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望三千(上)_荒木泽代【完结+番外】

  一望三千(上)

  作者:荒木泽代

  文案:

  这孩子有两个妈……荒木泽代和柴麇 我们以一人一章的方式抽风

  主角分配 从属关系是亲妈 另一个人自动认定为后妈

  荒木泽代:罗敷 独孤秦岚

  柴麇:楚凌(荒木泽代:这是我起的名字……)

  泽代 22:56:26

  要是要你写简介怎么办

  柴麇 22:56:45

  丢给你写……

  泽代 22:59:54

  ……这是讲述了江湖宫廷爱情的抽风文 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进化论的诞生过程 一代恶人的起源发展与毁灭……

  泽代 23:00:10

  我会不会被和谐掉?

  柴麇 23:01:10

  也许会的……同一个世界 同一个梦想……

  泽代 23:08:28

  ……这描述的是两个妈全球BX化的心声?

  泽代 23:08:53

  ……《论如何解决全球男女比例不平衡》

  柴麇 23:09:02

  ……算是吧…哎呀 被发现了…

  柴麇 23:09:11

  是中国吧

  泽代 23:09:28

  《当……遇到……》

  柴麇 23:10:10

  《关于全球人口膨胀迅减的最有效措施报告》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敷,独孤秦岚,楚凌 ┃ 配角:令狐西凉,罗衍,众人 ┃ 其它:抽风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爷我在的地方就是江湖!

  挨刀哪能不跑?!

  脚步轻点,三下五除二就越过碍眼的篱墙,菜地种成八卦阵我也不怕!

  多么美好的月色,人有悲欢离合,月有yīn晴圆缺。如此一个弯弯新月的朗朗夜空,岂不是不能枉费上天对我的期望?

  听,连夏虫也在为我歌唱!

  嗖嗖嗖——

  冷风过境,三只淬着迷药的飞镖从我耳旁呼啸而过,高唱“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臭小子!你居然还敢往炼丹房跑!”

  “师父小心脚下!”

  咣当——

  摇摇头,我就知道只要我不提醒他老人家就会被那炼丹房门槛绊住再180°华丽丽摔倒,虽然就算是说了结果也一样。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师父啊师父,在被绊了bī近N年后世界人口数量的你怎么就不能明白这个道理呢?

  ——就算上天要用记得提醒你这件事情来“拂乱”我的所为,你也不用这么配合嘛?

  跨进炼丹房,惊起了守夜的猴子,发现是我便很随意的打了个招呼,继续睡死去了。

  仙丹~美味的仙丹~(没错,就是美味的,除了美味它基本上应该是没什么其他好处的)我来啦~!

  没错!欢迎来到恶人谷……不是,是回仙峰。

  回仙峰,目前人口,N只,实际人口……不知道。说实在的我也不太清楚师父到底是个什么心思。比如说吧,这个老家伙收弟子分为两种,男人和女人。当然他个人是不承认这种分法的,他一直坚持是开门弟子和关门弟子。我一直苦恼颇久,什么叫做开门和关门,直到师父叫我去关门关了一个月,才在那一瞬间——

  我、悟、了。

  原来就是负责关门的弟子!

  可能由于我的顿悟神情过于出神入化,鬼斧神工,惊天地泣鬼神……以至于雷鸣电闪狂风四起,一片沙尘(bào)过去,师父他老人家在漫漫huáng沙中慢慢现出了身影,仿佛神仙飘然入世,神情洒脱。

  “咳……咳咳……”我一边呛着还一边跟他打招呼,以展示我国悠久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孝道文化,“HI~老爹!”

  老家伙那时候神情一动,眼泪顿时化作泉涌奔腾而下,其场面不可为不可悲,不可为不煞人!激动了半天,他终于颤抖着开口。

  “臭小子!我说过几遍扫地的时候不能扬起那么大的灰尘!……咳咳!”他一点也不觉得làng费地拂尘一甩,顿时天地一片清亮,“还有,我不是你爹!”

  “真是的,骗我是山下捡回来的谁信啊!”

  “你去问你大师兄!”

  ……好吧我明白了,大师兄是你亲生的。

  于是乎,我成为了恶人谷……不是,是回仙峰真已道人的唯一关门弟子。

  虽然我也看不出这件事情到底和把我从jī飞狗跳的厨房搬到狗跳jī飞的八卦房有什么联系,但是我真的变成了弟子。

  我有点同情那些开门弟子,我每天日上三竿地睡,他们到底几更天就起来开门啊?偶尔我凌晨出去偷吃仙丹,都会发现门开着耶!嗯……师父说什么来着,是我忘了关门?

  嗯,很严肃的纠正你,你绝对是听错了。

  我从来不关门的怎么会忘了关呢?

  我只是负责,又不是一定要去关。

  这样子不是也省的开门弟子们的事情了么?大家分成男人女人多好,开门关门还要分派的就不好了。

  开门关门一家亲,天下大同。

  成长到十七岁,师父他老人家把我一脚踢出山门,发誓不再让我进恶人谷……不是,是回仙峰一步。

  靠,说什么需要历练,不就是越长越像你了么!大不了我说是你孙子不是你儿子呗,一点可怜之心都没有。回头凄凄惨惨地看一眼大师兄,他立刻转过头去不忍心看。

  “大师兄……”拿捏好语调和语气,我就不信用了十几年的招会失灵!看我可怜兮兮的大眼睛,扑闪啊扑闪……喂,我表演这么久了你们起码看一眼啊!

  “师、师弟……你还是走吧!”

  啊,果然,再次确定你才是师父亲生的!等等,师父是你爹,我是师父孙子……难道?!

  “爹……”

  “滚!!!”本着开门弟子“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为什么他们每次早读念这句话的时候前面半句都只是领读的人读,后半句大家才齐读?)的条例,大师兄黑着脸在师父之后往我屁股招呼了一脚。

  “啊啊啊!!”自由落体运动是我发现的啊!

  江湖,我来啦!

  是谁说的,世界上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那我眼前的这算是什么状况?

  我不过是偶然地降落到这个城镇的边上,偶然的拍拍身子站起来,偶然的进到这家管馆子,偶然的吃完了饭说自己没有钱,为什么就偶然出了这么凶神恶煞的大家伙?

  看看,看看那把刀,他自己还以为多锋利了似的,在我们恶人谷……不是,是回仙峰,这种刀被师父丢给三岁的刚进门的小师弟当作无伤害力武器来玩耍。

52书库推荐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