柳巷的头一份,为博佳人一笑豪掷千金,孙小爷眼皮子都不带眨的。

  却说,镇国侯一门以武起家,素来瞧不上文人,武将嘴笨得多,朝堂上时常争论不过文人,镇国侯如往常般受了文人的气,正郁郁着,同僚笑言:“令郎自小聪慧,而今已有十六,不如让他也上这朝堂来,与那群牙尖嘴利的酸儒子说道说道。”

  此言一出,引来阵阵附和,镇国侯闻得众人称赞幼子,心中郁气渐消,难免生出几分得意,面上却不显,谦虚道:“犬子不过有些许伶俐罢了,哪里值得这般谬赞。不过话说回来,前些日子我倒是想着,跟圣上求个恩典,赏那小子一官半职的,也好过他整日里东游西dàng没个正形。”

  “侯爷谦虚个什么劲,虎父哪来的犬子?小少爷深得圣眷,文治武功样样qiáng过我家那臭小子,老陈我可是羡慕的要命了。”这是一位陈姓的将军发自内心的赞扬,他家的小子,连自个儿的名字都写得歪歪扭扭的,一柄宣花斧倒是舞得虎虎生威,自是对能将《三字经》、《千字文》倒背如流的孙享敬佩得很。

  镇国侯老来得子,平日最喜旁人赞上幼子几句,这时便同陈将军勾肩搭背,往远处的酒家去。

  酒过三巡,镇国侯晕乎乎地往侯府走,正巧碰上无所事事逛大街的孙享,当即拉着他,“乖儿乖儿”叫了好几声,硬是将他拉回府中书房,从桌子底下拖出垫桌脚的书箱子,扯出本《中庸》来,醉眼朦胧地看着,左看右瞧,字认识他,他不识得字,索性将书扔给孙享,叫他一句句解释来听。

  孙享哪里见过这等阵仗,除了《三字经》、《千字文》,哪本书于孙享而言,不是天书了?

  只是孙享睁眼说瞎话惯了,拿着书半点儿不露怯,摇头晃脑照着读了一遍,又胡说八道的解释了一遍,听得镇国侯连连称是,直道“我家乖儿果然聪慧”。

  书房里父子相对夸赞,书房外站着的军师听了,冒出好大的火气,凭着对孔圣人的一腔热血,qiáng踹开门,冲着里头的镇国侯怒气冲冲地斥责,直将镇国侯一张老脸叱得通红,又找不出话来反驳,好不憋气。

  军师是侯府少有的文化人,弱冠之年参加科举考试,名落孙山后便一直跟着镇国侯,一个战场上厮杀下来的兄弟,敢说敢做,当即决定把这不学无术的孙少爷丢去白马书院。

  白马书院位于城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山上举子众多,家事国事天下事,唯独没有玩乐事。孙享逍遥自在的性子,哪里受得了约束,抱着镇国侯的大腿嚎啕大哭,就是不肯离去。镇国侯对幼子自是万分心疼,梗着脖子跟军师叫板,军师无奈,千挑万选,选了个东城书院,总算叫这少爷满意了,收拾书袋带上小厮三七欢天喜地的上学堂去。欢喜的事情自然不是去学堂,而是东城书院地理位置极好,离平康坊不过二三里,转过三条街,文人骚客莫不流连。孙享混迹其中,不过几日,竟得了风流才子的名头。

  谁料好景不长,皇后娘娘不知从何处听闻这事,心道这弟弟哪里都好,唯独于女色上有些痴迷,少年人不知节制,容易伤jīng气,遂将孙享召进宫,侧边儿敲击了一番。

  只是皇后不知,孙享这人,虽常年混迹花街,除却喝酒划拳、抛掷千金,竟从未经过男女之事,不曾赴过巫山。故而这番委婉至极的敲打,不过对牛弹琴,听得孙享摸不着头脑,倒是一旁的三七听得面红耳赤,另得了皇后嘱咐,私下禀报给镇国侯,侯爷方重视此事,对儿子耳提面命,严命禁止孙享再出入平康坊。

  自此,每当孙享生出花天酒地的念头,便是百般阻扰,三七步步紧随,扰得孙少爷好不烦恼。

  那日,孙享好不容易甩开三七,翻墙逃出书院,还没走上两步路,雨水大滴大滴落下,湿了孙享最爱的红袄子。

  上京的三月仍是隆冬,冷的肃杀,雨水落在身上,惹得人直打哆嗦。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