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待·空折枝_歌窈窕之章【完结】

  书名:莫待·空折枝

  作者:歌窈窕之章

  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370419

  章节:共 24 章,最新章节:副线结局

  备注:

  暮城雨深深,竟是忘年。曰:十年错付,余恨两茫茫。看文案好像有点nüè的样子~T_T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冯九岭,阮臻 ┃ 配角:梁携,师暝,周万津,周关然 ┃ 其它:无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 1 章

  暮城的雨说来就来,牛毛似的水滴飘飘的,倒不像雨,更像是雾。她本就是座小城,路上行人本就不多,这一下雨,人们便都纷纷打着油纸伞往家里赶,行人匆匆而过,平静的小城倒显得喧嚣起来了。

  城角一处是边缘地带,所以来这里的人应是不多,可这时,却见一汉子抱着一小孩火急火燎的就往这边赶,雨也是淘气想凑个热闹,非但没变小反倒是拿出了些黑云压城的架势。

  待到你仔细看时,才会发现一间并不起眼的房子上挂着一块匾子。并不占很大的地方,不仔细着点也是瞧不见。读过几年学堂的便可以轻松认出上面的字,端的原来是所医馆。

  汉子到了门前就用手扣门,像是使出了几头牛的力气,叮叮当当的声音经过那小巷子时更像是被放大了几倍,显得格外清亮。原是自家的孩子生了高热,谁言寸草心,孩子的父亲也便顾不得什么了,冒着雨也只得前来投医。这阵仗料是睡死的人也该清醒了,可不是,不一会儿便有人来开门。

  开门的是一个青年,着一身布衣,只匆匆看了几眼便将两人迎了进去。这青年的脸若说起来还是十分好看的,不过却是有点跛,一走起路来便一瘸一拐的,完全没了气势,让人想要发笑。

  这青年大夫将父子俩迎了进去,只看了几眼,便开始开方抓药,那汉子也没表示异议。“怕是受了凉,着了风寒,平时应注意些才好,不然再受了风,可不就是发热头痛这么简单了”。

  大夫说完,汉子忙点头称是,却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这些药你先拿去,若是现在没钱,晚两天也不迟”青年医生冷冷清清的话一说完,那汉子就像是如获特赦一般,千恩万谢之后便将孩子用被子裹好,拿着几小包药便打算向外走,还未跨出门去,却又被拽住。

  “刚还告诉过你,不能受风,淋雨也不行”

  汉子接过大夫递过来的伞,道了一声谢,便踏门向外走去。

  阮臻关紧了门,连窗子也紧紧的关上,一瘸一拐的走到桌旁,沏了一壶茶。自己来这个小城的时间也不短了,怎么却还是感到自己对这里如此陌生,或许是漂泊了太久的缘故吧。

  自己五年前还不是如此……

  这样的天气应是没什么人来投医了吧,阮臻心想,若是还有人来,自己也没有另一把伞再送人了…

  屋子空dàngdàng的,周围也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也没有,这不觉让人的思绪飘忽…

  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

  阮臻竭力制止自己去想几个月前去看望同门师弟时遇到的一幕幕…

  灰蒙蒙的天,地上却是焦黑的一片,只有几根未完全烧完的悬梁能看出这里曾有过一幢草房…

  还有两个人住在里面。

  现在却是一点都不剩了,什么也看不到了。

  ☆、第 2 章

  “玉婵这是怎么了”小公子急切的对着自己的护卫说道,说完便伏下身去摸了摸自己爱马的鬃毛,那毛色黑亮的马只睁大眼睛艰难的嘶鸣了一声便又垂下头去,露出痛苦不堪的样子。

  梁携也是急得不行,自己的爱马还未出过如此状况,今儿个不过只是在客栈停驻了一会儿,这怎的就出了这样的事。来来往往的人如织,却始终没有人能够想出什么好法子来,梁携却在这时候又使起了小性子,坐在自己爱马身边也不肯走了。

  来来往往的行人不由得都看起了这有趣的一幕,jīng壮的护卫也被看的有些尴尬,不由得劝导“皇…huáng公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然我们先避开吧”!

  梁携还在发愁,就见几匹骏马从远处飞奔而来,不一会儿就停在了他的面前。

  带头的人样貌虽算不上多么英俊,但也相貌端正,仪表堂堂,更重要的是,他的周身散发出一种浑然天成的如大哥一般的沉稳气质,让人不觉想要靠近他,相信他。

  “小兄弟这是怎么了?”

  梁携说完爱马的情况,那人就蹲下来查看,又上下摸索,只见他不知在马的颈项一点,又将手伸进去,从里面掏出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梁携这才知,原来是爱马不本分,偷吃了什么东西,他一发力玉婵就被噎住了,后来,冯九岭告诉他之后,梁携才知道那东西原来是土豆。

  两人都是爱说话的主,梁携或许是在皇宫待久了的缘故,看什么都十分的新奇,不停和冯九岭讨论路上的见闻,冯九岭也是听着,不时问他几句,二人聊着聊着,就来到了暮城,找了家酒楼,就先住下了。

  梁携就打听冯九岭是来gān什么的,冯九岭端起面前的茶,喝了一口,放下,说道“只不过是来玩乐的,并不想gān什么”。

  这话正也应了梁携的意,他这旅程正好无聊,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也是件畅快的事。

  二人又开始对弈,棋逢对手,自然是斗志昂扬。直到天黑了,才各自离去。

  梁携还是宝贝他的马,于是第二天就带玉婵来医馆看看,可那些须发尽白的大夫一听说是给马看病,就忙摆手道“畜生,不看!”梁携心里嘟囔,要不是这次是他偷跑出来不宜声张,整个医馆也抵不上他的爱马的安危。

  梁携又问了些路人,才知道城最东边住着一个青年大夫,不仅医术高明,就连病人也是不挑的,只不过却不是常开张的,不妨去看看。

  梁携也对这大夫生出些许好奇,听这些人的意思,这个大夫应是有些本事,不妨去看看。

  可到了地方却发现根本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这大夫医术高明,本以为会是个不错的医馆,可却是东拐西拐才在一个小角落发现一个小小的匾子,模模糊糊可以看出“医馆”两字。后来梁携也才知道,原是这个大夫不仅不挑,病人若跟他哭诉一下,他就不要诊金了,所以才过的如此捉蹴见肘。

  打开门,就见一个身着青衣的青年人正背对这他,不时翻翻正在晾晒的草药。直到那青年发觉,向他走来,梁携才发现,这人原来是个瘸的,可惜了。

  梁携说明了情况,那青年就围着玉婵转了几圈,朗声道“这马毛色锃亮,好的很!”梁携听到自己爱马无事本该高兴的,可见这人如此年轻,却又不信任。

  于是道“听说你医术不错,我最近总是感觉胸口烦闷,那你给我瞧瞧,我这是怎么了,若能治好,诊金双倍”梁携本没这些症状,只当试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