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和少侠_鱼之禅【完结】

  《教主和少侠》作者:鱼之禅

  文案:

  教主他心地善良,温文儒雅。又饱读诗书,知礼守义。

  少侠他冷漠无情,剑法狠绝。只要给钱,杀人放火都做。

  一个不像魔头的教主和一个不像正派的少侠,在某人的安排下,相遇了。

  然后,教主终于成为一个合格的魔教教主。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年下 江湖恩怨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教主,少侠 ┃ 配角:赵逸,韩昭 ┃ 其它:教主受,少侠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1

  教主继任的第二天,就被他弟弟踹下山。美其名曰让他下山历练,涨涨见识,学会做一个合格的魔教教主。

  学不会就永远别回来,于是教主乐颠颠的下山了。

  他娘还在时,把他当心肝宝贝一样捧着。刀剑不许碰,打打杀杀不能看,污言秽语不能说。他爹一直觉得这个儿子白养了,成天像个未出阁的小姑娘一样,于是重点培养幼子。

  其实,他弟弟比他更适合做教主,奈何长幼有序,他爹纵使不满意他,临终前也只能按照祖训把教主之位传与他。他弟弟做了护法。

  教主下山行至一地,见有户人家在呼天抢地。几个恶霸一般的人拉着一名清秀女子,说要娶回去做压寨夫人。那女子自然是不愿意,哭的像个泪人。她父母全跪在地上磕头,说着求饶的话,眼泪鲜血流了一地。

  教主看不过去,要伸张正义。恶霸头子看他一副文弱样,也不放在眼里,放了几句狠话,要教主知难而退。

  比恶霸更凶狠的人教主都见过,自然是不怕,当下一定要主持公道。只是教主有心而无力,他只会轻功,手脚功夫不行,qiáng行出头被恶霸揍的几乎趴下。

  教主不死心,一定要惩处恶霸。

  “你们光天化日之下qiáng抢民女,罪大恶极,今日我要替天行道。”正派人士该说的话,全让教主说了,而且一点也不违和。

  教主本就长的斯文俊美,又谈吐有礼,一身温文儒雅的气质,加之酷爱穿白衣。若不自报身份,别人都会以为他是哪家书香门第的公子出来见识世面。

  少侠接到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个男人的性命。受伤之类的他不需要管,只要没有性命之忧,他就不必现身。所以少侠看着恶霸抓走了教主,然后他默默跟在后面。

  教主即使被抓,还在不停的安慰女子。

  “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女子自是不信,“你若能救我也不会被他们抓走。”

  这话虽然难听,却也是事实。教主不求别人感激,但是女子这番不领情和埋怨还是让他心里有些不痛快。

  恶霸头子要娶妻,女子被迫穿上新衣,跪在堂前,哭哭啼啼。大喜的日子这般哭丧自然是令人不慡。

  头子威胁女子,“你若再哭,我就杀了这小子。”

  教主立刻感到明晃晃的刀横在他脖子上,冰冷又锋利。

  “求求你放了我,我不认识他。”女子哭的更狠,抓着恶霸的裤子不停磕头。

  教主一瞬间觉得比刀剑更冷的是人心,戳的他心窝子发寒。

  “老子今天这女人我要娶,这小子我也要杀。”头子说完给手下一个眼色,那大刀眼看着就要砍断教主的脖子,突然被一把不知道从哪飞来的剑截断。

  恶霸的半只手臂和手里的刀一齐飞到堂上喜字上面,快的他来不及感觉到痛,下一秒已是人头落地。

  教主紧闭的眼睛睁开,就看到一个黑衣少年轻轻一跃,跳上案桌,拔出那把已经见红的剑。

  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一张娃娃脸,若是笑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小酒窝。只是那眼睛黑的吓人,看人的时候没有温度,仿若在看死人一般。

  然后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除了教主,活着的人全死了,包括那名被抢来的女子。

  少侠解了教主的绳子,拿出一块gān净的手帕仔细擦去剑上的血迹,认真的模样如同他杀人那般。

  “你杀恶霸就成,为何要杀那名女子。”教主看着满地的尸体,触目惊心。他替女子合上双眼,心里悲痛jiāo加。恶霸死有余辜,可是女子是无辜的。

  少侠似乎没有听到教主的声音,他擦完剑,如同鬼魅一般消失。

  教主带着女子的尸体下山,那户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嚎啕大哭,几乎肝肠寸断,对着教主又打又骂。教主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只好láng狈而逃。

  想去买些药材治伤,才发觉钱袋掉在了恶霸家里。他折回去时,只见一片火光,将一切烧的gāngān净净。

  教主站立良久,无喜无悲。直到天亮,才好像回魂。伫立一夜,教主只感觉头昏脑涨,走路不稳,看来是伤寒入体。

  打算去镇上求些草药,只是他身无分文,药店老板见他一副穷酸样,直往外赶人。没有办法,教主只好去典当随身带的一块玉佩。这玉不说价值连城,起码也值百来两银子。那当铺伙计欺他病重,只肯当十两银子。

  教主一番口舌,对方完全不买账,甚至放话说他给的是公道价格,别处出的钱不会比十两高。教主不信,又跑了几家,果然一家比一家价格低。教主无奈,只好十两银子当了玉佩。

  买了一贴药,又添置了几件白衣服,教主想着口袋里所剩不多的钱,要了一间客栈的下房。屋里一阵霉味,chuáng铺被褥都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教主锦衣玉食长大,何曾住过这种房间。当下皱着眉头,宁可趴在桌子上休息,也不愿睡那chuáng铺。

  夜半时分,迷迷糊糊中闻到迷烟的味道,教主心下一惊,怕是遇到黑店了,于是假装睡着。不多时,房门被推开,两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屋内翻箱倒柜。找了一阵,不见半点值钱的东西,于是动了杀念。

  “这小子细皮嫩肉,用来做包子倒是不错。”

  教主想到他看到别人吃的包子,当下胃里一阵翻涌,大声咳嗽起来。那两人听到声音,悄无声息的靠近,手里的刀剑在月光之下反she出两双yīn狠的双眸。教主不自觉的屏住呼吸,脸色憋的通红也不敢咳嗽。胸腔内气流涌动,教主再也忍受不住,扶着桌子吐酸水。

  两人脸色狰狞的追杀教主,还没出招胸口各中一镖,当场毙命。教主看向窗口,一个黑衣少年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手里还捏着一把飞镖。

  “你……”教主手指少年,然后昏了过去。

  少侠跳下窗,用手指探教主的鼻息,发现人没死。但是这人高烧严重,如果不管,离死也不远。于是少侠扛着教主,飞檐走壁,来到一家医馆。

  教主醒来的时候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他闻着草药味,脑子迷迷糊糊的想起昨天的事情。那个奇怪的少年究竟是谁,为何总是三番两次救他。教主想了一番,没有头绪,倒是医馆的人来催债

  。

  看诊加药钱,一共要一两银子。教主面对学徒咄咄bī人的气势,慢吞吞的掏出钱给对方,然后立刻被赶了出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