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掉懒癌去修仙_天天大人【完结】

  书名:戒掉懒癌去修仙

  作者:天天大人

  文案:

  林隐:“来!跟着林哥有肉吃!还是躺着吃!”

  影轩:“我就看你一眼,你自己体会。”

  林隐:“……好嘞!我立刻去打坐!”

  懒癌晚期攻vs炸毛qiáng受

  攻受在最开始的时候是敌对阵营,不过后来受就跟攻跑了。

  1、本文主攻。2、受最开始是一个比较狠心的人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隐,影轩 ┃ 配角:肖天荥,白九 ┃ 其它: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成年大会

  林家后院有一片竹林,郁郁葱葱,生长得极好。严冬日时依旧是一抹翠绿,酷夏来临则成了纳凉的好去处。

  不可不谓是一个风水宝地。

  在竹林深处,一间木屋独自立着,成了这翠绿中唯一的点缀。

  翠竹,向来都是君子的象征。竹林深处的木屋,则很容易让人觉得,这定是君子的住处。

  此时,太阳已经升得老高,能看出时辰也不早了。然而这竹林里,却依旧宁静,只听得少许虫鸣鸟叫,不再有其他声音。

  木屋里,一少年躺在chuáng上睡得正香,仿佛这张chuáng,便是他的整个天地。

  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

  然就在此时,他的房门被人轻轻地扣了几下。似乎门外,有人想征得少年的同意,进入木屋。

  但……chuáng上的少年约摸是没听见,动都没动一下。

  过了一会儿,门外的人再次叩响了房门。这一次他的力度加大了几分,似乎有在努力地引起少年的注意。

  但那躺在chuáng上的少年依然是没有动作,毫无反应。

  “林隐少爷,快起chuáng了!”门外的小冬再次用力地敲起门来,他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一脸焦急:“仪式就快开始了,再不起就晚了!”

  听得此话,chuáng上的少年总算翻了个身。

  他眼皮颤动,似乎极想睁开眼,清醒过来。

  但……或许是这眼皮太过沉重,亦或许是身下这木chuáng有着别样的引力。最终,少年这番挣扎成了无用功,他还是失败了。

  于是少年便自bào自弃地躺着,不想挣扎了。

  看到屋里依旧没有声响,小冬急得团团转!如此重要的日子,林隐少爷竟然还是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可不行!

  “林隐少爷,如果你不反对,我就进来了啊!”

  等了些许,屋里依旧是安安静静,小冬便深吸了口气,用力推开了这大门。

  阳光透过墙上的矩形小窗,映在一张花雕木chuáng上,留下了一个金色的光影。

  而那木chuáng上,那位林隐少爷依旧睡得一脸安详。

  虽说这情况在小冬的意料之中,但还是让他急得跳脚。

  他赶紧几步跑到chuáng边,猛地用力掀开被子,将林隐从chuáng上拉起,不断地前后摇晃。

  “少爷,你倒是动一动啊,真的要来不及了!”在小冬手忙脚乱的给他家少爷穿鞋时,林隐还是闭着眼,软绵绵地坐在chuáng上,一副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

  穿好了鞋,林隐张大嘴打了个哈欠,终于是将他高贵的眼珠露了出来。

  “不急不急,还早呢。小冬啊,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这样慌慌张张的,多容易做错事啊。”

  小冬端过洗脸水,将帕子丢给林隐就开始给他梳头:“你不急当然只能我来急了!跟了你几年,小的我都多长了好多白头发!”

  听到这话,林隐嘿嘿一笑,道:“胡说!你明明是越长越年轻了,哪里有白头发?!那是光反she!”

  小冬一边给他梳头,一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家少爷总是如此,一天到晚没个正经样子。

  洗漱完毕,小冬上下打量了一下林隐,满意地点头,紧接着便将林隐往门外推:“快去!快去!真的要来不及了!”

  经过小冬的不懈努力,林隐终于在仪式开始之前,迷迷糊糊地走进了会场。

  此时,林家的练武场上,几十个少年少女三三两两地聚集着,既兴奋又忐忑地聊着些什么。

  看着他们,不知怎的,林隐突然间就清醒了不少。

  这时,周围也有人看到了他,赶紧上前来问好。林隐也都一一点头,算是回应了。

  “林隐!这里!”一个与林隐年纪相仿的少年对他招手,示意他过去,“今天倒挺准时啊,没想到你还挺看重这成人仪式。”

  林隐悠哉地向那少年走去,听闻此话,无奈地笑了笑,“是小冬太急了,我这都还没睡醒,就被拖来了。”

  “嘿嘿,我都替小冬忧心了,你说他怎么摊上你这个懒骨头啊?”林慡看着眼前这个懒洋洋地站着,每个正经样子的人,一声叹息。

  林隐叹了口气,捶着自己的胸口,一副痛心的模样,道:“你们都如此对我,让我好生伤心啊!”

  林慡笑着推了他一把:“行了吧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练武场外,观众席上满是来自天岳城各个势力的观众。

  这些大家族的成年礼都是对外的,目的亦是明显,即向其他势力展示自己的实力,起个威慑作用。

  而那些被邀请的势力,更是极为欢喜。能来观摩这成年礼的,与林家关系良好是一方面,这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一睹这林家年轻俊杰的风采,回去后也能拿他们来教育自家小辈。

  “我听闻上次的比武,林家的那个天才败给了轩辕家的轩辕风啊!”

  “此话当真?据传他是最厉害的,怎么会输呢?”

  “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况且自那之后,他就开始好生修炼,听说是想重新找回场子。”

  “瞎说!”就在众人议论得正火热时,他们旁边的一个汉字,估摸着是和林家有点关系,立刻出声纠正。

  “那林家的林隐是何人,难道你们没听说过?他可是一点都没把这事放在心上。现在他还每日将自己当作反面教材,教育林家的那些小一辈。说什么只要努力,超越天才只是时间问题,还让他们要多向轩辕风学习呢!”

  旁人一听,乐了:“嘿,想不到这小子竟如此洒脱!这天才就是天才,这心态一般人就比不上。”

  然而那汉子却摇头,道:“他倒是潇洒着,林家那些老家伙们都快被他急出毛病了。这好不容易出了个好苗子,却是个不长进的。”

  “那也倒是林家倒霉,这不就和有座金山,却没地方花一般嘛。”

  在练武场正前方的高台上,林家现任家主林断水,坐在席位的正中间。

  他的目光扫过场下的那些林家小辈,最后停在林隐身上,慢慢的,他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只见林隐懒懒散散地站在人群中,偶尔与身边的林慡寒暄两句,看上去对这所谓的成年礼毫不在意。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